•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机器人缴税不是天方夜谭

    法国大选落幕,全球金融市场松口气。虽然马克宏是我在201511月「台湾竞争力论坛」演讲时即看好的政治新星,但在大选辩论中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政见,既非来自这位帅哥,也非民调最优的梅兰雄,而是社会党候选人哈蒙。哈蒙在辩论中提出瑞士去年公投未过的「全民基本所得」(UBI)主张,承诺每人每月可获得750欧元,至于财源则以向机器人课税为主。

    虽然绝少媒体报导此一新闻,但绝不减损一位候选人对未来自动化时代的洞见。「全民基本所得」虽非创见,但观察到智慧自动化衝击,而提出因应政策,是其他候选人所不及。不过在法国总统辩论前两个月,美国比尔盖兹接受访问时,已经有Tax on Robots的建议。因为在自动化时代,人类逐渐为机器人取代,机器人未领工资、不眠不休,也不会争执一例一休,却也因此不缴税、不消费、不投资,影响国家税收及经济活力,甚至造成工人失业,引发失业补助、社会救助等问题。


    媒体在报导企业提升生產力时,常以「大量机器手臂」、「不关灯工厂」形容,最后加上「节省大量人力」,其实这也意谓自动化时代,国家兼顾GDP与就业问题的两难。

    前些日子有人问我对一例一休的看法,我回答未来社会如果人人三例四休,此问题就不存在。何解?因为如到达Full Automation(全面自动化,虽不太可能)的境界,许多人就不用工作,岂不就是三例四休。这不完全是玩笑,我在去年一月「使用自助机器 哀矜勿喜」一文中,就指出在使用自助机器时,要想到有好几个就业机会的流失。而媒体讚美企业自动化时,执笔人可能未意识到「写稿机器人」也在逐渐侵蚀记者的工作,也可能未觉察「节省大量人力」背后的社会问题。

    比尔盖兹或法国哈蒙提出的全民基本所得,已不再是45年前美国总统候选人麦高文的主张,而是针对「自动化时代」社会问题的因应。钞票从何而来?依然是大家关注重点。以美国为例,每人每年一万美元,就会占去联邦预算的四分之三,所以对机器人课税,就成为简便易懂的财源。虽然依照传统的经济学,对资本财(机器设备)课税会妨碍生產力的提升,过去许多国家甚至对资本财的投资有租税的奖励。


    前述麦高文主张的人口津贴,背后操刀人是大经济学家托宾(Tobin);这次法国哈蒙倡议「全民基本所得」,也有当红的皮凯提(Piketty)幕后规划。半世纪来提出UBI的人不少,也有一些试办方案,但都因财源无着,或惟恐造成民眾好吃懒做,屡屡未能实现。然而近年来「智慧自动化」来的又急又猛,所谓工业4.0也成为智慧自动化的同义词,更同时引发前述的经济、社会问题,所以不少硅谷领导人近来都挺身支持机器人课税,以因应逐步踏入全民基本所得的时代的需要。


    另一方面,人类也开始研究自然人与机器人的共生减少衝击。例如日前某航空公司发生机师值勤补眠事件,如果飞机上自动驾驶(Auto pilot)稳定,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暂由「飞航机器人」代劳,机师则趁此「充电」,以便提供更优更安全的服务。再如数月前游览车失事案件,肇事主因是驾驶精神不济,如果「无人驾驶」成熟,或至少可在路况简单的情况下提供支援服务,与自然人司机共同值勤,就可创造三赢。


    时代演变目不暇接,台湾不少企业自动化已有长足进步,加上人工智慧推波添翼,此时正是全面乃至翻转思考,对经济、社会、税制及相关法律如何因应配合的良机。(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