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专题
  • IndustryTopic
  • 人机大战火了中国AI却沉寂 还处在解读论文阶段

    • 行业专题
    • 时间:2016-11-25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编译:zy
    • 我要投稿
    • 0
        一年前,在北京工体旁的网鱼网咖,第一届世界计算机围棋锦标赛上,来自中国、韩国、日本、美国、法国、捷克的围棋人工智能软件捉对厮杀了3天后,总冠军韩国的“石子旋风”受让5子,却被中国七段棋手连笑击败。那时还无人知晓AlphaGo的大名。一年过去了,围棋AI(人工智能)早已被炒得火热,去年曾在北京亮相的日本围棋软件“ZEN”,也首次不受让子,前天与日本著名棋手赵治勋九段战成1比2。可这一年间,中国的围棋智能软件哪儿去了?
     
      阿尔法狗火了中国AI却沉寂
     
      “第二届世界计算机围棋锦标赛?早就确定不搞了。”首届锦标赛媒体推广人陈昭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中国研发人员觉得,如果达不到AlphaGo今年3月与李世石对阵的水平,那还不如不露面。”
     

     
      去年,来自北京邮电大学、武汉大学,以及台湾的三支中国队伍参加了角逐。但最好的一支国内队伍仅获第七名。在连笑轻松战胜人工智能冠军“石子旋风”后,现场观战的中国围棋队主教练俞斌九段认为,计算机真正下过人类,还得20年。
     
      今年3月AlphaGo4比1完胜韩国名将李世石,证明了智能的成长性。中国也随即掀起讨论围棋智能的热潮。又过了8个月,北青报记者发现,中国相关围棋智能研究,依然处在缺乏政策倾斜,少有资金眷顾,各自为战的松散局面。
     
      拥有天河二号不等于AI厉害
     
      当AlphaGo4比1大胜李世石,专家跌碎一地眼镜之余也指出,其成功之道不止是软件的突破,还有大金主的资金和硬件的支持。但当时就有中国棋友诘问:我们有天河二号啊!
     
      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作为中国“最强大脑”,耗资一亿美元打造,峰值计算速度每秒5.49亿亿次,内存总容量1400万亿字节。2015年以每秒33.86千万亿次的浮点速度,第六次蝉联世界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冠军。
     
      陈昭坦言,在策划第二届计算机围棋锦标赛时,曾经联系过天河二号所在的广州超算中心。“联系了一阵,后来还是决定不搞了。”北青报记者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围棋研究所所长刘知青教授那里,了解到更多详情。据他介绍,搞围棋人工智能,靠一个人,一台电脑肯定不行,一定要有顶级硬件条件支持。“但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长期在围棋人工智能领域工作的人才,还需要在软件方面有所突破,才能真正把硬件优势发挥出来。”他说。换言之,没有类似AlphaGo那样的智能软件,硬件再快也无用武之地。
     
      还在解读AlphaGo论文阶段
     
      那么,中国围棋智能软件水平目前处在什么层次?刘知青一方面表示,这一年我们的软件水平还是有进步的,一方面也承认,目前大家的目标,就是解读AlphaGo之前发表的论文,“争取达到它在今年3月的水平。”
     
      在AlphaGo之后,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进步,当属日本围棋软件DeepZenGo。去年的锦标赛,“ZEN”还不能在程序间的对决中获胜,一年后已不受让子胜赵治勋九段一盘。但对此成绩,刘知青并不太认同。“从去年受让6子,到如今战胜赵治勋,确实有进步,”他说,“但还没有达到AlphaGo的水平。”
     
      即使如此,中国尚没有匹敌“ZEN”的围棋软件。但刘知青认为,中国已走在正确的道路上。“AlphaGo证明了人工智能走神经网络,价值判断的路是正确的,我们的AI也走这条路。相信在消化吸收了AlphaGo的论文,我们会取得更多突破。”
     
      缺乏资金和政府层面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首届锦标赛上,已经提出走商业化发展的中国围棋AI,没有在AlphaGo打出的人工智能风口推动下飞上天,反而陷入各自为战的沉寂。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刚过去一周,中国人工智能协会就会同中国围棋协会召开论坛,邀请包括工程院院士李德毅、北邮校长林金桐等各界人士,讨论人工智能前景。而具体到北邮计算机围棋研究所研发的围棋AI,最终也未获得政府或大企业的青睐。
     
      那么,是围棋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不被看好吗?刘知青予以否认。他认为,AlphaGo有强大的总体把握能力,可以简明地把优势转化为胜势。而围棋问题有天文数字的状态空间和决策空间,解决围棋问题,是证明人工智能研究突破的重大节点。
     
      如此具有前景的应用领域,已经吸引了国外多个科技巨头投入,而在中国似乎还处在各干各的局面。“比如前一阵,我们经政府牵线,与某公司人工智能部门谈过合作,后来不了了之,最近听说他们在自己搞相关工作了。”刘知青说。
     
      刘知青坦言,中国目前其实不缺硬件,更不缺资金,缺乏的是长期在该领域投入的研究人才和时间的累积。“目前中国在这一领域时间最久的就是我,也不过十余年。未来中国只有在人才积累,软件科技积累达到一定水平,才能取得突破。”也许那时才是中国相关人工智能的真正风口。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