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专题
  • CompanyTopic
  • 张帷:以应用驱动与技术创新迎接智能机器人时代

    • 企业专题
    • 时间:2016-11-18
    • 来源: 中国机器人网
    • 编译:zy
    • 我要投稿
    • 0
       中国企业要有清晰的全球化视野,国产机器人可能需要在分散市场寻找突破口……,2016中国国际机器人高峰论坛工业机器人分论坛上,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帷针对当前的国内工业机器人发展现状,提出了许多个人的看法。他以《埃夫特以应用驱动与技术创新迎接智能机器人时代》为题,向在场嘉宾和专家学者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和心得。以下是演讲整理文字:
     

     
      首先我们稍微把视野拉开一些,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弥漫着一种气氛,称为后全球化或者说反全球化,中国经济从过去高速成长掉到7%以下,与全球这个氛围有一定关系,今年美国的大选特别印证这样的气氛,后全球化和智能制造有什么关系呢?
     
      从2012年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2013年德国提出工业4.0,到今天整个工业4.0的概念被全球接受。背景是什么?德国过去30年制造业GDP增长的10%转移到新兴产业国家,美国在2012年提出的工业互联网之前,2010年提出先进制造伙伴计划,从2011年到2014年美国通过重返制造业,新创造了64万制造的就业人口,每直接创造一个制造业人口,会带动大约大概2.5-3.5个服务业就业人口。各国拉回制造业其实背后有国家意识的驱动。此外我们知道中国刚刚放开二胎,中国的90后人口比80后的人口,各位猜猜少多少?少了44.2%。我们知道00后人口开始进入中国的就业市场,00后人口比90后人口又少33.7%,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就算放开二胎之后,这批人进入就业市场也要18年以后,上世纪60年代中国提出英雄母亲到2020年,中国大概有2亿多人进入到退休年龄,对整个工作的人口结构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
     
      我们再来看印度市场。最近我们上海有一个客户,他主要做冰箱压缩机里面的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在10多年之前是卖100多块,现在卖10几块,这样的一个企业直接搬到印度去了,把中国目前的产能全部放到南昌去了。因为印度的国情限制造成目前各种低效率,但是印度有没有可能成为制造业大国,其实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中国制造应该有更清晰的全球视野,推动中国制造业升级关系未来中国国运。
     
      人口结构变化、工业机器人成本的下降、智能化提高带来的驱动、还有在场其他嘉宾分享的一些情况,当然欧美发达国家想把制造业拉回本国,巩固本国的政权,这也是政策背后的一个背景。这些推动整个全球制造业的升级。
     
      我跟各位分享一下埃夫特公司发展的相关策略,主要是分成三个部分,政策红利、应用驱动和技术创新。第一个,我们认为在目前情况下,政策的红利,不管是国内的自主品牌机器人,还是非自主品牌机器人都享受了政策的红利,因为整个国家部委的思路就是:通过终端的应用来驱动整个中国智能制造的提升。
     
      应用驱动是我今天给各位分享比较重要的环节,埃夫特怎么来贴近应用?各位了解埃夫特的人都比较清楚,埃夫特早期是汽车厂商的一个装备公司,我们比较重视应用领域,这些年坚持对应用方面的探索。另外就是技术创新,各位专家讲的特别多,我们会谈埃夫特在技术创新方面的一些思路。
     
      政策红利,不是今天我给各位阐述的重点,这几年在奇瑞汽车、卫陶行业的突破、和云南北汽主线等项目背后都有政策的支持,整体这几年,国内的智能装备业必须要抓住政策红利,红利一定是有窗口期的,通过窗口期夯实市场竞争的基础,贴近应用,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谈到应用驱动这一块,其实中国的幅员非常辽阔,产业发展非常的不平衡,到底专注哪一块应用?聚焦哪一个产业?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选择,比如说国内几家机器人厂商都在做和以前的优势市场比较协同的产业。我们来分享这样的一个目前国内机器人使用的状况,这是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2015年的数据,通过这个数据我们做两点解读,第一点,整个汽车制造业,包括整个汽车及零部件,国产的机器人所占的比例,刚刚超过10%,我们知道最早机器人就是通过汽车产业发展起来的,可以说在这个产业国产机器人是先天比较薄弱的。第二点,我们知道焊接领域大概占机器人应用的1/3弱,我们看国产机器人在焊接市场所占的比例也是非常低的,刚刚超过10%,跟各位解读这两组数据,我们都需要思考寻找什么差异化的优势市场?每一家企业有不同的选项。
     

     
      国产机器人,相对来说可能需要找一些分散市场突破,我个人的看法像家电这样的集中市场国产机器人比较不容易做,因为家电行业经过近三十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寡头竞争,这种寡头竞争导致国产机器人一旦和一线机器人厂商形成正面竞争胜算比较小,除非有一定资本关系。第二,相对找一些在欧美并不是产业那么集群的市场,我们知道这些年全球制造业转移到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但汽车作为支柱产业在欧美来说还是非常普遍的,也因此让整个汽车产业的自动化水平非常高,但是有一些产业移到中国,或者移到新兴产业国家之后,整个的自动化水平并不是很高。当这个产业需要进行自动化升级改造的时候,没有对标项目可以参考学习,可能相对来说大家会在比较相同的起跑线上。当然,还有这个行业是否有一定的门槛,当你进入这个门槛会不会形成护城河等需要我们判断。
     
      各位知道我们和合作伙伴新鹏在卫浴行业深耕市场,通过示教无动力关节臂喷釉易用性培养产业工人,我们现在有非常多的早期的喷釉的工人,已经成为喷釉机器人工作站的班组长,而且表现非常出色。通过这样的喷釉工作站,形成自动化的喷釉。其中无动力关节臂可以购买也可以租用。
     
      我们通过喷釉应用在这个行业进行应用的延展,我们知道马桶坯料的打磨,龙头的打磨,面盆的喷釉、搬运、龙头的浇铸等,整个产业链都进行了打通。卫浴的领导厂商不光制造面盆马桶和角阀、龙头,还为客户提供卫生间整体的方案,我们通过拖拽式CMA机器人进行卫浴柜喷涂,形成埃夫特卫陶建材行业整体方案。
     
      切入这个行业及我们形成单一的喷釉工作站,因为有大量的非龙头企业在这个行业内,这些分散市场的非龙头企业没有办法对他的工厂进行整体自动化改造,或者进行新厂扩建时的整体自动化,怎么选择这个平衡?怎么在效率、成本之间选择平衡?对小微企业来说,我们完全可以提供单工位喷釉、打磨工作站,完全可以满足他整个的对于品质、产能、效率的要求,这是我们角阀打磨工作站的标准,未来通过标准工作站,我们的合作伙伴销售给行业的终端客户,由我们来给客户做后服务市场,这样的角阀打磨工作站,价格非常有竞争力,通过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进行行业的应用渗透。
     
      另外一个,大家可以看到,我对这个卫浴行业不仅形成单工位的工作站,对行业龙头企业也可以帮他做整线全自动规划,通过单点需求提供整个的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在其他的行业也有做这方面的探索。基于几个方面,我们本身埃夫特自己的机器人,再加上我们在前年和去年分别收购了两家意大利在应用方面非常聚焦的机器人公司。我们可以看到,埃夫特的合作伙伴,比较聚焦在搬运,码垛、焊接等等行业的应用,CMA几乎涵盖喷涂应用所有重要行业,而目前国产比较少涉及到金属的抛光、打磨、去毛刺等等应用,这一块应用我们通过收购意大利的EVOLUT公司补全,几大块应用领域的涵盖,再加上行业单点需求的切入,形成产业的打通。
     
      通过我们一些区域的集群,去做应用的突破,这就是埃夫特在目前整个应用市场所做的一些尝试,我们最近也有在一些区域的集群应用有一些新的突破。
     
      谈到技术创新,早些时候谈的比较多是核心零部件,特别是减速机等等相关硬件产品。这段时间我观察,随着国产零部件的逐步成熟,应该会掀起国产机器人应用的一波小高潮,我们还有在软件方面,包括人机共融方面、机器认知方面寻求的突破,在这一块其实并不是偏硬的核心零部件的突破,我们可能会在机器人本体的优化,包括一些驱控系统,软硬件,联合合作伙伴一起做,包括大数据、多传感的融合等等,借助一些外部的资源进行相关的合作。同时我们跟意大利的布雷西亚大学的合作,跟卡内基梅隆大学主要在智能化方面的合作,
     
      下一代云智能机器人技术,埃夫特也做了非常积极的尝试。
     

     
      简单做一个汇总,首先埃夫特会在核心零部件做具体的工作,我们会强化本体,抓住重要的细分市场,抓住喷涂和打磨这两个我们认为未来要特别聚焦的应用,以及通过区域的一些集群产业去挖掘一些典范的应用,结合合作伙伴一起开拓这个市场,未来埃夫特除了在汽车和一般工业领域,会不断尝试为客户提供整体的方案,协同市场的应用进行产品线和解决方案的补充。
     
      感谢大家!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