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专题
  • CompanyTopic
  • 优必选周剑:卖房卖车砸出机器人独角兽公司

    • 企业专题
    • 时间:2016-09-29
    • 来源: 全景网
    • 编译:zy
    • 我要投稿
    • 0
       公司是需要两条腿走路的:一条腿是公司的商业化。另一条腿则是研发,投入到人工智能、视觉识别、数据挖掘等前沿技术上去。
     
      2012年底,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卖掉了第二套房子。而在那之前,他已经卖掉一辆法拉利,一辆保时捷。这次是周剑第二次创业,而这次他选择了从未涉足过的机器人行业,虽然挫折不断,不过令周剑欣慰的是:4年之后,这家企业成了机器人领域中的独角兽。
     
      「做机器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一开始并没有想太多。」卖掉最后一辆宝马520的晚上,周剑走到回家路上的一个路口,不知道哪里在放刘德华的《哭吧哭吧不是罪》。「我是从来不听刘德华的人,但那时听到这样一首歌,有些触动,突然一下就哭了。」
     

     
      令周剑触动的原因是这次机器人创业,他几乎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投入其中。第二套房子卖了几百万,还了朋友的钱后他没能支撑多久,思前想后的周剑还是决定拿出最后一套房子抵押。
     
      朋友把周剑介绍到一家担保公司,当时那套房在市场上至少能值一千五百万,但对方最多只抵押一半。「一千万都不到,这肯定不够。」周剑最后还是决定卖掉了仅剩的一套房子,当时的研发已经进入关键阶段,眼看着就要出成果,所需的投入也越来越大。
     
      2008年,在日本展会上看到人形机器人,着迷的周剑一头扎进这个产业。这一年,美国波士顿动力放出一段四足机械狗(BigDog)在冰上行走的视频,震惊公众;法国Aldebaran Robotics生产的机器人Nao成为「机器人世界杯」(Robo CupSoccer)的标准联盟平台。
     
      这时候,周剑在国内拿出自己银行账户上所有的流动现金,凑了2000万元,从零起步。
     
      倾家荡产做机器人

      2016年2月7日,除夕。
     
      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广州分会场上,孙楠高歌《冲向巅峰》,540台Alpha机器人跳着整齐划一的舞步,抢尽风头。Alpha机器人背后的公司优必选也由此走到公众面前。
     
      这一次公开亮相效果明显。2015年这家公司共售出1万多台机器人,销售额约1个亿,海外市场占70%份额。在春晚后,优必选售出数万台机器人,瓶颈卡在他们的产能上。
     

     
      「我投资人最近还在问我,有公司拜托他打听,花多少钱就能上春晚?」周剑一边细心把玩着手上的机器人,一边笑着说:「我们当时哪有钱做这个,何况春晚哪是有钱就能上的?」
     
      接受「新经济100人」采访那天,周剑穿着GiorgioArmani的黑色Polo衫,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抓得一丝不苟。言谈之间常常起身来拿放在办公室各处的机器人模型,耐心比划着,解释每个细节。
     
      周剑曾是德企迈克威力中国大区最年轻的经理,后又做迈克威力代理商,靠着做代理的佣金,周剑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开设工厂,为企业定制小型生产设备,年利润上千万元。
     
      2008年,依赖外贸订单的工厂生意波动厉害,学自动化出身、主要负责销售的周剑想做面向消费者的产品,在日本展会上看到人形机器人后他就一门心思想做这个:「就是一股劲地想自己也做一个。那么大的企业解决方案都能做,一个小机器人肯定不是问题。」
     
      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周剑就把国外主流的机器人买了一大堆回来,一个一个拆掉,对内部结构进行研究。「当时花钱没概念,想着反正工厂还能赚钱,花了也就花了。」很快,最开始的两千万被周剑全部花完,原工厂股东意见不合,不愿再提供任何支持。
     
      先是借钱。
     
      朋友看周剑之前都干得不错,最开始几万十几万也都有人借。很快借了一百多万投入到项目,却连个声响都没有。周剑意识到这不是办法,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卖第一套房子时,周剑并没有多少担心,工厂还在正常运转,再怎么样都有饭吃。但周剑在上海的父母觉得不对劲了。
     
      周剑的父亲四十多岁才有了周剑,当时都已经退休在家,靠着一点退休工资生活。「他们觉得儿子怎么越混越回去了,没听说又买了一套房子,反而还在卖房子。」
     
      劝周剑劝不动,他们就给周剑工厂的合伙人打电话,让他们和周剑说。但当时的周剑显然听不进去任何劝说。「这个事情是我自己决定的,而且我当时已经投入那么多,我确实不甘心。」
     
      接着是第二套、第三套房子,第一辆车、第二辆车、第三辆车。接近弹尽粮绝的周剑,抱着试一试心态参加深圳一个创投活动,排在最后一个路演。前面的创业者介绍完项目,没一个投资人提问,周剑不想上台了,觉得没希望,让一块来的同事上去讲。
     
      同事刚讲到一半,周剑坐不住了,觉得他没讲清楚,拿着开模开到一半的Alpha机器人就径直上了台,「我是比较冲动的。同事开玩笑说,James(周剑)如果听到起火了,肯定先把水拎着,但至于往哪跑根本没管的。」周剑手舞足蹈地演示。前前后后讲了近三十分钟,投资人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等周剑回答完一部分问题走下台,现场所有的投资人都围了上来。
     
      借由这个机会,2013年优必选最终拿到了天使投资1000万元,由清华力合和比亚迪创始人夏佐全联合投资。
     
      一套房子开模开没了
     

     
      在春晚亮相的是优必选的第一代机器人Alpha1S,用户可通过移动端App操纵,可编辑动作软件。依托16个伺服舵机关节,这个个子小巧的人形机器人能做出多个动作,通过内置的软件操纵能唱歌、跳舞、耍功夫、讲相声。
     
      在京东上,这台憨态可掬的机器人售价2999元(它拿来比较的法国Nao售价近10万)。Alpha1S看起来更像一个高级「玩具」,京东上购买用户也用「智能玩具」来形容它。不过事实上这台机器人除了会唱歌跳舞,还能进行编程,而优必选也希望Alpha1S定位在教育和娱乐。
     
      Alpha1S是优必选在机器人产业的第一步,这第一步是从舵机做起。周剑当时觉得自己既然那么大的机械设备都做过,做小东西问题肯定不大。但是,这个「小东西」让他吃足苦头。
     
      一开始周剑想直接购买现成的舵机,或者按所需标准进行定制。国内的供应商跑了个遍,有的直接说不行,有的则一开始满口答应,拿出方案,等到真正要验收结果时,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周剑也有过到日本、韩国市场采购的想法,但出去看了一圈,最便宜的也是近百美金一个,这显然不是周剑能承担下的成本。当时抱着侥幸心理找日韩的舵机供应商:如果未来批量采购的话,是否可以便宜一些?对方完全不搭理他。
     
      2010年上半年,周剑下定决心,带着团队自行研发。当时公司总共二三十人闭门造车,能借鉴的选择也不多,只能把国外好的机器人都买回来,一个一个拆开,然后照着做。2012年,为了能以更低的价格拿到国外品牌的机器人,周剑还做过其他品牌机器人在国内的代理,前前后后拆了几十台机器人。
     
      「开舵机模,开外壳模,想到什么做什么。我一套房子都是开模开没的,而且还都是废模。」就在2012年只剩下最后一套房子的时候,周剑还花了一百多万元开了一个模。
     
      加上当时公司吸引不了高水平的人才,团队素质不够,有些专业人士一看就不对的地方,团队却看不出来,只能一点一点摸索,一个小地方不行模具就得全部废掉。
     
      光做舵机里的齿轮,就走了很多弯路:要么外形配合度上有问题;要么噪音太大,或者测试一下就直接烧掉了。齿轮一项就耗了一年多时间,拆了一堆日本舵机。闷着头捣鼓,优必选走了很多弯路,也积累了很多经验:舵机究竟要做成什么样?内部齿轮如何构成?是否需要电压过载保护等。改变线路的串联方式,成为当时的突破,这之后就能够投入量产了。
     
      2013年,Alpha1S小规模量产了几百台,售价不到7000元,总共卖了几十万元,主要是朋友支持。
     
      周剑带着他的机器人跑遍了所有不要钱的展会,但在商业化上碰壁,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市场对产品本身理解不够,很多人不知道究竟拿来做什么,代理商也不明白——在没有机器人玩家基础的中国,这样一个玩具也太过昂贵。
     
      「要不先去海外看看吧?」
     
      从海外市场切入,春晚后回归国内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周剑通过参加展会的方式接触海外市场。碰到一些感兴趣的代理商,从十几台开始拿货。
     
      北美、欧洲对于机器人这类智能硬件产品的接受度比较高,加之动手能力较强,优必选教育市场也相对轻松。
     
      「在同类产品的海外竞争上,一部分产品功能类似,但不是人形,带有滚轮;而另一部分如Nao确实在技术上有优势,但价格高昂,并不具备广泛竞争力。」优必选北美及新兴市场经理潘安宇告诉「新经济100人」。
     
      2014年,优必选销售出几千台Alpha机器人,销售额几千万元。2015年,Alpha系列在美国销售近万台。
     
      2015年11月,优必选在Indiegogo上线众筹,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征集海外开发者。不到一个月,便完成目标金额30万美元,最终众筹140万美元。
     
      2016年春晚无疑给了优必选一个顺利回归国内市场的机会。得知确定能够上春晚的消息后,周剑就提前做了铺货准备。但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铺货、代理都很不专业,等到春晚结束,供货还是成为很大问题。
     
      张成文2016年7月加入优必选,负责中国区市场,国内销售线上以天猫和京东为主,线下则入驻渠道卖场,未来计划开设1000家体验店。
     
      在张成文看来,机器人是典型的重度体验产品。像刚推出的Jimu机器人系列,布局教育领域,它的购买者和使用者并不相同,尤其需要线下人员为家长进行全面讲解。对于家长而言,他们最大的问题仍然是不知道这个产品究竟能用来做什么。
     
      教育市场依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张成文提到的Jimu机器人于2016年7月正式发布,其灵感来自乐高,不同模块间可以自由拆组。
     
      早在2013年,优必选研发团队便做过一款金属版本的Jimu产品,但无论是在成本还是可操作性上均有欠缺。2014年,周剑决定重新定义这款产品。「金属材质,模块之间需要大量螺丝固定,对于小朋友的操作太复杂。」优必选研发中心项目经理刘乐峰说道。
     
      没有螺丝而只有卡口,成为Jimu机器人在硬件上遇到的最大困难。对自由度要求很高,模具的加工难度也很大,不同模块间需要极高精准度的配合,不得不反复修正很长时间。
     
      之前公司对于Jimu机器人系列有过很多设想,包括虚拟搭建、生态社区等,但后来在实现过程中不断遇到问题,必须精简。像现在虚拟搭建虽然已经完成研发,但Jimu机器人还在教育市场的过程中,一直没有上线。
     
      目前,Jimu机器人MeeBot系列和动物升级包系列已经入驻到全球部分AppleStore零售店。优必选线上线下的销售比重稳定在二八开,作为典型重度体验的产品,线下渠道拥有更大优势。
     
      「机器人的风口究竟什么时候会完全到来,没有人知道。在技术上没有马上达到一个能全面爆发的水平。哪条道路才是真正正确,整个行业都在探索。在世界范围内顶级机器人公司均无法实现商业化的情况下,通过一些相对低端的方式让用户了解机器人,当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会爆发。」
     
      张成文认为,首先,优必选要保证自己能活下来,通过丰富产品研发来解决更多细分领域的应用场景;第二是消费者认知,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到服务机器人在生活中的作用;第三则是渠道深耕。
     
      服务机器人是唯一机会,不布局前沿死路一条
     
      「公司是需要两条腿走路的:一条腿是公司的商业化,公司不是科研机构,不可能一直烧政府或者投资人的钱,烧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后真正的机器人出现。另一条腿则是研发,投入到人工智能、视觉识别、数据挖掘等前沿技术上去。」周剑说。
     
      就在2016年初,波士顿动力推出了Atlas,这台双足行走的机器人在不同路况上能保持平衡,能够搬箱子,被击倒后能自主爬起来。其在自动平衡系统上取得了巨大进步,惊艳世界。
     
      波士顿动力代表了世界顶级的机器人研究水准,其背后是一个国家的技术、工业生产、教育、资本等综合实力在支撑。而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只是刚起步水准。
     
      国际机器人联盟(IFR)于2016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机器人贸易市场规模已达95亿美元,如包括相关软件、外围设备和系统工程在内,该市场规模高达290亿美元。其中工业机器人市场占到九成以上。报告声称,随着中国工业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到2017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但主要仍依赖进口。
     
      从整个机器人行业来看,相较于工业机器人市场的日臻成熟,服务机器人仍处于启蒙阶段。「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中国的机会已然不大。服务机器人将是中国唯一有机会和世界水平竞争的领域,大家跑得都不远。」周剑说。
     
      2014年,软银集团推出机器人Pepper,声称能够辨识人类面部表情,这款机器人的制造方是Nao生产商Aldebaran Robotics。2015年,阿里巴巴和富士康注资145亿日元(约1.18亿美元)。软银集团希望Pepper在商场、银行、医院对客户提供智能化的服务。
     
      优必选的Alpha2还未量产推向市场,根据优必选的视频展示,这款机器人更接近用户对机器人的想象,可以语音互动,可以搜索用户所需知识,可以提供家庭生活的一些服务,比起被理解成「玩具」的Alpha1,Alpha2更为智能了。
     
      受益于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国内机器人行业兴盛起来。张成文估计目前中国整个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在十多个亿。2015年,一个机器人联盟里,中国企业加起来才50多家,2016年已经3000多家。
     
      「更多的企业加入这个产业,说明这里有金矿可挖。政策支持、资本关注、人才积累,可以推动技术快速商业化,反过来商业化前景好,进一步推动技术发展。」张成文说。
     
      繁荣难以避免泡沫。机器人产业在这一轮水涨船高的过程里,有点虚胖,只有等水落石出的时候才知道谁穿了裤子。
     
      2016年,优必选完成1亿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鼎晖资本领投,中信证券、金石创投跟投。
     
      周剑说:「我必须要把现有的技术用到极致,赚足够的钱投入到研发上去。我不太在乎公司的销售额,我更关注的是有多少毛利可以投入到研发中。」
     
      目前,在机器人的两大技术落点上,语音交互周剑选择和优必选股东科大讯飞合作,开发定制化语音解决方案;在视觉识别领域,优必选自建团队已于2016年3月正式投入工作。2015年,优必选团队共100多人;2016年,团队规模扩张到600多人,其中500多人为研发团队。
     
      「他对机器人行业的偏执,想要做一家优秀公司的偏执,确实是一般人做不到,哪怕是一般创业者都做不到。」张成文说。他形容周剑做事「抓铁有痕」。
     
      「不布局前沿肯定是死路一条,我从来不认为优必选的技术在目前市场上表现得足够漂亮。但如果放到更长的时间中来看,在每个阶段,优必选都有它应该做的事情。服务机器人的市场足够令人期待,而我希望当它真正全面爆发的时候,优必选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周剑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机器人放到原位,脸上的表情颇为平静。
     
      「因为人类的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孤独。」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