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法律的大门口来了“陌生人”,人工智能迈向法律实践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8-08
    •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人工智能”可能已经预定了2016年年度词汇的席位。在AlphaGo战胜李世石后,人工智能,这个在理论界和影视中存在了半个多世纪的术语,再次突然“硬生生”闯入了我们的认知范畴,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也还只是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甚至只是《骇客帝国》。很多人可能还觉得这一切与自己毫无相关,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它正在迈入的一个新领域——法律实践。

    在四川成都的一处写字楼里,一群年轻的法律知识工程师正在对他们开发的法律人工智能系统进行运行测试。在这个系统中,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问题,诸如婚姻家事、劳动争议、交通事故纠纷,选择系统预设的事实标签。提交后,系统可以马上为用户生成一份报告,包含了系统扫描出的用户的法律风险,以及相关的法条及案例匹配。从标签选择到报告生成的整个过程,只需要不超过两分钟的时间。而这家刚成立不久年轻企业,正如其产品名“推之”一样,他们正努力为大众提供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法律人工智能系统。

    如果你觉得这只是个案,那么国外却早已先行。美国罗斯智能公司2015年推出了人工智能法律人(the AI Lawyer)——罗斯(ROSS)备受关注。罗斯是一个建立在国际商业机器公司研发的认知计算机——IMB Watson基础之上的人工智能法律代理人。罗斯能够真正理解用英语自然语言所表达的问题,如“一家破产的公司还能经营吗?”具体地说,“她”能够做的事情有:(1)对用英语自然语言提出的问题而非关键词,能为您提供高度相关的答案,而不是成千上万个结果;(2)能够监控能够正面或负面影响您案子的法律变化,而不是把您淹没在法律新闻之中;(3)能够从您与其他法律人使用“她”的过程中学习更多的东西;(4)向您提供一个横跨您的所有装置与形成因素的简单一致体验。总之,罗斯已迈出了简单寻找关键词的法律检索时代。 

    人工智能与法律结合在一起的原因是计算机科学家要解决实践推理问题,而法律推理是实践推理的范例。为什么“高大上”的人工智能会选择低调的法律作为实践的突破口?作为国内少有的将人工智能与法律这样一个新兴前沿课题作为自己研究方向的学者之一,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副所长熊明辉教授认为,自亚里士多德之后,在亚氏三段论理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形式演绎逻辑成为人类两千多年的主流逻辑,其研究对象是单调推理。而这种推理的基本特征是:在一个演绎有效的推理中,不管再添加入何种前提,即使是矛盾的前提,该推理仍然有效。这种性质被称为推理的单调性。然而,当我们用这种形式逻辑处理日常生活中的常识推理时,就遇到了麻烦。在常识推理中,当前提发生变化时,其结论的真值也可能会发生相应的改变。这种性质被称为推理的非单调性。正如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和逻辑学家唐纳德·纽特(Donald Nute)所说,“人类推理不是也应当是单调的”。计算机诞生后,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功能就是计算。但也有一些理论计算机科学家试图用计算机来模拟常识推理,其中,建模法律推理无疑是目前最有影响的领域之一。

    法理推理促成了人工智能与法律的结合,但却也是能否真正做到法律人工智能的难点所在。而在实际操作中,成都斯沃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张智鑫也认为存在法律逻辑瓶颈,除此之外,在语料库的建设、法律自然语言的理解等方面也存在诸多难点。虽然是难点也是将来所要攻克的方向之所在。因此,熊明辉教授也一直在倡导,法律逻辑研究要面向“两个脑”:一是人脑,即要面向实体法律人的推理与论证;二是面向电脑,即面向法律推理或法律论证的人工智能逻辑建模。如果最后真能根据“图灵试验”原理,向法律家和机器提出同样的法律问题,如果提问者不能从二者的回答中区分出谁是法律家、谁是机器,就不能怀疑机器具有法律知识表达的能力,也就不能怀疑法律人工智能的真正到来。 

    但是不管怎样。法律毕竟是我们日常生活所必须,人工智能在法律领域的实践也使我们更现实的触碰到了这一新的技术。只是,你愿不愿去做那个吃螃蟹的人呢?(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