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法律科技和智能合约:法律自动化将走向何方?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6-24
    • 来源: 界面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在过去的几年中,法律行业发生了令人不安的变化。律师和法律专家们正在见证数字服务的兴起,这些服务集成了越来越复杂的法律业务。法律科技催生了大量专注于技术的创业公司。于是,看似安全无忧的法律职业被推上了人工智能大潮的风口浪尖。不久以后穿着法袍站在法庭上的,难道会是机器人吗?

    法律科技诞生于世纪初的美国,最早一批公司如Rocket Lawyer和LegalZoom已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它们为客户提供动态文档、智能合约和法律咨询。为什么是美国?不仅是技术的原因。美国法律服务市场规模4000亿美元,许多细分市场都和自动化直接相关。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有65%的美国人认为自动化将大幅影响到2025年的经济。然而,80%的人也认为自己所在行业或产业不会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总之,自动化只影响别人……但美国律师没有这样的乐观。他们已经认识到数字革命对自身业务的影响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大更快。2015年奥特曼韦尔集团(Altman Weil Group)的一项研究中,受访美国律师有47%认为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将可能在10-15年内取代“律师助理”(paralegal,对接律师工作的行政管理人员)。 35%(前一年为25%)的人认为初级律师的职位也将在这个时期完全消失。可见,律师们对本行业正在经历的自动化尤其深有体会,特别是对此前不可或缺的“律师助理”而言。

    美国法律业正在调整以适应科技发展。这一趋势在欧洲也已持续数年,特别是法国,法律自动化市场正在经历惊人增长,增速接近每年20%。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都能提供某些法律外包服务。

    在这种趋势下,法律专业人士的活动范围缩小到高附加值的核心,法律科技逐渐征服了企业和个人法律生活的大部分内容,侵蚀到整个法律服务业的价值基础。

    征服欧洲

    法律科技的独特之处在于,企业很少会以全球市场为目标。法律业务有很强的本土性。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下国家的法律文化有很大不同。前提不同,决定了不同的技术应用。美国企业很难轻易占据欧洲、非洲和亚洲市场。那么,美国以外的法律科技发展状况又是怎样的?

    欧洲市场的发展要慢许多:2013年时美国至少已经有几百家相关企业,德国却只有10家。在法律自动化服务数量方面,法国和比利时要领先于欧洲邻国。虽然产生于美国,法律科技在法国迅速发展,后者法律制度的复杂性是众所周知的。企业家把这种法律复杂性作为契机,让商业模式基于繁琐的法律程序。个人和小企业往往不具备相应技能来应对复杂的法律问题,但也不一定愿意寻求法律专业人士的帮助。初创公司于是将法律的复杂性转化为创造价值的机会,为这些个人和小企业提供简化的解决方案。法律科技不仅与专业人士提供的服务相竞争,还创建了一个新的市场,将自己定位为“非正式经济”的一部分,多多少少带有一些记录和公益的目的。在法律科技初创公司的推动下,法律服务的灰色地带正成为一个大而深的市场。

    两个例子说明了这一事实。Guacamol公司创建于2015年,创始人是一位律师和一位工程师。它提供企业注册服务,并针对初创公司和其他类型公司开发了一系列法律管理工具。这些服务是集成式的,也可以提供全套的繁琐行政和法律事务外包,让创业者有更多时间专注于核心业务。

    另一家创立于2015年的初创公司LeBonBail,能够按照法国法律规定自动生成租赁合同。该行业的一项法律即使房地产专业人士也很难完全搞懂。同时在比利时市场,LeBonBail让出租者和承租者不必担心比利时法律区域化导致的种种障碍。

    我们可以列举出法律科技领域的很多其他法国企业。最近创立的Doctrine.fr是一个基于大数据技术的法律搜索引擎。它能在几秒钟内提供精确的搜索结果。很快它就能索引法国所有的法律和判例,甚至欧盟法规库EUR-Lex。比利时缺少像Légifrance这样的法律研究工具,但创业者们已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法律数据库Lex.be。

    对于所有这些法律服务,市场营销简单明确:承包商或个人用户不再需要担心服务背后的程序。价格是固定的,产品服务不再按专业人员的工作小时数收费。自动化的最大优势是提供性比价高的产品,这也有助于建立一个正式市场。

    对企业内部的影响

    其他类似服务,如PayFit或 Fred de la Compta,旨在协助公司的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也有所发展。他们对组织的潜在影响是相当大的:律师助理的岗位濒临消失。这种类型的服务在美国已经趋于成熟,在亚洲也开始大量涌现。印度公司VakilSearch即是一个律师助理服务外包平台,严格来说,它提供的不是某种管理软件,而是嫁接与第三方的关系桥梁。

    初创公司如法国的Captain Contrat和比利时的Lawbox,使企业能够根据智能和快速表格生成各种定制表格。这些参与者效仿美国法律科技企业如Rocket Lawyer的商业模式。这种开发智能、定制化法律合同、智能动态表格以及适应法律的能力,正在迅速发展。

    正如我们所见,这个市场的迅速全球化并非是所有法律科技的情况。但国际贸易在本质上要求表格和参考文件跨越国界。亚洲贸易一体化伴随了法律一体化,从而让一些专业性创业公司拥有了区域甚至全球性影响力。总部设在香港的Dragon Law,向人们证明了智能合约解决方案的出口潜力。2015年以来,鉴于亚洲市场尤其大城市对此类服务的巨大需求,Dragon Law已将业务扩展至新加坡。Dragon Law与LawCanvas直接竞争,后者是新加坡的一家法律文档生成公司,并在马来西亚、澳大利亚、香港等地拥有业务。Dragon Law和LawCanvas已经开始争夺未来亚洲市场最有潜力的地区,这仅仅是开始。

    亚洲为未来的法律科技玩家提供了重要机遇,同时也有许多难以克服的挑战。像日本这样的国家,企业内部法律数据高度分散,文件难以获得:因为法律科技的价值是基于大数据和数据分析能力,这个市场的障碍很难逾越。据FiscalNote公司的CEO Tim Hwang介绍,中国和日本市场仍然太过于孤立,短期内法律科技很难有所发展,亚洲大陆作为一个整体,其文化对法律信息披露的保守也让这些服务难于立足。然而FiscalNote对亚洲市场仍抱有浓厚兴趣,并收购了韩国手机应用MyCandidates以期在亚洲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在中国,专门从事知识产权注册的知果果等公司,得益于特定的利基市场,也成功赢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律师:法律职业“优步化”(Uberization)是福还是祸?

    尽管定位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所有这些初创公司却对传统法律职业带来了颠覆性威胁。越来越明显的是,“律师助理”作为法律服务的一个分支,完全可以在外部以最低成本进行管理。另外一些企业则超越了这个法律自动化的第一阶段,投资于该领域的核心业务功能。

    法律人士“触网”缓慢,对电子商务特殊需求的调整适应也是如此。企业家们利用法律人士适应能力的不足,专门开发出帮律师拓展业务的电子平台。

    如UpCounsel这样的公司实际上已经被喻为“法律界的优步”。这家公司提供了一系列完整的在线法律服务,确保律师和法学家在网站上的可见度。在法国,初创公司如Lawcracy、LegalUP和Legalife 让律师和法律顾问的职业发生了“优步化”。人们现在可以在线联系律师,甚至获得个性化的建议,而不必聘请律师。这些公司因此让法律的使用开始民主化。

    利用DemanderJustice,现在可以发起“友好协商”(39.99欧元)或“法律程序”(89.90欧元)在线解决纠纷。这家初创公司已经面临多项指控,但法律服务用户却乐见其存在。

    可以想像,这种法律优步化引起了有关行业的强烈抗议。而随着这些服务的普及,律师每小时服务价格将大幅下降,需求也相应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将能够享受到民主化的法律服务。因此,很难衡量这些新进入者对法律专业人士的长期影响。

    竞争环:为了保持竞争力,律师必须使用法律科技

    对自动化的抵制,让法律界人士在实际上也推动了这种他们本来想延缓的变化。事实上,由于迫于成本和这些新数字服务的竞争,律师事务所和其他法律专业人士也必须越来越多地求助于竞争对手提供的低价服务。颠覆性的法律科技服务会以某种方式催生更多需求,迫使传统法律专业人士审视其成本结构和定价,将部分低附加值的法律业务外包。

    但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企业正在逐渐被迫重新审视其定价方式。2016年1月,在一份题为《法律科技将如何改变法律业务》的报告中,波士顿咨询集团(BCG)预测和描述了这种调整。为了应对科技竞争,法律和立法咨询企业必须考虑其成本结构和服务定价。法律界人士从一开始就被迫转向以固定价格来抵御价格透明的初创企业。这种价格调整让成本受到限制,越来越多的自动化法律服务被推给了第三方……。为了生存,律师将需要求助于机器人,而专注于自己的长项。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将见证一个“竞争环”,在这个被搅动的行业中,先前的玩家将被迫同样使用那些颠覆了其自身的数字服务。

    但上述所有服务,似乎没有真正取代法律专家或法律顾问的价值核心,即帮助决策和提供咨询。事实上,一个智能文档或动态合约并没有增加任何战略价值。标准化的合同固然方便,但也仅仅是帮助公司利用自动化节约了资源。总之,传统的法律人士凭什么要害怕法律科技?

    人工智能会取代法律咨询吗?

    除了法律文件自动化和对接平台,法律行业还面临着更大的前景和机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推动下,新的服务将能够利用成千上万的法律文本实现决策,并由人工智能对决策进行评估。

    最近被LexisNexis公司收购的Lex Machina专业从事为律师和法律专家处理公共和法律信息,在统计分析的基础上协助决策。这种方法成本效益很低,甚至不考虑企业和私人机构的数据。但最终它被证明同样有效又实惠,甚至超过专家或律师的服务。其他初创公司如Kira Systems 和LawGeeks利用一个基于法律文件数据库的比较系统,提供合同及其他法律文件的自动分析,从而对文件进行自动分类和相关性评估。

    这些服务仍处于起步阶段,但他们最终可能代表法律界的未来,并从根本上改变这一行业的格局。法律专业人士会需要尽快找到适应新现实的方法,而对于创业者来说,在这一方兴未艾的市场谋一杯羹还为时不晚。

    同样,法律专业的学生在未来几年中,也需要多元化自己的学习内容和技能:在未来,法律人士也要精通十八般武艺,具备IT和统计学知识等。学术机构要完全适应未来现实需求需要一些时间。新的时代已经到来,即使是最古老的行业也要屈从于科技的神奇能量。(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