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法律专家谈机器人法律的三大挑战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5-31
    • 来源: 机器人网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最近发生在白宫的无人机坠落事件会改变关于无人机的争论吗?

     

    奥巴马的恐慌

     

    机器人是一种技术偏离,比之前没有互联网的个人电脑和电话更厉害。”《大西洋汇编》的Conor Friedersdorf这样写道。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的法学教授、该大学科技政策实验室创始主任Ryan Calo是联邦机器人委员会的坦率拥护者,因为“机器人技术发展变化太快,并且有着显著的影响,以至于联邦政府可能在不久地将来就无力规范我们生活的社会。”

     

    在白宫的无人机坠落事件发生后,《洛杉矶时报》的Pat Morrison对Ryan Calo做了一个专访,深入探讨无人机及无人机的规范问题。

     

    记者:白宫乱套了,甚至总统也在质疑我们是否在对无人机的规范上做得不够?

     

    Ryan Calo:华盛顿特区是不允许无人机飞行的。这是非法的。所以我一直被是否需要另行立法规范感到困惑。有趣的是那个无人机的制造公司。公平来说,他们想通过固件更新来阻止无人机在该区域出现,这有些反应过度。

     

    记者:为什么说反应过度?

     

    Ryan Calo:我们不应当给无人机增加严格的限制,更别说通过固件限制其飞行。基本上,当你因为某一目的而锁定无人机时,你已经为从创新者和拥有者手里夺走控制权树立了一个坏榜样。我也认为FAA应当对无人机的商业应用更宽容些。现在,他们希望企业能聘用专业飞行员作为商业无人机的操作员。这似乎有点小题大做。

     

    记者:过去法律是怎么应对新技术的,例如汽车,由一个人控制,但是会影响到其他人?

     

    Ryan Calo:对于汽车来说,很多早期的案例涉及到人惊吓到马,因为一个新技术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法律会取得一个平衡,然后我们会因为新技术而过得更舒适,法律会再取得另一个不一样的平衡。

     

    机器人法律的三大挑战,第一,软件可能突然触动你;不仅仅是你的电脑丢失你的功课,还有可能造成某些人身伤害。第二,这些东西的行为是有用的,但也令人惊讶。第三,有一个社会效价,这样我们对这种技术的反应更发自内心,法律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记者: 技术的发展似乎总超出我们立法及其影响的能力。

     

    Ryan Calo:变化的步伐总是比立法或司法的变革步伐要快。这些都是立法者难以预测的事情。我们对踏板车严格限制,但最终踏板车不是一个大问题。1986年通过的电子通信隐私法,是基于当时的技术限制的,那时候数字信息的存储非常昂贵,系统需要定期清除信息以便腾出空间给新信息。限制我们可以无限量的存储任何信息;这一法律至少已落伍10年了。

     

    记者: 你把无人机当作是隐私法的催化剂。界限在哪里?如果我看见一个人在我的窗前徘徊,我倾向于用棒球棒击倒他。

     

    Ryan Calo:侵权法是要看你拿棒球棒打无人机的两种不同主张:你主张反对无人机操作员的侵入,而操作员主张反对你侵犯了他的财产。因此你要终结潜在的相互起诉。如果无人机在你的眼前飞,你的自我防御说法将容易被认可。但是你不能直接拿起棒球棒就进行攻击。

     

    隐私法并不像它应该保护的那样起作用。即使有人在你的地盘上偷窥你,也很难起诉。很难从警方得到无人机航拍的证据。这不是专门针对无人机的;无人机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并不是唯一的例子。

     

    记者:犯罪和恐怖主义不是无人机最大的担忧?

     

    Ryan Calo:几乎每一个可信的威胁都可能由无人机完成,也可能由一个足球完成。有一些事情无人机做起来更容易。如果担心爆炸会发生在白宫的咫尺之内,那么走到门口,向里扔一个装满炸药的足球,一样可以实现;另一种途径就是用无人机。为什么要禁止无人机,却不管球?如果情况像你想象的那样可怕,那些人是不会受更多地法律阻止。

     

    记者:关于枪支管制的争论通常是这样的:“为什么不管制黄油刀?别人也可以用它杀人。”“黄油刀是用来切黄油的;而枪的唯一目的是用来在物体上穿孔。”同样,球是用来运动的,无人机却可以进入人们不能进入或不应该进入的地方。

     

    Ryan Calo:我同意你的观点。把无人机描述成一个完全无害的工具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就像描述黄油刀那样,我也不认为枪能像黄油刀那样描述成一个完全无害的工具。技术会让某些事情变得简单,但是在某些时候这却会使我们很不舒服。(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