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广东本地机器人产业突围 增强核心竞争力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5-25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制造业密布的广东,已成工业机器人市场的“兵家必争之地”。

    按广东省经信委的规划,今后三年,至少有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自动化改造。红得发热的市场需求,催生广东本土数以百计的机器人企业,而以瑞士ABB、日本发那科公司、日本安川电机、德国库卡为首的机器人海外制造商,也早已进场布局。

    面对提前发展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掌握着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工艺的机器人“四大家族”,广东机器人产业要如何突围?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各地实地走访了解到,广东“本土派”的突围正多手段并用:或者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收购国外机器人公司,比如说美的收购库卡;或者引进先进技术进行“二度开发”;或者绕开海外制造商经营成熟的汽车制造领域,开拓自动化程度较低的家电、电子消费品领域的市场。

    需求强烈的市场

    注册地址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的美的集团,不久之前的一则公告震惊了机器人行业。

    该公司向德国的库卡集团发出收购要约,拟以自愿要约收购方式收购德国机器人制造商库卡集团。要约的价格为每股115欧元,最高将支付不超过40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292亿元)的现金对价。

    后者是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其自动化生产设备和解决方案领先全球。而此前的20158月,美的集团联手日本的安川电机,分设工业机器人公司和服务机器人公司。

    无疑,多次的合作,为美的进军机器人产业打下很好的基础。这家做白色家电起家的制造商,正谋划借助机器人之势重塑企业的未来。

    事实上,对于广东的制造业企业来说,机器人不仅仅是一个产业,更是实现产业升级的关键点。

    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15年,广东工业机器人新增1.82万台,占全国四分之一,全球6.9%。而家电、电子消费品、家具等传统制造业的集聚,也使得广东省成为全国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

    对此,政府部门期待中国的工业机器人能复制“中国高铁”模式,未来以自主创新换市场。

    但是,目前看来,需要迈过的“大山”仍然很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广东工业机器人的市场竞争,涉及的企业主体有三类:一是广东本土的系统集成商,大部分从制造业转型而来或做自动化改造起家;二是研发机构和机器人生产商,以本地的广州数控、南下的沈阳新松为代表;三是以“四大家族”、西门子为代表的海外制造商。

    把握竞争话语权的是“四大家族”。目前,“四大家族”占据全球工业机器人6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研发上处于绝对领先地位,而国产厂商还没有叫阵“四大家族”的实力。

    据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总体来看,国外发达国家的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起步较早,技术成熟,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和配套设施体系;而广东省机器人产业起步较晚,规模较小,技术能力和研发制造能力都亟待提高,尚待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广东机器人产业协会秘书长张旭也关注到,广东机器人市场充斥着大量低端竞争的系统集成商,其关键零部件甚至本体来自国外;而搞自主研发的少数企业仍在亏损,要拿技术换市场并不容易。这种情况有可能导致的结果是,初衷在培育国产机器人的政策,反倒给予海外巨头海量订单,进一步挤压本土机器人企业的生存空间。

    绕开“四大家族”技术围墙

    广东的产业链有什么问题?以机器人应用突破万台规模的东莞市为例,该市2015年工业机器人的15亿元产值中,系统集成环节占65.5%,本体研发应用占30.9%,而核心零部件研发环节仅占3.6%

    但是,缺乏核心技术就意味着受制于人。一台工业机器人成本中,核心零部件的成本一般占一半以上,而“教”机器人做动作的系统集成占据成本小头。东莞的产业链产值结构与工业机器人的成本构成形成“倒挂”,也就是成本比重最少的系统集成反而赚得最多。

    这也就是说,工业机器人的大部分利润,最终流入东莞企业所代理的安川、发那科等企业的腰包。而国产机器人占领的市场再多,也不过是给国外制造商“打工”。

    很多国内企业关注到这一点,也在不断进行努力。他们中很多选择绕开“四大家族”核心技术或者核心领域,另辟蹊径“突围”。

    比如广东嘉腾。在一个月前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广东嘉腾凭借两款拥有核心技术的 AGV(自动牵引机器人),争取到进驻核心展区的机会。尽管展位靠近日本川崎、库卡等国际巨头的展位,但公司的AGV依然吸引了不少美国和北欧的客户。

    公司副总裁陈洪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四大家族”擅长的领域都是机械手,即“机器代手”;而攻关“机器代脚”的物流机器人,能绕开“四大家族”的技术围堵。

    物流机器人的关键零部件是导航部件,即给机器人划定行走路线的部件。而在广东嘉腾研发AGV10年前,物流机器人通行的导航技术是激光导航,其技术早已被国外垄断。

    “研发团队从国外引进一项高精度电子陀螺仪技术,结果做出的第一款试验产品就解决了导航问题。”陈洪波回忆道。

    从第一代概念产品到如今的第五代产品,广东嘉腾研发的无轨惯性导航技术已站在AGV导航技术的制高点。值得注意的是,国外的供应商并不掌握将电子陀螺仪应用到机器人生产的技术。

    而在广州开发区的机器人产业集聚区,广州数控和巨轮(广州)智能研究院也分别走出了两条技术突围之路。广州数控借助自身在数控机床领域的技术积累,将其转移至机器人研发领域,目前已经掌握控制器、伺服驱动器、伺服电机等核心技术。巨轮(广州)智能研究院则采取“拿来主义”,引进德国、以色列等先进技术“二度开放”。

    这两家企业负责人一致认为,在不同程度自主掌握核心技术之后,国产机器人大有文章可做,其中之一便是针对细分市场做研发。

    巨轮(广州)智能研究院总经理杨煜俊表示,目前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的是汽车制造领域,已被库卡、ABB等公司垄断。但在3C、家电等新兴行业,国产机器人和海外机器人还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同行业生产线改造的特点是不同的。”他说。

    广州数控智能制造中心主任助理宋健则表示,本土厂家更亲近市场,在3C等自动化程度低的行业的响应能做到比进口厂商快。只要抢先针对这些行业进行自动化研发,就能抢先占领这些小市场。另一方面,做好这些小市场,将会被更多系统集成商接受,从而做大市场规模。

    遵循市场需求、寻找技术突破点,广东的机器人产业正在飞速发展中。(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