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人工智能可以替人类掌握法律吗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4-25
    • 来源: 搜狐网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谷歌AlphaGo(阿法狗)已经两胜李世石。智能机器人正在各领域发挥作用,这一次对战围棋,实在挑战人类的智能极限。

    笔者一位老同事的儿子是少年围棋天才,六七岁就开始职业冲段赛,目前正在棋院学习,她看到李世石被阿法狗开局打败,犹豫是否还要让儿子继续专业围棋的道路。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围棋与我们关系不大,智能机器人关系也不大,可问题不在于此,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解决围棋的终极胜负问题,那么它会不会也能解决终极的司法问题。

      在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设想中,理想的司法模式犹如一台“自动售货机”,一端输入案件事实,另一端根据法律规范吐出司法判决。拿破仑还说过更加夸张的话,“任何一个能识字并能将两个思想联系在一起的人,就能作出法律裁决。”在西方的影视剧中,机器警察的角色已经层出不穷,但是机器人司法工作者还没有见到。

      如果我们的人工智能发展越来越成熟,未来的司法工作,无论是法官还是律师,是不是都将面临被机器人取代的问题。其实,对于新闻采编来说,现在已经彭博社等开启了机器人写作的活动,一些简单的财经信息稿件、体育赛事稿件都交给了智能机器,他们可以再超级短的时间内完成稿件写作,并自动完成推送。如果是新闻人操作,估计要慢了好几分钟。

      好了,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司法工作是否真的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我的老同事忧虑学围棋孩子的未来,那么我们是否担心学法律孩子的未来?有一天如果一台机器可以回答普遍的法律咨询问题,甚至可以给一个立体化的呈现,比如加点全息影像功能,那我们法律咨询行业是否就将被终结。同样,将来某一天,我们准备一千个案子,然后交给一台机器和一千名法官同时做裁决,要是最后的结果差不多,或者当事人更加认可机器的裁决,那么法官是否也会失业?

      某种意义上说,机器不会被贿赂,没有人情世故,不怕上级递条子,也不怕上访做考核,它们的裁决如果只是简单的算法,那会错漏百出,但如果它开始拥有自我学习能力,并且有深度整合的水平,只要数据库足够大,它很可能可以做出一份中等水平的裁决。那么我们以后相信机器法官还是人类法官?有没有可能,某一天我们到法院起诉,可以向选择仲裁员一样,可以选择由机器法官裁决,而不是人类法官裁决。

      当然,想象和现实还是充满张力、差距巨大。案件输入与判决输出之间会存在一个“认识加工通道”,其间是法官的理性、直觉、偏见等各种力量的博弈,这并不完全是法律条文的筛选。不过,对于很多简单的法律问题来说,当前的人工智能可能已经开始胜任,正如我们平时用百度搜索、知乎问答,有时候别人的经验、回答就已经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这一次,在李世石和阿法狗的战斗打响之前,据说李世石信心十足:如果不能5:0赢得机器就没有意义,但是谷歌的工程则认为李世石获胜的几率为0。即便后几场李世石能够翻过来,也不过是人类智能得到某种喘息的机会。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它有的是时间去发展,更多工程师会投入进去完善这个注定不会再公平的竞技。

      在《终结者》系列电影里,天网最初只是为了守护人类自身的防御系统,后自我意识觉醒,视全人类为威胁,发动了审判日行动。当然,我们不会这么悲观展望人类的未来,毕竟这时候的阿法狗,也是无数人类的智慧结晶,本质上是一群人战胜了李世石,还不是一台机器自主地战胜李世石。从这一点来说,现在倒也不用杞人忧天。

      不过,对于法律服务行业来说,将来可能不仅要面临互联网的挑战,还会面临人工智能的挑战,相当多的一部分工作可能真的会被它们所取代。或许一些人已经注意到,现在打客服电话的人越来越少,有许多简单的问题,可以线上服务机器人对话交流,只要是在数据库预备的常规问题,你基本上都可以得到满意答复。未来有一天,我们的法律咨询数据库,是否会逐渐穷尽这些答案?

      不久前,《经济学人》杂志上一篇文章就指出,教授、医生、律师这些专业人士正面临机器人的挑战。比如IBM和美国贝勒医学院已经开发出一种称为“知识集成工具包”的系统,可以扫描医学文献并为研究问题生成新的假设。据说,现在已经有软件在推测法庭的裁决结果时常比法律专家还厉害,小至专利争议,大到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

      想想也挺可怕,人类和机器的大战或迟或早都会出现,我们还会剩下一些人文领域的功能吗?有人说,在唱歌、跳舞、绘画领域,人类的感性思维或许还有点优势,但可能也不会抱有优势太长时间。当然,对我们这这几代人来说,大抵还不用太担心,未来还是交给科幻小说家去设计吧。

      对于法律服务行业而言,它的挑战可能比出现机器人法官、律师要早得多,现在需要开拓的应该是更加人性化、高质量的服务领域,那些简单的咨询、基本的服务,要么是转型给初级的机构做,要么真的交给人工智能去完成。要避免机器人成为法律服务业的终结者,对于每一个从业者而言,现在行动起来,似乎为时还不晚。(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