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机器人产业的烦恼:道德、法律和社会问题涌现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4-19
    • 来源: 素质体育机器人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清洁悉尼海港大桥(Sydney Harbour Bridge)曾是一个又危险、又脏、又累的活。操作喷砂机的工人得在这座标志性建筑物上面来回来去的喷,才能确保这座48.5万平方米的钢结构大桥崭新如初。

     

      现在,两台由SABRE Autonomous Solutions公司制造的机器人——罗西(Rosie)和桑迪(Sandy)——每天都在一刻不停地对这座大桥的旧漆和铁锈作喷砂处理。两台机器人在轨道上运行,通过激光扫描来判定哪块区域最需要关注。

     

      “喷砂机可能会造成割伤。让这样的工作实现自动化是一件好事,有助于提高人工工作的质量,”雄克公司(Schunk)移动夹持系统部门(Mobile Gripping Systems Division)主管罗科恰卡罗(Roko Tschakarow)说。雄克为上面提到的两台机器人供应轻型机械手臂。

     

      在最近出厂的一批新型自主机器人当中,罗西和桑迪是最早投入工作的两个。这些自主机器人可能很快就会来到你的工作场所。

     

      在今年5月举行的慕尼黑国际机器人及自动化技术贸易博览会(Automatica)上,主办方第一次为所谓的“服务机器人”(service robots)专门辟出了一整块展区。

     

      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制造、工程与自动化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Manufacturing Engineering and Automation IPA)的科学家们展示了一款名为“Care-O-Bot”的家政机器人,它能打扫办公室地板、清理废纸篓。西班牙的Pal Robotics公司展示了名为“Stockbot”的机器人,它能在夜间穿行于商店或者仓库的通道,检查库存情况。

     

      意大利的Oppent公司的无人驾驶车能在医院里来回运送洗熨的衣物和废弃物,安川电机机器人(Yaskawa Motoman)的双臂机器人能准备实验样本。总部位于英国布里斯托尔的OC Robotics公司供应一种蛇形臂机器人,能在核电站这样的危险地带或飞机机翼内部这样的狭小空间从事检查工作。

     

      与工业机器人的市场规模相比,服务机器人的应用多多少少仍是个利基市场。机器人研究人员也唯恐对未来持过分乐观态度,因为过去有几次人们曾误以为技术的黎明已经到来。

     

      尽管如此,机器视觉、触觉传感器和自主导航等一系列技术的飞速发展,仍大大提升了这些机器人的功用,另外至关重要的是,确保了这些机器人不会与人发生碰撞。

     

      “10年前,一台机器人要识别出它面前的物体是一张桌子,就得花费5分钟的时间,”德国航空航天中心(German Aerospace Centre)机器人与机电一体化研究所(Institute of Robotics and Mechatronics)所长阿林阿尔布-舍费尔(Alin Albu-Schaeffer)说,“机器人学的许多方面现已发展到一个临界点……服务机器人正在向我们走来。”

     

      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说法,2013年到2015年间,将有大约9.5万台专业用途服务机器人被安装使用,这些机器人总计价值171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不包括约2200万台家政服务机器人——自动吸尘器和自动割草机已成为消费者越来越熟悉的产品。

     

      “随着人们开始在家中、在花园里亲身体验到服务机器人带来的好处,随着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受人欢迎、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企业研发和使用机器人技术,公众的关注度和认可度正在进一步提高,”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kuka)的首席技术官贝恩德利珀特(Bernd Liepert)说。

     

      的确,在谷歌收购了机器人公司、亚马逊收购了物流机器人制造商Kiva Systems之后,服务机器人领域的并购交易也有望升温。

     

      总部位于巴黎、专注于服务机器人的私人股本基金Robolution Capital的合伙人雷诺尚皮翁(Renaud Champion)说:“这是真的,我们看到机器人产业有越来越多的并购交易正在酝酿之中。虽然还没有达到互联网产业的水平,但其进展可能会非常快。”

     

      国防是机器人在工业市场以外最大的市场,除了国防和农业这两个市场,医疗被认为是最有发展前景的市场之一。在医疗市场,机器人价格不菲——一般每台要150万美元,其中包含相关服务。

     

      “超精密外科手术机器人使一些新型的微创手术成为可能,这些手术可减少术后并发症,加快恢复速度,而且有可能降低手术死亡率,”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到。

     

      达芬奇外科手术系统(Da Vinci Surgical System)是最知名的医疗机器人,在美国,超过80%的前列腺切除术(前列腺手术)都使用了达芬奇外科手术系统。

     

      随着西方人口日趋老龄化,机器人还能帮助老年人在住所待更长的时间。

     

      莱亚米娜拉利(Lea Mina Ralli)今年94岁,目前是由瑞典研究人员制造的GiraffPlus远程呈现机器人在她位于罗马的家中照顾她。

     

      拉利称这台机器人为“罗宾先生”(Mr Robin),它能监测血压和探测到是否有人倒地。这台机器人还配备了一个Skype界面,供她的亲属和护理员远程查看她的情况。尽管年事已高,但拉利对技术并不畏惧,她在博客上叙述了自己的体验。

     

      机器人还能帮助护工提重物和运送物品,减轻他们的工作负担。

     

      “我们希望护理人员能够更多地与病人在一起,而不是不得不将时间花在取药和行政工作上,”雄克的恰卡罗说。

     

      然而,种种道德、法律和社会问题也首次涌现出来,需要加以解决。

     

      “如果一台沉重的机器人跌倒在你奶奶身上,在没有清晰法律框架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Robolution的尚皮翁说。

     

      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的阿尔布-舍费尔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认为法律方面的问题甚至比技术方面的问题更难解决。但谷歌已经证明这是有可能的(通过在公共道路上测试无人驾驶汽车)。如果你能证明机器人犯的错误比人更少……那么机器人就能成功。”

     

      挤奶机器人控制下的奶牛

     

      如果让一头奶牛选择是让人来挤奶还是让机器人来挤奶,那么人完全不是机器人的对手:机器人每次都能获胜。

     

      Lely公司是荷兰的一家家族企业,去年收入达6亿欧元,有2000名雇员。Lely在世界各地安装了约2万台挤奶机器人。每台挤奶机器人价值10万欧元多一点,可为6070头奶牛挤奶。

     

      “这些系统改善了动物福利,”该公司产品开发副主任泽格洛斯费尔德(Serge Loosveld)说,“你能够根据动物的需求大幅改进饲喂过程。”

     

      农业机器人面临的需求不小,原因是农民希望提高产量来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的需要,而且农业机器人能够缓解人们移居城市导致的农村劳动力短缺。

     

      西班牙公司Agrobot生产草莓收割机,该收割机使用了机械手和人工视觉系统,能够识别水果是否达到适合采摘的大小和成熟度。在美国,一家叫做Blue River Technology的初创公司制造了一台能在生菜培育中清除不想要的植株的机器人。在日本,农民广泛使用无人机来为庄稼进行喷洒作业。

     

      在西欧,许多农场都是由家庭所有和经营的,这些农场很少有财力雇帮工。因此,奶牛基本上是在早、晚各挤一次奶。

     

      “高产的奶牛(一天)需要挤三四次奶,另一些奶牛可能两天才需要挤三次奶。有了挤奶机器人,奶牛能自己决定什么时候想挤奶……人介入的少了,奶牛也更自在,”洛斯费尔德说。

     

      挤奶机器人使用激光技术生成奶牛的三维图像。每头牛都有一个电子标签,因此机器人能够识别每一头牛,并且知道其大概的产奶量。挤奶机器人还使用光学传感器以及测电导率来检测牛奶的质量。(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