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新经济下的机器人产业:产值有望突破千亿元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3-14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中国机器人产业现在究竟身处“红海”还是“蓝海”?似乎难以定论。
     
    此次全国两会上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机器人被频频提及。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机器人产业亦被看成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新动能之一。
     
    过去几年,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一系列政策的不断加码,加之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产生的巨大需求,合力推动中国机器人产业站上风口。
     
    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市场工业机器人销售量约5.7万台,增长55%,约占全球总销量四分之一。
     
    供需两旺促使企业快马扬鞭,资本闻风而动,各地亦争先恐后。不过,爆发式的增长中亦有隐忧,包括缺乏核心零部件和技术,产品层次不高,市场无序,同质竞争严重等。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十三五”期间,中国机器人产业将面临一轮洗牌。这一过程也伴随着技术进步、市场秩序构建和政策的更合理引导。
     
    我们还认为,“新经济”语境下,未来机器人产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此外,从投资角度来看,资本更关注两个方面:一是渗透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核心环节的培育过程;二是寻找服务机器人刚性需求的痛点。
    龙头企业+产业集群
     
    中国出现劳动力供给拐点,人口红利逐渐消逝,开始让机器人产业焕发生机。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的数据亦显示,中国在2012年前后就已经进入机器人需求量高速增长期。2013年和2014年,中国也连续两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过去依赖的劳动成本优势减弱,国际市场环境疲软也加剧困难,内外夹击促使机器人成为突破口。
     
    对制造业强国和“新经济”更加重视,机器人产业被寄予厚望。“十三五”规划提出,支持机器人等新兴前沿领域创新和产业化,形成新增长点。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仍将持续旺盛。2013年出台的《工信部关于推进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曾提出,机器人产业朝集群化发展的思路,具体而言,到2020年要培育3-5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和8-10个配套产业集群。
     
    就目前来看,东北、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四大板块产业集群初成。
     
    其中,东北有装备制造业基础,是国内最早从事工业机器人生产的地区。
     
    京津冀则依托丰富的高校和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等资源,承接一大批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并在此支撑下发展出特色机器人产业。
     
    长三角是目前国内最大机器人产业集聚区,立足机器人产业化和示范应用两个环节。
     
    珠三角则凭借作为全国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的优势,以需引供,通过吸引大量机器人企业落地,带动产业发展迅速。
     
    按照相关规划,到“十三五”末,我国机器人产业集群产值有望突破千亿元。据不完全统计显示,国内现有近40家机器人产业园(在建、筹建),并且各地大多大力倾斜包括资金补贴在内的优惠政策,意欲抢滩机器人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机器人园区空心化严重,企业寥寥无几,甚至有的最终被迫转型。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政策和资金双向支撑下,机器人产业迎来风口,但对于一个技术、人才、资本密集度高的产业而言,并非每个地方都能发展。一哄而上的结果将造成资源浪费,导致国内低端产品充斥,最终拖累行业发展。
     
    国产机器人行业将迎来洗牌?
     
    值得注意的是,摆在机器人这个未成熟产业面前的,除了机遇也有困难。
     
    依照国家有关机器人产业的“十三五”发展规划,自主品牌机器人国产化率要达50%以上。
     
    此外,到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年销量将达到15万台,保有量达到80万台;到2025年,对应的数字要求提升至26万台和180万台。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仅上述两项目标就给中国机器人产业带来不小压力。
     
    首先,当前机器人行业鱼龙混杂,企业多是小企业,不少更是带有投机性,企业停留在简单拼凑、复制和山寨的初级阶段,导致高端产业低端化。
     
    其次,中国机器人产业的核心零部件和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应用系统开发不足也较为落后,导致产品层次不高,难以有效满足需求。
     
    以工业机器人为例,我国工业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大部分依赖进口,这些零部件占到整体生产成本70%以上。比如,精密减速器国内高价购买占到生产成本的45%,但在日本仅为25%,进口成本过高导致国产机器人整体缺乏竞争力。
     
    此外,服务机器人的刚性需求痛点难寻。一般认为,服务机器人是机器人产业的下一个风口,并且考虑到中外在服务机器人研发生产上的差距不大,中国有望突破。
     
    但是,与工业机器人痛点明确,多数矛盾集中在供需平衡上不同,服务机器人的最大问题是缺乏足够刚性的需求支撑,难以形成足够的市场,问题的层次更深。
     
    21世纪宏观研究院分析认为,“十三五”期间,中国机器人产业将面临一轮洗牌,恐有相当大比例的散、小、弱企业遭到淘汰。
     
    事实上,已有不少声音持类似看法,有的观点甚至预测淘汰企业的比例达九成。需要指出的是,这将有助于机器人产业的整体培育和发展。
     
    此外,深入渗透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核心环节的培育过程、积极寻找到或创造出服务机器人刚性需求的痛点,或将是下一步的投资关键。(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