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法律
  • lawTopic
  • 林尚扬:中国机器人产业缺陷在于没有自主知识产权

    • 机器人法律
    • 时间:2016-03-09
    • 来源: 和讯新闻
    • 编译:lielvwang
    • 我要投稿
    • 0
    1219日,2015中国(广州)机器人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召开,本届大会以《智造-创新-共赢》为主题。和讯网全程直播。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尚扬发表开幕致辞,他表示我们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没能建立起就我们自己知识产权的机器人产业,没能形成有一定批量产量的机器人产业。

    以下为文字实录:


    林尚扬:我今天来参加会议,作为大会发言的第一个人,我认为可能安排有另一个考虑,我不是搞机器人的,我是搞焊接的,焊接和机器人应该说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在工业机器人这个大家庭中,焊接机器人占40%,所以可以说是工业机器人家庭中的大户,我今天可以说是机器人产业的一个局外人,那么一个局外人,一个用户,从家里的角度来跟大家一起讨论我们国家的工业机器人应该怎么样发展,突破口在哪呢?共同来商量,因为我是个局外人,是个用户,可能对咱们国家现在的情况了解得并不是非常清楚,所以可能谬误很多,希望大家提出批评,今天这次会是希望讨论,希望大家一块来分析,所以从我的角度来提出我的想法、我的期望,也希望和大家共同进行一次讨论!


    记得在两年前,机械工业联合会的会长曾经问我,他说你认为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在哪个地区能比较快发展起来?我当时说,广州,或者说广东,他说为什么?我说珠三角地区的电子信息产业实力非常雄厚,这是机器人发展的一个很好的土壤,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机器人产业从产业角度上来说,广州、广东,有可能比较快地发展起来,这也许是我对广东、广州和珠三角地区的一个期望,从机器人的发展上来看,我们国家应该说从上个时期的80年代中就开始大力地发展机器人技术,当时国家投入了相当多的钱,也取得不少的科研成果,我认为在这个阶段,是奠定了我们国家工业机器人的理论基础和应用基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所以这个阶段的科研工作是做了很大的贡献,给我们后期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但是,在这个阶段里面,也有缺陷,缺陷在什么地方?就是我们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没能建立起就我们自己知识产权的机器人产业,没能形成有一定批量产量的机器人产业,这应该说在这个阶段的发展中的一个缺陷,这个缺陷产生的原因很复杂,有主观上的原因,也有客观上的原因,主观上的原因,我们过分重视科研,不重视产业化,所以这个来看,是一个缺陷,或者说科研跟产业化完全脱节,也可能说的不太公平,实际上据我了解,在这个阶段,我们国家也曾经希望把我们的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也曾经选择了一些企业,想作为承接科研成果的单位,成为我们国家第一批的机器人产业。但是,由于我们选择的对象,并不一定合适发展机器人,所以最后也没有取得成功,所以我们感到这些教训,我们在当前,应该很好地分析我们前一阶段取得的成果、成绩、经验,同时也要分析在前一阶段中的教训,这个问题应该很好分析。


    另外,从客观原因上来说,也可以找到一些客观原因,比如机器人市场当时的需求并不旺盛,还有我们当时的零部件产业还不够雄厚,不能满足机器人产业的发展需要,等等客观原因,这次会议,大家都可以很好地分析,怎么样来吸收前一阶段发展的经验和教训。


    去年,习近平主席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提出我们国家要大力发展机器人技术,这掀起了第二次机器人发展的高潮,在这次高潮上,它的历史背景,跟在80年代中期的背景有很大的差别,当前来说,刚才蔡院士也提到了,我们国家当前的劳动力成本增加,高薪难聘请高技术的人才,所以现在很多企业都希望能够用机器人来取代人,这跟80年代有很大的差别,那时候大家还没有考虑到有机器人。还有另外一个差别,在80年代初的时候,外国机器人企业对中国市场不感兴趣,我在80年代初想买一台焊接机器人,写信给外国的机器人厂家,说我要买一台焊接机器人,他们干脆就不理你,不卖给你,说明外国对中国的市场并不看好。可是,到90年代中期,情况就改变了,外国的机器人大量进入中国,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布局,他们的营销网络遍布中国,甚至我国机器人达到95%是外国的机器人,现在可能是85%,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应该说跟80年代中期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中国的机器人产业,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人产业,要能够站立起来,它的难度应该说比80年代的时候要难得多。我们怎么办?这就是我们今天这个会议,大家所需要考虑,都希望讨论的一个问题。


    我认为,在这么一个困难面前,我们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面对困难,迅速成长!只有这条路,也许这条路,就是时代给我们机器人产业的一个历史的责任,所以我们作为一个机器人产业来说,应该是勇敢地承担起这个时代的责任,所以当前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怎么来看待当前的需求,是把它看成是一个重大的商机,还是把它看成是一个重大的责任,这两个问题,希望这次我们大家都来讨论一下,是商机重于责任,还是责任重于商机,不同的思路,可能有不同的道路,也可能造成不同的结果,所以我感到我们在今天在讨论我们怎么发展自己的机器人的时候,我们是站在承担责任为主,是有商机,但是我们是站在哪个角度来发展机器人呢?


    如果说,我们这次的责任,能建立我们国家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人,也是这次会议要讨论的一个问题,突破口应该说大家会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意见,我是个外行人,可能谈不出哪个点是个突破口,但是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应该冷静思考我们现在所处的地位,我们下一步主要要解决什么问题,我感觉应该打造一个坚实的基础,作为我们当前的突破口,为什么会形成这么一个概念呢?我作为一个用户,我很希望了解机器人的现状,去年在上海举行的国际焊接展览会,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厂家,第一次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国际焊接展览会,我非常高兴,我们国家的机器人跟外国的机器人同台展出,这是一个里程碑。


    今年在北京的焊接展览会,也同样有很多厂家参加,我每个厂家都挨个去访问,跟他们讨论,去了解他们的情况,但是我问他们一个问题,咱们现在发展的知识产权厂家,跟国外当前最先进的机器人来说,我们还有什么差距?从了解的过程中发现,在机器人的精度方面、可靠性方面,我们和国外的机器人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他们也说了,如果用中国的零部件的话,精度比较差一些,如果用外国的进口零部件的话,精度还可以高一些,但是即使高一些,跟外国的先进机器人相比,还是有差距。来参加焊接的展览会,那你的机器人也什么焊接的功能?他们说,简单的一些功能我们都有,但是焊接需要的一些特殊功能还是没有,大部分厂家说没有,但是也有个别厂家说我有,我可以用机器人的弧焊,能够自动跟踪等等,我看了之后,这个功能你们怎么开发的?他们说这个功能还不是我们开发的,是通过国际合作,是把外国的模块卡在我们的机器里面,其实这一块我们还是没有这方面的功能。


    所以从这里来看,我们国家的机器人的一些基本的功能,比如说精度、可靠性、寿命上来说,这些最基本的功能、性能来说,跟国外还有差距,而造成这个差距,怎么样来解决?我认为是当前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机器人的生命线问题,作为一个用户来说,首先要考虑的是机器人的寿命、精度、可靠性,如果基础问题不解决的话,这个机器人就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基础。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零部件和机器人厂商,零部件厂商相互应该攻关的一个问题,所以我昨天来参会的时候,就问组委会,有零部件厂商来参加这次会议吗?他说可能没有,或者说很少。我认为零部件跟主机厂需要分两拨,使他们也有责任感,也有任务,也知道怎么配合,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80年代一直在叫我们的零部件不行,一直说到现在还不行,这就说明我们在战略上,可能有点偏差,我们希望今后我们的零部件也能够跟上来。


    当然,我们现在很多主机厂,说我这些零部件可以买外国的零部件来装上,我觉得过度依靠进口来解决问题,将会对长远的发展形成障碍,这在很多产业方面都有这样的经历,到了你感觉有障碍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很难克服了。所以我觉得在现在,我们必须要把我们的零部件产业做好,刚才张司长的报告上,很长的一段谈到零部件,我觉得这是非常必要的,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科研跟零部件配合,科研跟主机的配合,把我们机器人的性能配合,为后续的发展打造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们后面要发展多功能的机器人,自动化的机器人。


    所以我希望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我感觉机器人主机,大家都很关心它的发展,但是它只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手段,它绝不是目的,因为搞出机器人来说,它必须为完成某种任务而服务,所以机器人只是在整个过程中的一种工具,工具要把它用好,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所以我感觉作为一个发展机器人产业的系统来说,不能够把机器人以外的另外一块把它排除在外,就像我们不能把零部件排除在外,也不能把机器人的后续的一些问题排除在外,后面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机器人跟用户的中间环节,这个中间环节就是集成商,集成商是很关键的,是把机器人介绍到用户的中间环节,也可以说是一个服务环节,这个服务环节怎么发展呢?是在主机厂先服务行业,还是把这个集成商跟主机厂分开,这又是一个发展模式的问题,所以这次的讨论,我也希望大家一块来讨论,到底是主机厂跟集成商一起发展好,还是分开发展好,这是两个不同的模式,我过去把它分成德国模式、日本模式,走哪个模式更好?我认为应该分开,主机厂不应该过多地介入到集成商中,因为当前主机厂的发展还正处在爬坡阶段,如果分散他的精力去搞集成的话,可能会影响主机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我们国家应该走先分的道路。我感觉我们广东省广州市在集成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工作,有很好的基础,我也知道在广州市,我们已经能够为汽车厂开发出100多米长,100多个机器人焊接生产线,这是一个很高档的集成工作,我们的实力是相当强的。


    再一个问题就是用户,最终用户能不能用好机器人,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关键,当然,简单的机器人可能很简单,就像我们家,买个电视,卡上电就能看电视一样,但是复杂的机器人、高档的机器人要把它用好,确实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很关键的环节就是培训,事先培训,但是一谈到培训,我们就认为培训操作人员的技术培训,其实我觉得培训更重要是培训领导、厂长、总司、车间主任等,因为机器人进到车间以后,它可能会改变你的管理模式、生产组织模式、细化模式,甚至要制定很多的规章制度,使机器人能在这个企业生存,我认为要建立一个能用好机器人的环境,我把它归档出用好机器人的文化,它包括理念、包括制度,和一些技能培训方面,所以只有我们把这个系统从主机、中间环节到背后应用,整个环节都搞好,我们的机器人才有可能顺利大量地发展。


    我想,我曾经在德国的教育科研部的组织下,考察了德国的激光技术的情况,给我感觉非常深刻,他们的科研跟主机厂,主机厂跟配套厂,以及主机厂跟中间的环节,以及最后的示范工厂,整个系统都是非常完整的组织,所以德国的激光,它不但激光技术发展很快,它的应用领域也应用得非常广泛,所以我们国家要真正把一个新的产业推到企业里面去,需要有一个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主机跟配件,需要中间环节、培训环节,和示范环节,整个环节加起来,才能让它健康发展下去。


    所以,我们希望我们国家通过这个会议,我们国家的工业机器人能够迅速地发展起来,既对广东省、广州市的机器人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能够成为我国机器人的引领者,是更多企业顺利、成功、有效应用机器人的示范区,也成为科技和企业融合、不断创新发展的典范,祝大会成功!谢谢!(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