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专题
  • IndustryTopic
  • 人类与机器人能否推心置腹 梦想并不遥远

    • 行业专题
    • 时间:2016-01-11
    • 来源: IT时报
    • 编译:zrp
    • 我要投稿
    • 0
      人类对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态度十分有趣而且矛盾,一边担心这些快速发展的技术会替代人工,超出自己的掌控,一边却又孜孜不倦地研究并实践更智能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甚至还要研究出有情感和思维的机器人,而这样的机器人和人类的距离不远了,或许就出现在2016年。
      或许是借着CES的东风,最近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新闻很多,比如日本共同社报道,10至20年后,日本国内约一半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或机器人取代,又或者刚喜获千金的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的新年愿望是开发一种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像《钢铁侠》中的“智能管家”贾维斯一样,帮助主人处理各种事务,估计初为人父的小扎也被小家伙弄得焦头烂额了,才萌生了这个愿望;此前,还有美国公共广播专门找来自己的现任白宫记者、前任商业记者的Scott Horsley与机器人Word Smith比赛写一篇财经短新闻,结果Word Smith只用了两分钟就完成了任务,Scott花费了七分多钟。写到这里,我要去哭一会了。
     
      日本大阪大学智能机器人实验室教授石黑浩最著名的研究成果便是制造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形机器人GeminoidHI-1,穿着他标志性的黑色夹克,留着用他自己头发做的披头士发型。最近,其团队又有一个作品诞生——23岁的人形机器人Erica,她喜欢戏剧和动画电影,还想去东南亚旅行,Erica和真人一样,有年龄、有名字、有想法,不知道年龄是怎么算出来的。当别人问她的年龄时,她会直截了当地说:“这是个粗鲁的问题,我不想回答。”而如果石黑浩用家乡话来和她聊天,她会激动得无法言语。虽然目前与Erica的完美交流只能围绕某些特定的主题,但是人们认为要不了几年就能和她自由交谈。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有情感有思维的机器人,也被认为是人工智能、机器人中的最高境界。当然,要达到这个境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活,扎克伯格希望,当刚刚出生的女儿需要照顾时,系统会立即提醒他,同时根据屋中人数,自动对室温进行调节,这都需要所谓的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了解主人的心,并且主动地去做出一些应对。人工智能之于机器人,一如大脑之于人体,倘若没有前者,后者的存在便没有意义。
     
      要达到这一境界,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势必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就像Erica,她是一个美貌的机器人,研究团队用了30位美丽女性的照片,将她们的长相混合在一起,对鼻子、眼睛等每一处部位都做了平均化,而且通过嵌入到硅胶皮肤中的数十个气动执行器来表达一系列情绪。这样看来,每一台具有人类感觉的机器人就像是一台云计算终端,“再现”人类所赋予的感知数据。实际上,自从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提出来后,就有越来越多的云计算融入机器人的控制系统中,不过现在各家云技术标准不同,企业间的数据分享平台也还没有建立,这就会造成技术对接、资源共享方面的断层,在互联互通的时代,这是个硬伤。标准的制定、资源的共享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过程也很艰巨。
     
      机器人在人类的“帮助”下,正变得越来越聪明,而且在医疗、交通、工业制造等领域,也帮助人类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当前阶段,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人类的第二个大脑,主要帮助人类完成一些指令和思考。例如微软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以及百度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度秘。
     
      但是,当机器人“超越”人类之后,人类会不会失去对机器人的“主宰”?人类殚精竭虑研究出的高科技产品,最后会不会成为毁灭自己的“凶器”?至少现在,我很难想象像小冰、Siri这样萌萌的、陪你聊天帮你解闷的人工智能客服会对人类构成威胁。说到底,不管机器人未来发展如何,它终究由人类开发,理论上只是一个工具,对人类的帮助和伤害主要取决于使用者。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安全是人工智能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网络上不知道喊了多少遍“我害怕人工智能”,为此成立了一家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新公司OpenAI以防人工智能走偏。
     
      拥有一个懂主人心的机器人是我们的梦想,能让主人掌控的机器人也是我们的梦想,两者需平衡,如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6年新年贺词中说的那样,“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或许,某天人类和机器人能彼此爱上对方,不离不弃。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