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专题
  • IndustryTopic
  • “机器换人”大势渐成 职业教育何去何从?

    • 行业专题
    • 时间:2015-11-18
    • 来源: 半月谈
    • 编译:WX
    • 我要投稿
    • 0
       半月谈记者在东部发达地区调研发现,由于这里最先触摸到资源、环境、人力的天花板,如今,机器代替人工,正成为许多企业的现实选择,“机器换人”大势渐成。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换下的人该怎么办?职业教育作为产业工人的主要提供方,应如何应对?
     

     
      作为中国制造业重镇,江苏昆山市在产业升级、劳动力成本上升、节能减排倒逼下,前不久“机器换人”计划项目正式启动。昆山市经信委深入全市100多家制造业企业进行调研,半数以上准备着手“机器换人”项目。其中,外资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此类需求占比95.08%,降低人力成本和提高产品质量成为主因。
     
      在富士康科技集团位于昆山吴淞江园区的车间里,一排排机械手忙碌着。“员工人数从高峰时期的8万多人下降到目前的4万人,产值却增加了近一倍。”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经理杨明介绍,机器人24小时不间断工作,1台相当于3个人力。去年,富士康采用自主研发的多功能机械手2000余台,实现直接经济效益3亿元。
     
      “机器换人”在东部沿海地区方兴未艾,成为企业提高效益、政府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不约而同的选择。江苏淮安淮鑫棉纺织有限公司细纱车间里没有人头攒动,只有一排排整齐的“丝饼”汇成白色海洋飞快转动。公司副总经理高云根说,过去每生产万锭纱需要140人,如今只要39人。工人减少近3/4,产值却增加10多倍。
     
      在年外销30万只汽车轮毂、产值1亿元的康翔铝业(泰州)有限公司内,生产线上只有零星几位员工在操控电子设备。“现在生产环节员工从最多时600人减至200人。”该公司总经理张博钧说。
     
      这种场景在浙江、广东等传统制造业大省同样上演。据统计,自2014年9月至今年9月底,广东东莞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资金的622个有效项目总投资达53.2亿元,申报项目数量远超过去10年技改资助项目的数量总和;在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已实施和正在实施“机器换人”项目的规模以上企业有250余家,占全区481家规模以上企业的52%。
     
      机器人冲击职业教育?
     
      “机器换人”导致企业用工数量减少、就业难加剧,似乎是显而易见的结果,而作为产业工人的主要提供方,职业教育也将面临困境。
     
      “事实上,招工难一直困扰昆山企业,采取‘机器换人’,是企业化解用工难题、增效减员的现实选择。”昆山市委书记徐惠民说。
     
      昆山三一重机有限公司从去年开始就将焊接作业从人工换成了自动化机械臂。“使用机器人也是被逼的,熟练工人难找,是制造业面临的最大发展瓶颈。”三一重机总裁助理柳洪文介绍,工程机械行业订单主要集中在上半年,每年1月到5月要完成全年一半以上的销售量,到6月份则进入淡季。行业特性导致生产高峰期人工不足,低谷期工作量又不满。“最佳的解决方式便是实现生产自动化,用机器来取代人力。”
     
      东莞市经信局局长叶葆华称,机器替换的更多是生产效率低、工作较为辛苦且具备一定危险性的岗位,这些岗位也是新生代务工人员所不愿做的。根据该局走访调研的情况看,参与申报“机器换人”的企业中,有75%左右的企业用工没有减少,有些企业在大力增加招引机器人操作人才的情况下,用工甚至不减反增,只有约25%的企业的用工数量有所减少。
     
      “换掉了一批人,就得有另一批人补上。”长江学者、经济学教授刘志彪认为,“机器换人”一方面反映了市场对低端劳动力需求的大幅度减少,另一方面反映了技术工人、专业技术人员等明显紧缺,凸显出就业结构性矛盾。
     
      南京江宁滨江开发区一家设备制造企业负责人介绍,去年他们进了一批机器人,开始是对原有工人培训后派上去操作,结果很不理想。又去劳务市场招人,但由于对技术水平要求很高,临时招来的工人没经过专业培训,根本完不成订单。
     
      “职业教育一直是产业工人的提供方,从当下来看,职业教育尚未完全跟上形势。”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刘晓调研发现,企业所需要的机器人技师乃至工程师角色与目前职业教育高级技术技能型人才供给的失衡,仍是制约企业“机器换人”进程的重要因素,也加剧了“机器换人”后的结构性矛盾。
     
      职业教育危中寻机
     
      对于“机器换人”引发的新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微博)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丁汉认为,“机器换人”并非不要人,而是需要更多的技术人才去实现智能化的操作。“这就意味着对于‘机器换人’换下来的人,要加强技能培训,让他们成为机器的操控者。”丁汉说,“机器换人”对技能型人才的规模、结构提出新要求,将给职业教育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调查问卷显示,在“机器换人”过程中,企业对技术技能人才有四大需求:一是急需能操控智能制造、自动化设备的专业技能人员;二是增加电子工程、信息技术、机械等专业复合型人才;三是智能制造的多学科、跨领域和大数据特性,对管理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四是需要大量的高端服务业从业人员从事智能制造的配套工作。
     
      刘晓建议,职业教育应当围绕“机器换人”的主要产业,“做强骨干专业、拓展新兴专业、改造传统专业”,尤其要积极拓展与“机器换人”领域密切相关的新兴专业,把握新兴产业的脉搏,开设新的专业,依据新的岗位培育新的人才。
     
      同时,“机器换人”对校企合作、产学研融合提出更高的要求。刘志彪建议,要引导行业、企业、职业院校、科研机构等多元主体成立“机器换人”领域的职业教育集团,加强产学研一体化办学,探索实践引校入企、引企入校、共同办学等深度合作模式。
     
      南京熊猫电子装备有限公司近期迈出了探索脚步:公司与南京技师学院签约,开设针对工业机器人的专业,培养工业机器人研发、操作、装配和维修等方面专业人才。南京技师学院党委书记朱国平表示,机器人专业的高级蓝领工人社会需求旺盛,这些学生就业后月收入不会低于3000元。
     
      刘晓认为,这种校企合作将学校人才和公司制造的机器人“捆绑营销”,有望实现一举多赢:下游企业放心购买机器人,无需再为操作、维修人才而烦心;学校不用为学生就业而苦恼;机器人生产企业也能因此拓展市场。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