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埃斯顿100%收购德国百年焊接机器人巨头CLOOS!

     8月22日,埃斯顿盘中快速上涨,5分钟内涨幅超过2%,截至9点39分,报9.57元,成交1980.30万元,换手率0.29%,这个波动被很多人注意到,无疑其公司将有新的突破,果不其然,在8月25日晚间,埃斯顿公司发公告正式宣布称,埃斯顿100%收购德国百年焊接巨头CLOOS!

     


     

    2019年5月13日,成立于1919年的CLOOS刚庆祝完成立100周年,工程师Carl Cloos于1919年在锡根创立了该公司,1924年转移到海格尔,发展至今CLOOS在全球拥有13家子公司和50多个销售和服务中心。


    2018财年总部位于Haiger的公司CLOOS订单超过1.6亿欧元,埃斯顿的这次全资收购无疑让业界震惊,是什么促成了埃斯顿跨国收购的频频成功?德国公司到底对于机器人行业来说,意味着些什么?


    收购始末


    埃斯顿的这场收购花了不少的时间,直至前些日,德国方面才有消息宣布了该次收购,随后埃斯顿于国内也公告了这个好消息。其实在2018年5月,CLOOS中国就已经搬到了一个拥有更大产区的新地点,新址与北京国际机场位于同一区域,生产和仓库面积约3000平方米,与之前的位置相比,生产区域增加了两倍多,早已意味着其在中国布局的开始。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CLOOS一直在中国代理。“CLOOS多年来在亚洲享有盛誉,在中国市场也享有盛誉,”CLOOS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罗静华说,2010年,CLOOS子公司开始时有9名员工。从那时起,中国的员工一直在稳步增长。

    如今,该团队由大约50人组成,除管理外,还包括销售和营销,项目和合同管理,服务和技术支持,机械研讨会和管理。总的来说,CLOOS子公司在该国有三个地点:在北京,总部有自己的生产设施,在成都和深圳也有办公室,因此如今过渡并不费力。

     

     

    埃斯顿的收购史

     

    这次收购不是偶然,这也不是埃斯顿第一次收购海内外企业。
     
    早在2017年2月5日,埃斯顿全资子公司Dynacon Industrial Limited就曾以1,550万英镑成功收购TRIO MOTION TECHNOLOGY LIMITED的100%股权,布局控制器领域;2017年4月13日,900万美元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Barrett Technology30%股权,涉足微型伺服驱动器;2017年9月13日,出资约886.9万欧元,收购德国M.A.i.公司50.01%股权;2017年12月10日,出资3.26亿元收购扬州曙光68%股权,逐步完善系统集成和信息化方面的业务。


     

    且收购后,公司保持了稳定运作和发展,国外业务进展顺利,营收占比亦在迅速提升,埃斯顿2016-2018年海外业务营收分别为0.29、1.28与2.85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4.28%、11.9%与19.51%。成功的收购转化,也使得埃斯顿保持了不断收购的实力,并形成了集群效应,在海外也逐渐有了知名度。

     

    收购来的全产业链

     

    可以说,埃斯顿的无论是技术还是产业实力的日益强大,与收购都脱离不开关系。
     
    1993年,埃斯顿自动化成立于南京,直至今日,俨然已成为国内高端自动化核心部件及运动控制系统(注1)、工业机器人及智能制造系统提供商和服务商企业之一,埃斯顿长期在高端智能机械装备及其核心控制和功能部件进行技术开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其下设有4个全资子公司(南京埃尔法电液技术有限公司、南京埃斯顿自动控制技术有限公司、南京埃斯顿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和埃斯顿国际有限公司)和一个控股子公司(南京埃斯顿机器人工程有限公司),不同的业务组成部分和专精方向,保证了其整体良性运作。


     


    在技术上,埃斯顿早期从数控机床系统做起,通过内部研发与向外并购,逐步掌握运动系统核心功能部件,通过在海外频繁收购逐渐完善了产业链布局。埃斯顿起步于数控机床系统,在金属成型机床数控系统领域公司属于国内龙头企业,数控系统则是运动控制系统在数控机床领域的应用,通过自主研发与外延并购,埃斯顿逐渐掌握运动控制系统控制器、伺服系统等核心功能部件,逐步助推发力工业机器人以及成套业务。
     
    在不断收购中,埃斯顿2015-2018年机器人以及成套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16.36%、31.32%、45.45%与50.31%,在此基础上,埃斯顿也才有实力不断做起至掌握核心功能部件。可以说目前埃斯顿在运动控制系统的核心子功能部件部分基本完成全产业布局,这种全产业链的布局,也与外资竞争对手在快速缩短差距,这种产业链布局优势也在国际竞争和收购中逐步显现。



     

    一个人难称伟大,一群人却可以

     

    如何能让公司走得更远,是每个公司领导人决策考量的必然依据。德国市场和资本的气质,注定了其只能形成技术为导向的实力巨头,其游离资本和体量,已经逐渐达到了公司发展规模的瓶颈,想要再进一步,无疑,和一个有可能在接下来百年时间继续辉煌并极有可能迈步向更高点的公司,又何尝不是对于员工和客户最好的交代?埃斯顿的全产业链方向,无疑使得其具备了成为发那科这样工业自动化巨头的可能性。
     
    据了解,埃斯顿容易被外资公司接受并重视的重要原因,和许多成功案例的成功经验一样,还是在于对于研发的高度重视。埃斯顿持续多年保持占销售收入10%左右的研发投入,2018年研发投入的营收占比为11.49%,研发费用的营收占比与毛利率均领先于国内其他企业。



    在2016-2018年先后完成了多笔并购后,埃斯顿同时在不断地招聘相关人员加大研发,据数据显示,2017-2018年埃斯顿的人员管理费用的占比分别为13.06%、18.11%,期间研发费用占比提高,一度导致公司净利率压力较大,但整合成功后收获无疑同样巨大。
     
    同时,在埃斯顿的资本体量和公司实力逐渐上升的情况下,这家实力不断提升又尊重技术实力和企业文化的公司,或许也成为了很多外资公司认定新东家的不错人选。
     
    同时,工程师们的集体意向,或许也是收购的原因。对于一个公司,技术想要得到进一步提升,广泛试验市场很关键!对于CLOOS公司的工程师员工们,CLOOS首席执行官西格哈德·托马斯曾表示,焊接专家们如今越来越关注网络和数字化,以支持他们的产品和客户实施工业4.0

    在技术试验和应用上,作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增长市场之一,中国的订单量在不断增加,庞大市场无疑会对于工业4.0相关技术有着质的提升,在下一个智能制造的市场节点到来,拥有广泛市场占有率对于任何一个技术公司都是非常不错的技术突破契机!而在当前中国市场,有一个如埃斯顿一样的机器人专家带领,无疑能更好帮助技术产品更好打开并全面进入市场。

     

     

    更广阔的外延,更深的领域

     

    埃斯顿是最好的前沿技术探索和布局者,对于前沿技术的布局往往非常早,同时,埃斯顿的集成方向已经开始逐渐更落地于行业,细分但完善领域,本次收购意味着其在焊接集成和技术领域的一次深化。
     
    在技术领域,埃斯顿在前沿技术布局极其敏锐。其2016年参股20%意大利 Euclid Labs SRL就是为了布局机器视觉业务,早在前几年中就有专家提出机器视觉的重要性,机器视觉是一些智能制造设备中必不可的功能部件,但国内的相关公司和人才仍不算多。Euclid Labs拥有工业机器人视觉方面非常深厚的技术积累,具有高精度三维视觉系统,可适用于各种场合如复杂工件抓取和搬运、智能码垛、布料剪裁、精密检测等工业环节。



    据了解,在收购后,埃斯顿scara机器人配合视觉系统,可高速高精度地识别工件的形状及颜色,采用模式匹配特性检测颜色区别,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3c行业分拣和装配行业。
     
    在集成板块,则对于细分下游领域更加重视。2016年埃斯顿就收购细分领域压铸机器人自动化系统集成优质标上海普莱克斯,为了快速理解压铸域自动化场景,同时借助其积累的业界口碑快速开拓业务;收购德国  M.A.i,则是未来拓宽在汽车引擎和电子系统部件、半导体、航空部件和医疗器械等行业的集成经验。
     
    据了解,随着埃斯顿的不断收购,2016-2018年埃斯顿工业机器人与成套业务同比增速分别为167.09、131.75%、50.31%,远超同期国内工业机器人销量同比增速34.3%、68.1%、4.6%。
     
    本次收购的百年企业CLOOS同样是焊接技术的集成先驱,CLOOS在中厚板焊接是世界隐形冠军,同时其还有相关软件、传感器、定位器、安全技术领域、培训体系等也在行业内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技术驱动下,其在轨道交通、工程机械、船舶等领域的集成都处于世界领先。本次收购,对于埃斯顿来说,无疑是焊接技术以及下一个细分领域的再次提升。

     

     

    并购不是终点,融合才是关键

     

    但企业并购并不代表了结束,在国内设备精确度、稳定性等方面与国外企业具有较大差距时,并购是进步和融合的重要基础,而如何将并购的技术转化为实际生产力更是尤为重要。虽然通过并购补强产业链是国际范围内通用且有效的方式,但在高研发投入行业,企业自身研究实力仍然是整合产业链的基础与关键,实现自身的研发成果,从而进一步具备良好的本土研发基因,对于细分领域和市场才能更好结合,在部分技术上才能更好与国外巨头有着竞争空间。


     

    在早期金属切削机床数控装置市场基本被德国 Siemens、日本fanuc 占有,金属成形剪折机床数控装置基本被荷兰Delem公司、瑞士Cybelec、意大利ESA 占有。埃斯顿通过逐步成为荷兰Delem公司全球大客户,与荷兰Delem进行了深层次的技术合作,埃斯顿交流伺服系统替代荷兰Delem公司数控装置的核心扩展模块项目,目前已经由双方技术人员共同研发完成,实现从市场到技术的双重收获。

    在机器人本体研发方面,通过并购后,埃斯顿成功开发出多个以公司机器人本体产品为核心,也针对细分行业应用的、可复制、模块化的工业机器人型号,据了解目前3C、电子、汽车及零部件、家电、物流、食品等行业实现批量销售。

     

    人才的流动,行业的交流

     

    中国机器人行业的目前发展与中国汽车的进步历史非常相似,和埃斯顿非常相似的吉利,汽车行业从收购沃尔沃开始,通过技术的不断交流沉淀,针对性的人才培养和流动下,行业产业链不断学习其先进经验完善,到目前中国也开始出现汽车相关上下游核心制造企业,原先单纯模仿的产业链逐渐被补齐。

    但问题在于如何在收购中保持企业本身的技术与研发进步空间,同时保持收购盈利,并拥有收购后能顺利转化的科研能力,这些也都是中国机器人企业在收购海外企业时需要不断研究并取得进步的关键点。
     
     
    注(1):

     

    运动控制系统核心分为众多核心功能部件。典型的运动控制系统分为人机接口、运动控制器、驱动器、执行器、传动结构与反馈等关键环节,其中最为关键有运动控制器、执行器与传动结构,运行控制器完成运动控制的关键,作用是根据被控对象的运动轨迹需要,对完成运动的方案进行选择和配置,形成控制轨迹,并输出到驱动器;执行器为驱动负载提供能量的装置,可以用液动、气动和机电一体化来构建;传动结构,连接负载和电机轴,帮助负载完成要求的运动轨迹。以普通工业机器人为例,以上三种功能部件分别对应工业机器人的控制器系统(运动控制系统的控制器)、伺服系统(运动控制系统的执行器)与减速机系统(运动控制系统的传动结构),在成本占比中这三种系统的占比最高分别为10%、20%与31%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