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解析优必选科创板上市疑云


     
      优必选的蹊跷举动,或许与其高管近日接受媒体采访的言论有关。优必选首席品牌官谭旻最近对媒体表示,在两个月前,优必选改变了其公司结构,“下一步是上市。我们正在为进入公开市场做准备……我们还没有做出决定,但我们更有可能在内地市场筹资。”
     
      对于已经明确筹备科创板上市的优必选来说,高管对外释放尚未就在哪个板块上市做出最终决定 ,这无疑释放了混乱的信号。
     
      谭旻于2018年7月加入优必选。此前为奥美时尚CEO及奥美贺加斯中国区总裁。优必选曾对外披露,谭旻负责优必选公司的战略定位、品牌管理与运营,搭建消费者生态体系促进优必选品牌的有机增长及发展。CEO周剑对其期望为“过去优必选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技术和产品研发领域,在消费者洞察和品牌营销上的投入相对较薄弱。”
     
      董事会变更
     
      2018年5月,优必选曾宣布完成8.2亿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50亿美元,这轮融资由腾讯领投,工商银行、海尔、民生证券、澳洲电信(Telstra)、居然之家、泰国正大集团、民生银行、宜信集团、中广核、铁投集团、松禾资本等跟投,优必选B轮领投方鼎晖资本追加投资。早期投资人也有启明、科大讯飞这样的明星公司和机构加持。
     
      数据显示,2014年优必选销售额仅200万元,2015年达到5000万元,2016年突飞猛进至3亿元,2017年突破10亿元,2018年销售额是20亿元,预计2019年销售额达到60—80亿元。优必选销售额5年内或增长1000倍。
     
      根据企查查显示的高管人员备案更新,今年3月份,包括监事在内的优必选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名单发生大规模的退出和“自己人”的加入。从我们制作的上图可知信息如下:退出的人员中全部来自早中期的战略投资人或为机构代表—— 天使轮2位,A轮前后各1位,C轮1位。替补则由公司高管团队作为董事会必要的补充,以及外部的律师事务所和财务方面专业人士。这些早期投资者离场确是公司冲刺IPO释放的一个信号。
     
      估值问题成为IPO前的达摩克斯之剑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值得注意,有圈内消息在五月初盛传,优必选科技底层LP基金2亿人民币份额寻找受让方,明确锁定期一年(即上市一年后可解禁抛售)。
     
      消息人同时给出优必选预期市值75亿美金,以45亿估值受让股份即可获得66.7%的浮盈。科创板上市在即,底层LP基金提前退出显得颇为蹊跷,排除改基金出现“缺粮”问题,以优必选目前高于独角兽的估值放弃这样的优厚回报耐人寻味,科技公司的估值过高对于上市后资本市场的回报或是一大诱因。
     
      据官网介绍,优必选成立于2012年,已推出消费级人形机器人Alpha系列、STEM教育智能编程机器人Jimu、智能云平台商用服务机器人Cruzr、与迪士尼合作的星球大战第一军团冲锋队员机器人、双足机器人Walker等多款产品。同时也是第一款进驻到苹果线下体验店进行销售的中国机器人产品。
     
      在家用智能机器人方面,国内与优必选类似的还有小鱼在家、Rokid、奥叮、派宝机器人等创业公司,不过按照目前融资纪录来看,优必选无疑走在了前面。
     
      不仅是C轮的融资数额刷新了全球AI领域的单轮融资记录,51.24亿元的估值也把同类型的国内公司远抛后头,对比国外比如家用机器人巨头iRobot 成立30年市值也才32亿美元。优必选的价值高企是否有它的内在逻辑和技术底蕴做支撑。
     
      我们试做一个分析。
     
      优必选的想象空间在2C
     
      这两年国内的机器人市场开始突飞猛进,无论是toC or toB都给人一种机器人要走进千家万户的感觉,但其实因为价格和技术水平,类人型的服务机器人还处于早期起步阶段,大规模的产业化和通用场景还没有形成,所以以家庭陪伴型功能为主的机器人是优必选领先市场头部的核心,但这一市场同质化严重,国内公司又喜欢一拥而上开展“百团大战”的追风运动,比如教育编程用机器人产品这两年如雨后春笋冒出来,就连无人机霸主大疆也来分一杯羹,发布了寓教于乐用Robomaster S1 格斗教育机器人。
     
      虽然根据市场研究机构Research and Markets估计,到2023年,消费级机器人市场价值将达到150亿美元左右以儿童和教育为代表的场景需求被发掘是此市场壮大的基础。
     
      但消费级机器人的产业链各个环节并未同步完善,这个市场上还没出现广泛传播的产品。
     
      拿人形服务机器人的“鼻祖”软银旗下开发和销售Pepper的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SBRH来说,根据日本软银集团向财务省关东财务局提交报告书显示。负债已经超出资产314亿日元(约合18.8亿人民币)。
     
      SBRH解释为Pepper利润过低且研发投入过高。当时还有行业资深投资人李开复老师点到:“用户购买机器人,必须体现产品的核心价值,而非为了“人形”二字。人形机器人将马上进入千家万户的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但优必选始终是执着类人形态的本身不在乎市场的选择,如CEO周剑所言:“多年来优必选主要关注硬件(伺服舵机:一个包含电机、传感器、控制器的电机系统)等核心技术。”
     
      另一方面,这两年优必选大力推进的toB市场也遭遇阻力,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较好的产品不叫座位,比如优必选的传统核心产品Alpha系列以及新推出的大型双足机器人Walker系列以及巡检机器人ATRIS系列产品。
     
      尽管产品高端,价格却十分昂贵,基本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故而销量普遍放量较缓。有市场调研称:真正的人形机器人要30年甚至50年才能实现商业化。
     
      当然这也是摆在整个机器人行业要共同面对的难题。不过作为一个16、18、19年上过三届春晚舞台的机器人公司而言,已具备较高市场认可度和品牌知名度等都是它的先发优势。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