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面对机器人的东西方差异:欧美被吓坏,日本人却很淡定、甚至很期待

      编者按: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们对机器人的恐惧也随之蔓延。但有趣的是,与西方人相比,日本人对机器人的恐惧并没有那么严重。日前,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Joi Ito在《连线》杂志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讨论了这一现象。他认为,这种差异与他们不同的宗教背景以及历史发展有关。



      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是看着像《新世纪福音战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之类的动画长大的,这些动画通常描绘了一个机器和人类融合在一起的值得狂喜的未来。 这使得我们很多孩子有了成为仿生超级英雄的梦想。 机器人一直是日本人心灵的一部分——我们的英雄“铁臂阿童木”(Astro Boy)作为东京以北的新座市(Niiza)的居民正式登记注册,正如任何非日本人可以告诉你的那样,这绝非易事。 我们日本人不仅不怕我们的新机器人霸主,我们还有点期待。

      这并不是说西方没有像R2-D2和Jetsons这样的对人类友好的机器人,或者是像Rosie这样的机器人女佣。但是与日本相比,西方世界对机器人更加警惕。我认为这种差异与我们不同的宗教背景以及历史发展有关。

      西方的“人性”概念是有限的,我认为是时候认真质疑我们人类了,是否仅仅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就能够随意破坏环境、滥杀动物、开发工具或机器人了?

      世纪80年代末的某个时候,我参加了本田基金会组织的一次会议,会上一位日本教授——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声称日本人会更成功地将机器人融入社会,因为国家的本土神道教仍然是日本的官方国教。

      神道教的追随者不同于信奉犹太-基督教的一神论者,他们不认为人类非常“特别”。相反,他们认为万物有“灵”,就像《星球大战》中的原力一样。大自然不属于我们,我们属于大自然,“灵”存在于一切事物中,包括岩石、工具、防止,甚至是空旷的空间。

      教授认为,西方对带有灵的东西有一个问题,他们认为把人类的属性或特征归于物或动物是幼稚的、原始的,甚至是坏的。 他认为,勒德分子(Luddites)在19世纪捣毁了自动织布机就是一个例子,相比之下,他展示了一个戴着帽子的日本机器人,它有一个名字,被人们当作同事而不是恐怖的敌人。

      日本人比西方人更容易接受机器人的观点,现在相当普遍。日本漫画家、《铁壁阿童木》的创作者手冢治虫(Osamu Tezuka)指出了佛教和机器人之间的关系,他说,“日本人不区分人类、高级生物和他周围的世界。一切都融合在一起,我们很容易接受机器人以及我们周围的广阔世界、昆虫、岩石——都是一个整体,我们对机器人没有怀疑的态度。所以在这里你找不到任何阻力,人们只是默默地接受。”当然,虽然日本人确实是从农业社会发展到工业社会的,但是神道教和佛教的影响使得日本保留了许多之前的仪式和情感。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亚·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将“人类”的概念描述为随着我们从狩猎采集者转变为牧羊人、农民,然后转变为资本家的过程中在我们的信仰体系中进化出来的东西。作为早期的狩猎采集者,自然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今天许多土著人仍然生活在反映这一观点的信仰体系中。土著人经常使用复杂的仪式来与他们的猎物和森林中的捕食者交流。例如,许多狩猎采集文化与土地有着深厚的联系,但没有土地所有权的传统,这一直是他们与西方殖民者误解和冲突的根源,直到今天仍在继续。

      直到人类开始从事畜牧业和农业生产,我们才开始意识到是我们拥有并统治了其他事物,而不是自然。 任何东西——岩石、羊、狗、汽车或人——都可以属于人类或公司的概念,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 从许多方面来说,这是人性观念的核心,它使人类成为一个特殊的、受保护的阶层,在这个过程中,使任何非人类的生物或无生命的东西受到了压迫。 非人性化以及所有权和经济学的概念产生了大规模的奴隶制。

      在《生而被标签》(StampedfromtheBeginning)一书中,历史学家易卜拉欣·X· 肯迪(Ibram X. Kendi)描述了美国殖民时代关于奴隶是否应该接触基督教的争论。 英国普通法规定,基督徒不能被奴役,许多种植园主担心如果奴隶皈依基督教,他们就会失去奴隶。 因此,他们认为黑人太过野蛮而不能成为基督徒。 其他人则认为,基督教会使奴隶变得更加温顺,更容易控制。 从根本上讲,这场辩论是关于基督教给奴隶一种精神上的存在ーー是增加还是削弱了控制他们的能力。 (这对日本人来说根本上是陌生的,因为他们认为万物有灵,因此它不能被否认或允许。

      自从大规模奴隶制和奴隶贸易开始以来,这种害怕被被压迫者推翻、或者不知何故成为被压迫者的恐惧已经沉重地压在了当权者的心头。我不知道,这种恐惧是否助长了西方人对机器人的恐惧。(虽然日本也有所谓的奴隶制,但从来没有太大规模。

      许多西方有权势的人(换句话说,大多数是白人),公开表达他们对机器人统治人类的潜在力量的恐惧,这推动了公众的看法。然而,许多同样绝望的人也在竞相制造足够强大的机器人——当然,他们还进行研究,试图保持对他们发明的机器的控制……

      道格拉斯·拉什科夫(Douglas Rushkoff)的著作《人类团队》(Team Human)将于明年年初出版,他最近写道,在一次会议上,与会者主要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在金钱/气候/社会末日大决战之后,富人如何控制在他们的装甲掩体中保护他们的安全员。出席会议的金融巨头们集思广益,想出了一些点子,比如使用控制项圈、用机器人代替人类安全员等。道格拉斯建议,在革命之前、也许现在,他们就应该开始对安全员好一些,但是他们认为,现在已经太迟了。

      当我在奴隶和机器人之间建立联系时,朋友们表示担心,我可能会对非人性化奴隶或奴隶的后代造成影响,从而加剧已经紧张的文字和符号战争。在与少数群体和弱势群体的非人性化作斗争的同时,我也花了很大的精力,严格关注人类的权利,而不是环境的权利。但是动物、甚至像机器人这样的东西,是让我们在一开始就陷入环境混乱的原因之一。从长远来看,与其说是人性化或非人性化的问题,倒不如说是创造一个特权阶层——人类——的问题,我们用这个问题来武断地为忽视、压迫和剥削寻找借口。

      现在,技术的发展正处于我们需要开始思考机器人应该拥有什么权利、以及如何编纂和实施这些权利的阶段。简单地想象我们和机器人的关系会像《星球大战》中C-3PO、R2-D2和BB-8人类的关系一样,是非常幼稚的想法。

      正如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研究员凯特·达林(Kate Darling)在一篇关于向机器人提供法律权利的论文中指出的那样,有大量证据表明,人类对机器人具有同情心,并会在情感上做出反应。 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噱头,这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的事情。 当有人踢或虐待一个机器人的时候,我们会有强烈的负面情绪反应。在达林的论文中引用了一个例子,一位美国军官取消了一项测试:用一个长腿机器人引爆并清除雷区。他认为这是不人道的。 这是一种拟人化,相反,我们应该考虑滥用机器人对虐待人类有什么影响。

      我的观点是,仅仅用被压迫的机器代替受压迫的人,并不能解决几个世纪以来进化出来的根本不正常的秩序。作为神道教徒,我显然是有偏见的,但是我认为看看“原始”的信仰体系可能是一个好的开始。将基于机器智能的发展和演变视为一种综合的“扩展智能”,而不是威胁人类的人工智能,将有所帮助。

      当我们为机器人及其权利制定规则时,我们可能需要在弄清楚它们的社会影响之前就制定政策。正如“黄金规则”(Golden Rule)教导我们以我们希望的方式对待他人一样,虐待和将机器人“非人性化”,将会使儿童和社会结构继续加强自文明开始以来就存在的等级制度。

      我们很容易发现,以前的牧羊人和农民是如何轻易地提出人类是特殊的观点,但我认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可能会帮助我们开始想象人类可能只是有灵生物中的一员的实例,而“人性”有点被高估了。不仅仅是以人为中心,我们必须尊重所有事物,并与之进行情感和精神上的对话。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