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为什么你的下一餐要交给机器人?

    编译 | Geek AI 、微胖

    来源 | The Verge

    作者 | Nick Statt

    Creator 是一家位于旧金山市中心 Folsom 大街一幢写字楼底层的新餐厅,走进这家餐厅,你仿佛置身于一个大的食品目录中。

    在餐厅的一端,摆放着时尚的木质公共桌子和高高的白色凳子,同时还有一个摆满了手工挑选出来的烹饪书籍,头顶上则是现代画的灯具。

    然而,在餐厅的另一端,两台小汽车大小的大型机器围绕着一个中央的柜台形成了 90 度的夹角,让整个空间充满了复古的未来主义美感。

    如果你看过动画片「杰森一家」,你不难想象到这家餐厅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 Creator 中,这些有着巨大的透明玻璃外壳和装有食材的圆筒管的机器被用来制造汉堡。每个 14 英尺的设备由大约 350 个传感器和 20 台微型计算机组成,它们可以生产出最好的、最新鲜的、食材由本地采购的芝士汉堡。

    而在美国物价最高的城市中只需 6 美元就可以吃到它们生产的汉堡。采访当天,我品尝了该机器做出的第一个汉堡,我可以很自信的说,这是我吃过的这个价位的最好吃的汉堡。

    这种机器还可以制作具有各种各样的香料、食材以及调味品组合的汉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似乎就是快餐业的未来。

    「我们想要设计一种机器人,它能够做出很自然的食品,而不是做出那些适合现在的机器人烹饪的食品」Creator 的首席执行官 Alex Vardakostas 在接受 The Verge 的采访时说道。

    「我们想要的不是能够做出一种汉堡的机器。我们把它看作一个食谱的平台,能够展现出尽可能多的烹饪创意。

    现如今,Creator 仅仅接受 7 月的周三和周四午餐时段 30 分钟的预定,并计划在 8 月份做同样的事情,其间它们将修复机器的缺陷、改进软件和工作流程。

    但是,Vardakostas 最终说,你可以使用公司的移动 app 订购外卖,而此时配有 iPhone 的工人会负责处理订单外卖,这就像在一个 Apple 商店中。

    Creator 的前身是 Momentum Machines,它是目前工业界最先进的软件、机器人、人工智能技术与最顶尖的烹饪技术相结合的新兴自动化餐厅之一。

    这家餐厅的目标不是完全用自动化技术代替人工,而是将就餐体验的一部分自动化,而这些工作可以用机器做得更好、更快、更具成本效率。

    Creator 与一些餐厅进行了合作,比如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奎奴亚藜炒饭连锁餐厅 Eatsa,山景城的披萨外卖公司 Zume,CaliBurger 的母公司和 Miso 机器人投资人 Cali 集团,以及像波士顿的 Spyce 和西雅图的 Junkichi 等在美国各地很有发展前景的公司。

    一方面,这种就餐模式是很方便的,高度程序化的机器人可以比人类更快地生产食品,而触摸屏和移动购物订餐避免了顾客排起常常的队伍,也省去了他们和收银员的笨拙互动。

    「与其说人们正在追赶这种模式,倒不如说这种模式正在追赶人们和社会未来与公司互动的方式。」Eatsa 的首席执行官 Tim Young 说。

    在 Easta 标准的订餐过程中,没有任何人类员工的参与,而是让顾客在 iPad 上点餐。食品部分由自动化机器准备,另一部分由人类在厨房中准备,然后放置在机械化的食品柜中,顾客可以用手指点击玻璃进行取餐。

    Creator 的机器需要花费 5 分钟做出汉堡,仅售 6 美元

    「客户与跟他们的设备进行互动」Young 补充道。「消费者需要这种就餐体验。在各行各业中,人们购买的服务和商品,通常是通过一种设备进行购买。」

    除了方便之外,Young 说自动化有助于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让消费者用更少的钱买到更健康的食品。(标准的 Eatsa 奎奴亚藜炒饭仅售 7 美元。)这种模式还有助于工人在食品服务领域的工作时间,超过行业标准的 6 至 9 个月的工作时间。

    对于 Creator 来说,Vardakostas 开始只是对汉堡的制造过程进行自动化改造。

    那时,还有人类员工为你点菜、准备油炸小食和蛋黄酱凉拌菜这样的配菜,监控机器确保它们不会向面包片错误的一面涂上芥末酱。曾经是一名工程师的 Vardakostas 花了八年的时间来完善他对自动化汉堡连锁店的远景,这个自动的汉堡连锁店可以用更少的钱做出更好的食物,同时雇佣的员工数量与麦当劳的标准连锁店大致相同。

    现在,他正在试图避免通过触摸屏定产,因为他认为这太不人性化了。

    Vardakostas 表示,他已经让机器能够为我们生产超过 4 个不同种类的 Creator 汉堡。他的终极目标是创造一个超赞的用户服务和就餐体验,也就是说使用机器人帮助人类注于创造更好的食谱和更美味的食物,同时保证商品的价格相对低廉

    「我们的经营模式是非常棒的,由于其成本效率极高,我们在食材的成本上可以花更多的钱,而这成功地使汉堡的味道变得更好。」他说,

    「举例而言,我们使用的牛肉是一块块的牛胸肉。这些是在牧场中饲养的牛排,不含抗生素和激素。」

    在他的想象中,Creator 的订餐体验包含订餐器询问顾客想要的味道以及对汉堡的特殊需求,以便为他们量身定做餐食。

    除了是硅谷的大本营,旧金山湾区策划功能为餐饮业自动化实验的热点地区的原因还有很多。

    这里是全美房地产价格最贵的地区之一,尤其是旧金山对开设连锁商店有严格的法律规定。

    加州的最低工资从上周开始也达到了每小时 15 元,而州劳动法规定,服务人员除了小费之外还能得到全额的工资,不像其他州的服务人员只能获得被削减后的时薪。

    这种情况让餐厅老板和员工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由于不断飙升的劳动力和运营成本,以及服务人员由于天价的房租无法在他们将要工作的的城市立足,这些餐厅的老板也不愿意雇佣新的服务人员。(研究还表明,高住房成本将导致当地包括餐饮在内的服务成本的提升。

    正如「纽约时报」在上个月末的报道中指出的,一种新的与传统餐饮服务不同的餐厅,比如希腊菜快餐店 Souvla 正在通过供应每餐成本高达两位数(美元)的高端食品却没有任何服务人员来回应这样的经济压力。

    在位于旧金山的 Souvla 中,食客们自己拿银质餐具,自己倒水。它比 Chipotle 餐厅(墨西哥风味餐厅)的利润率更高,而其实体店在 Yelp(美国的大众点评)上则获得了 4.5 颗星的高分。

    「我认为在旧金山这样的策划功能室,有两个因素使得劳动力更加昂贵:其一是,低端技能的劳动力供应不足,因为他们负担不起在旧金山生活的费用。此外,最低工资制度也导致了同样的问题。」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研究工资和劳动市场的经济学家 David Neumark 教授说。

    实际情况是,在物价高昂的城市中的现代化餐馆正被迫做出妥协,要么牺牲掉雇佣服务员的费用,以生产出质量更高的食物;要么牺牲一部分事物的品质,以达到一些顾客所要求的速度和效率。

    但自动化改造是另外一个选项。

    机器人技术和软件业的进步使得我们能够生产出更多的质量更好的食品,其价格相对于快餐餐厅也是十分具有竞争力的。

    为了实现完全的自动化改造,你需要像 Creator 一样从头开始设计这个系统。其它像 Cali 一样的集团,投资了脱胎于加州理工学院的 Miso 机器人,正采取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实现自动化改造。该公司与 Miso 合作开发了 Flippy,这是一种通过计算机视觉和其他人工智能技术来操作烤架的汉堡机器人。

    这样的机器人机器人现在正在为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的一家 Caliburger 餐厅工作。在那里,它几乎完成了一个传统的快餐厨师所负责的所有任务。

    最终,该公司希望将 Flippy 推广到更多的 Caliburger 餐厅,而 Miso 则致力于对其他种类的机器人重新进行编程,以完成其他餐厅的任务。

    「整个行业转向自动化的理由是,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人们对餐厅食品的需求正在上升,而且不一定想进入餐厅。」他指出,随着按需交付越来越流行,烹饪过程将变得更简单,而烹饪这些食物的成本也应该下降。

    「由此可见,自动化的巨大机遇在于,在工人数量相同的情况下,这个行业的产量可以得到提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人均生产力。用相同数量的人生产出更多的食物,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需求量,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Cali 集团首席执行官 John Miller 表示。

    看着 Creator 的汉堡机器人工作,我惊叹于这样的机器如何能以更大的规模运行多年。

    它实际上是一个根据代码运行的完全自动化的端到端汉堡组装线。一大管新鲜的汉堡面包会被从右边的斜坡送到烤面包机里,接着面包被加热,直到面包内部有一层金黄色的外壳。

    之后,面包被平放在一张有铜色「尖牙」的车床上,通过一面一面的翻转把它推到生产线上。面包会在调味品配料站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往面包上加配料,比如泡菜,生菜和奶酪,所有这些都是被机器本身切割切碎的。

    最后,面包从另一端的包装烤架上接过做熟的肉饼。

    完成后,一个人工服务人员将汉堡拿出来,检查它的质量,从中间切下来,然后把它整齐地放在盘子上。

    整个制作过程不会超过 5 分钟,而我将以 6 美元的价格得到这个汉堡,如果我在旧金山其他的店里点这个汉堡,肯定至少要花 10 到 12 美元。

    Vardakostas 说,Creator 的两台汉堡机器人满负荷运转时,它们每小时能够做 120 个汉堡。正是这种能力让 Creator 能够在旧金山这样物价昂贵的城市中运营。

    Creator 现有大约 50 名员工(包括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而当它开始正式全天营业时,Creator 将雇佣 10 个左右的员工运营餐厅。

    一个开放性的问题是,像 Creator 这样的模式是否是所有餐饮服务的未来。还是说,只有时尚的餐厅和风投资助的餐厅才能够以一种人性化、可持续的方式在短期内实现自动化改造。

    不是麦当劳的那种方式,它已经在世界各地推广了触摸屏订餐,将开始雇佣工程师、训练有素的厨师和机器人操作人员,或者提拔它们现有的工作人员,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好几年。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的机器人被用于这个行业,餐厅的工作变得更加复杂,对于技术水平较低的工人来说,获得薪水更高的工作岗位将毫无疑问变得更加困难,尤其是在像旧金山这样拥有庞大的技术生产力的城市。

    「自动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过去,我们在农场中有 80% 的劳动力,而现在仅仅剩下 2%,」Neumark 说。

    「如果一台机器能以比人更低的成本做某件事,那么对于这些人来说,在这个经济体中就会出现一些加值更高的活动。」

    尽管他确实说过,随着自动化时代的到来,工人们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去寻找新的工作,而且并不是每个工人都能得到价值更高的工作岗位。

    现如今,像 Eatsa 和 Zume 这样经验丰富的自动化公司已经开始与大品牌讨论它们的平台许可的问题,因此我们可能会开始在美国各地看到使用各种各样的经济模式的机器人餐厅涌现出来。

    「我认为 Chipotle 已经在讨论做这样的事情了... 星巴克也已经开始公开地谈论(数码体验)的概念了,」Eatsa 的 Young 告诉我。

    「这并不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是他们的客户真切所需要的。」

    「我们已经在过去的三年中致力于这个端到端平台的开发,而这方面的知识产权的创新甚至更早。要做好这其中任何听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Zume 首席技术官 Chris Satchell 说。

    该公司正使用机器人技术对披萨制作过程中的一部分工作进行自动化改造,比如压面和撒酱汁,以及将这些披萨送到顾客手中的卡车队。同时,专用的预测算法决定了需要生产多少披萨,以及根据历史订单和内向需求推测出在特定的日子某些社区的需求量。

    「我认为,你将会看到大公司和小公司都会开始开发像 Zume 这样的平台,尤其是那些已经证明可以通过自己的第一方平台做到这一点的公司。」

    和 Eatsa 和 Creator 一样,Zume 正致力于一种以思考成熟的、专业的方式实现自动化。

    而 Satchell 坚信「在不毁灭世界的前提下养活全世界的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引入机器人,参与到生产过程中。他说,如果你不这样做,成本和效率的压力总是会降低产品质量。

    Zume 把自己的劳动力成为「协作机器人」,意为与人类一同工作的协作机器人。这家公司现在雇佣了大约 150 名人类员工,并且为他们提供全额的医疗保险。Satchell 说,在硅谷的餐饮服务业中,这是一份不错的薪水。

    「这并不是要取代所有的人工。而是一个如何提升你所拥有的员工的问题。」他说。

    最近,经合组织(OECD)对高收入国家进行了研究,以评估那些工作室可以通过自动化进行改造的。经合组织 4 月的研究报告发现,14% 的工作具备了进行改造的标准。这份报告与牛津大学的学者 Carl Frey 和 Michael Osborne 在 2013 年发表的一份广为引用、影响深远的论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报告预测,在未来的几十年中,美国约有一半的工作将实现自动化。同时,在 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家中,14% 的人将失去近 6,600 万个工作岗位,而餐饮服务则是首当其冲的高度自动化的产业。

    报告指出,在美国,约有 1300 万个工作岗位将实现自动化,但它并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用来说明这种状况会和事发生,或它将以怎样的速度加速实现自动化改造。

    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数以千万计的就业岗位将会实现自动化

    然而,尽管人们非常担忧对餐饮服务业的自动化改造,但在短期内这种改造也不太可能广泛推广。

    正如 Vardakostas 对我说的,他和他的团队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独立开发这套系统,然后他们才拿到投资,甚至才有资金制造 Creator 的汉堡机器人。即使是现在,这家餐厅也要等上几个月,甚至到明年才能正式对外开放,因为 Vardakostas 不确定它是否能维持必要的工作时间和食品产量。目前最大的技术瓶颈之一是,必须经常关闭机器,以确保烤架能够被恰当地清洗。

    Vardakosta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某一天这两台机器可能都由于某种原因出现故障了,这样,Creator 就根本无法做出任何一个汉堡了,更不用说在 5 分钟内做出一个 6 美元的汉堡。

    Zume 宣布,在不久的将来,合作伙伴们将使用它的平台,谈判正顺利进行。Eatsa 去年关闭了位于纽约和伯克利的分店,该公司解释称它扩张地太快了,但是在去年的 11 月份,它确认了其在芝加哥地区的亚洲快餐连锁店「Wow Bao」为其第一个第三方合作伙伴。

    普遍的对自动化技术的乐观的态度是,随着低技术含量的工作被机器人和软件所接管,自动化技术将为人类提供待遇更高、更有成就感的工作。

    而悲观的看法是,与从农场到工厂的转变不同,人工智能将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加速发展,而且其涵盖的行业如此之多,以至于失业率将会超出社会为失业者寻找新的岗位的能力。

    实际上的情况可能是上述二者的折中。然而,这场运动的起点并不是在一个邪恶的致力于将利润最大化的大公司的董事会中,而是像 Creator 这样的初创公司,它们正尝试实验性质的就餐体验的开发。我们可以很容易预见到这一切可能会导致怎样可怕的错误:大规模失业的反乌托邦图景,每个街区都有机器人汉堡店。但是对目前的情况而言,尝一尝这个由机器制造的 6 美元的汉堡,听一听 Vardakostas 描绘他的客户服务愿景就足以让我相信餐厅中的每一个机器人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那是和人类一起工作的机器人,而不是取代人类!

    想用AI抓住吃货们的心,这家创业公司技术策略背后的是与非 | 特写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