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机器人还可能以这样的方式接管世界?

    行业资讯 | 时间: 2018-01-19 | 潮起网 | 编译:dc136|浏览量:191

       一家叫做Blue River的创业公司,或将改写未来地球?这是一个固执的创业故事,源于一个年轻人童年时代就产生的大胆设想。你或许觉得,他们的发明与我们此刻的生活毫无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所创造的机器人大军,正在通过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我们所生活的地球。
     
      Heraud从小在秘鲁的首都利马长大,爸爸是一位电气工程师,母亲则是小学教师。如今的创业成就,与他童年的耳濡目染密不可分。从不经事开始的周末和下午,他时常陪伴父亲在自动化工厂里标记数据。而暑假的时候,他最常呆的地方,就是利马北部,种植着大片西红柿和大米的祖父母的家中。
     
      然而开着拖拉机,享受着不限量蛋糕馅饼的农场生活,既欢乐,又无趣。那时候的Heraud往往早晨5点多久要起床,然后从6点开始,就和兄弟们一起去田野里清除杂草。他从那时候就意识到,即便再小的农场,理论上都算是一个庞大的户外工厂。当时7岁的他,看着远处几十个弯着腰除草的伙伴们,就已经意识到,这些工作迟早要以机器代劳。
     
      在学校里表现出众的他,14岁就已经可以为父亲设计开发软件了。后来他去了南美Pontificia 大学,一边在这间鼎鼎有名的数学领域研究所深造,一边还领导了一个自动化鸡饲料工厂的项目。为了招揽他,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电器工程硕士为他开出了优渥的奖学金。一路顺风顺水的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早期GPS技术公司Trimble进行工程开发的工作。在这里,Heraud带领的团队设计出了世界上第一辆自动驾驶拖拉机,至今,这项技术已经应用到将近80%发达国家的食品生产领域。
     
      2008年的时候,Heraud他被提拔为Trimble的业务开发总监,还负责了不少技术领域的收购工作。也就是这时候,他开始思索自己创业的可能性。随后他决定,回到了斯坦福继续攻读了EMBA,在这期间,他在学校内网论坛里发布了一篇改变他人生的论文---《让我们一起解决有史以来最艰巨的农业发展难题》。
     
      也正是这篇文章,引来了斯坦福大学同样出色的机器研发博士Lee Redden的兴趣。从小在内布拉斯家长大的他,也有和Heraud如出一辙的童年体验。在斯坦福大学期间,他制造了几十个机器人,从乒乓球训练,到婴儿心肺复苏,但它们此刻都安稳的躺在实验室的架子上搜集灰尘。他回复了Jorge Heraud的这篇文章,说自己也想做一些能在世界上有实际价值的东西。
     
      就是这样,Heraud和Redden开始合伙,联手创立了Blue River科技。
     
      Heraud开始潜心研究造成农业不良发展给世界带来的危害:墨西哥湾和波罗的海附近的海洋死亡区域、蜂群的崩溃灭绝、土壤衰弱退化、癌症和过敏等人类健康问题……这些触目惊心的现实都直指了农药的盲目猖獗利用。
     
      Heraud和Redden就此明确了公司的方向,他们坚信,通过科技研发可以制造出能够分辨杂草和作物的自动化机器,在机械清楚杂草的同时,合理使用目标计量的无毒农药。
     
      合理除草成为了这项发明的关键。然而,数个月的研究结果却是恼人的。不管是使用电流,还是沸水进行清理,困难程度都远比使用化学物质来的复杂刁钻。只清理表面,无法拆除根部的做法显然不能奏效。而让机器人机械的拔出杂草,和使用人工一样费时费力。历经了无数的错路,他们意识到,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Heraud的灵感和动力获得了不少投资方的支持,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在A轮融资中就获得了310万美金的投资。随后,Blue River搬到了加州萨利纳斯山谷的生菜田里。
     
      除草机器人的开发过程让Heraud绞尽了脑汁,随后,他们决定“曲线救国”,先开发一款相对更具针对性的生菜机器人。要知道,生菜是美国加州最重要的蔬菜产物之一,而美国更是世界第二大生菜出口国。作为一种需要精细耕种的作物,它们不仅需要定期施肥除草,还要保持相对的排列密度。长此以往,生菜的种植都由人工完成,但也消耗了大量不必要的劳动力,因此以生菜作为除草机器人的切入点可谓再好不过。
     
      开发和试炼的过程依旧是漫长且焦灼的。Heraud也一度陷入了生菜机器人开发的技术瓶颈中。在田间工作的不确定性对生菜机器人的设备精密度要求极高,灰尘和泥土总是不时的影响机器运作,造成设备短路。2014年,已经拿到了超过千万融资的Blue River,在开发生菜机器人的测试版时,就陷入了这样的僵局。
     
      Heraud不知如何面对对自己委以重任的投资方们,然而,投资者却出人意料的对他报以宽容的信任,毅然决定继续支持他的实验。整整一年的时间,Heraud、Redden以及他们的20多名工程师,轮着着睡在办公室的壁橱里,七乘二十四小时的泡在了硅谷测试实验。重新设计了风扇,制造支架,更换材料,升级了农药,又花掉了大笔大笔的投资。
     
      直到2015年底,他们终于成功了。
     
      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专业基础上,颇有经验的合伙人Redden为这款生菜机器人打造了多种视觉算法,让它可以在操控拖拉机的同时,为沿途的植株拍摄清晰的照片,并和数据库中的图片进行比对,从而分辨出杂草以及密度不合格的作物。这些算法,既要清楚的分辨出植物的样貌特征,还要兼顾纪录植物生长的能力。最关键的算法,则是要决定在什么时候注射剂量足够的肥料,并杀死不必要的植株。
     
      举个例子,当生菜机器人辨认出一株野草,或者发现栽种的生菜距离过近的时候,就会根据算法瞄准距离喷射农药杀死它们。这些高浓度的肥料效果如同杀虫剂,一方面让无法良好生长的作物野草过度营养而死,另外也能依靠农药的稀释作用,为其他健康作物施肥,一举两得。
     
      一直到2017年,在美国本地所种植的生菜中,约有超过20%的生菜是由Blue River辅助培育的。生菜机器人的成功,又唤起了Heraud和Redden两个人对最初的创业梦想,微芯片制造商英伟达公司为自动驾驶汽车所设计的强大处理芯片,或许可以让当年二人的除草机器人执念成为现实。
     
      同时,为了顺应农业耕种这种高度专业化,局限性极强的工作,未来Blue River还将继续重新采集制定更多算法,开发出玉米机器人等针对更多蔬菜的专属耕种机械。
     
      Blue River的成功不仅让投资者们受到了成功的鼓舞,也在2017年收获了不少的兴奋消息,它们接连拿下Inc.杂志评选的“世界25个破局企业”、Fast Company评选的“最具创新力企业”以及CB Insights评选的“全球100家最具前景的人工智能公司”等多个奖项。
     
      同年9月,世界老牌农业企业Deere & Co. 宣布以超过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Blue River,这也让Heraud离自己的最初的梦想更近了一步。Blue River的机器人,或许在将来真的可以重新改写人类耕种、饮食的方式,为我们构建一个更健康更美丽的地球。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相关阅读:

    热门资讯

    • 第六届恰佩克奖项申报通道开启!
    • 谁来破解口罩机困境?
    • 机器人赋能产业,智赢未来!2019年第九...
    • 机器人战“疫”,碧桂园传递了什么?
    • 工业机器人产业提速,千亿市场蓄势待发
    • 技能人员水平评价由谁认定?李克强称这...
    • 【盛会】机器人“半壁江山”齐聚芜湖 共...
    • “智敬”未来!第七届中国国际机器人高...
    • CSG科大智能亮相AMTS2018上海国际汽车制...
    • 谈谈我用扫地机器人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