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我可以和机器人谈爱 但不等于愿意被傀儡诈

       最近广东省公安部门破获了一件“奇案”,一举打掉涉案公司21家,冻结涉案金额1亿多元。据南都《交友APP套路深:机器人扮主播,骗充值上亿元》报道:去年8月,省公安厅网警总队在工作中发现,多款在手机应用市场流通的热门手机APP,涉嫌利用虚假信息或播放疑似色情视频实施诈骗。专案组侦查发现,这些交友APP的套路是:先以交友、求偶为幌子,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针对交友APP平台女性“主播”人数不足,导致回复用户不及时、“创收”效果欠佳等问题,犯罪团伙组织技术人员编写“机器人”程序冒充女性用户,通过预先设计的模式自动向新注册用户发送“打招呼”“索要礼物”等内容,引诱用户消费,从而非法牟利。
     
      看了这则新闻,网民不淡定了。我看到网上的反应有几种。有些网友就觉得,这些被骗钱财的苦主纯属“活该”,身边那么多不错的女生看不上,偏偏精虫上脑,要去网上找,这下错了吧。所谓“万恶淫为首”,没有邪念就不会受骗。还有一些朋友则惊叹于科技的进步,随着人工智能的研发加速,未来真的找个机器人做男女朋友也不稀奇。
     
      对于这两种意见,我觉得各有各的理由,但无论是精虫上脑、自作自受,还是技术发展、以假乱真,都不是本案的重点。在这一点上,我看警察叔叔将这起案件定性为“交友A PP新型网络诈骗案件”,就非常准确。换言之,一方面,这些苦主无论是出于什么动机,上网交友也好,甚至是满足人的某些心理生理需求也好,他们是网络诈骗的受害者。既然是受害者,就不该谴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网络欺诈的施害对象;你今天幸灾乐祸,只是还没轮到你而已。
     
      另一方面,把这类网络欺诈跟未来A I技术高度成熟后,人类跟机器人做朋友做男女朋友,甚至做其他一些目前无法想象的事相提并论,那是混淆了两种情况的不同性质。拥有一位机器人女友,那是我明知道对方是机器人,还愿意跟她谈恋爱(姑且不讨论这里面的伦理问题,或者算不算心理异常)。而在本案中,犯罪分子是操纵机器人聊天软件作为傀儡,欺骗受害者的感情,而且,鉴于计算机程序操作的规模效应,这种哄骗实为拉网式的大规模机械化欺诈,广种广收,获得非法高额利润。而且,利用人们上网找性的羞耻心理,你上当了还不好意思报案,这类使诈可谓狠毒。公安机关一举侦破捣毁该团伙,真是大快人心。
     
      虽然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把此类欺诈视为新型网络犯罪,但究其实质,无论是诈骗手法还是诈骗使用的心术,都是一些旧套路,在以往媒体爆出的常规诈骗中很常见。依我看,跟骗子向老年人兜售虚假保健品的路数有相近之处。第一,均属于不公平交易。保健品诈骗,产品本身成本低廉,“不求有效,但求无害”,却售价惊人;A PP诈骗,网友一再交钱升级,却没有获得相应服务。第二,骗子利用的都是信息不对称,保健品诈骗,往往涉及夸大宣传;机器人主播则是掩盖“身份”,瞒天过海。
     
      既然诈骗套路不新,诈骗分子可恨,我想各位街坊最好是停止冷嘲热讽,警民同仇敌忾,抗击网络犯罪。网络交友克服地域和小圈子限制,让人到更广阔的天地里与他人建立友情、分享心情,甚至结成伴侣,如此红火,有它符合时代和社会要求的合理性。为此提供便利,收取钱财,也是信息服务和新经济类型的一部分。但网络社会突破了以往商业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古老原则,不仅交易不见面,就算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如此情况下,各位网友上网时,必须对网络有一些基本假设和心理准备。比如,上了网,网线另一端不仅有可能坐着一条狗,还有可能是机器人。又比如,任何时候都要假设自己受控于技术,并且在网上发布的任何信息、留言、照片都是公开的,不可能有隐私可言。唯有如此,才能守住心理和金钱防线,不至于太傻太天真。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