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比起市面上这么多的机器人,或许我们更需要一个机器人OS

       如今智能机器人的一片火热,让我联想到当初的造手机大潮,iOS和安卓引领大屏击退塞班,中国厂商开始快速跟进,推出各种小XX大YY,这些千元机百元机的辣眼睛程度,基本和现在各种打着机器人旗号的小型家用电器差不多。
     
      做手机品牌的虽多,可做手机系统的几乎为0,即使有做,下场常常也不好,比如诺基亚的WindowsPhone(个人意见,lumia系列还是比较美貌的)。在机器人领域也一样,硬件厂商的PR稿件满天飞,却很少能看到有关机器人OS的消息,今天不如就把目光从辣眼睛的“机器人”身上移开,看看机器人OS领域都发生了什么。
     
      其实想给机器人OS下个定义还是有些困难的,和手机操作系统不同的是,机器人OS是为异质计算机集群提供类似操作系统的功能。目前的机器人OS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更偏向于开发的底层系统,另一种则是偏向于功能集成的平台的“机器人大脑”。
    比起市面上这么多的机器人,或许我们更需要一个机器人OS
      ROS就是前者中的典型,名字就是RobotOperatingSystem(机器人操作系统)的ROS应用很广,也最符合操作系统一词的传统定义——开源的次级操作系统。和其他各个领域的操作系统一样,ROS将机器人的硬件“封装”,让不同的传感器可以被运动规划、显示、视觉等等应用软件调用。
     
      现在绝大部分服务型机器人(用于清洁、运输、维护等非工业场景的机器人)都在应用ROS,或是基于ROS之上再次开发。尤其我们在展会、机器人比赛中看到各种试验型展品,都是基于这一操作系统开发。
     
      除了ROS,还有我们更熟悉Android,由于相关人才丰富,我们平时见到的很多伪智能机器人都用的是Android系统。当然,用Andorid的也有很多优秀产品,比如最近出镜率很高的pepper。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中,常见还有的KEBA工业自动化公司推出的KeMotion。
    比起市面上这么多的机器人,或许我们更需要一个机器人OS
      软银旗下的V-sido就是其中的典型。V-sido和Pepper一样,是软银布局机器人产业的一部分,虽然Pepper的出镜率很高,但V-sido的商业化进程更快。同样是机器人OS,V-sido的开发环境相比ROS要简单一些,更专注于“操控机器”这一细分领域。V-sido对于机器人关节的运行与平衡采实时处理再控制,我们可以通过触屏终端、Kinect等等工具就能控制机器人,甚至可以让机器人模仿我们的动作。
    比起市面上这么多的机器人,或许我们更需要一个机器人OS
      搭载V-sido的“高达”
     
      V-sido已经推出了很多款概念机器人,很多都是拥有驾驶舱的钢铁机甲,人们可以坐在驾驶舱里用传感器进行操控,或许这就是日本人特有的高达梦吧……商业化方面,Cocoro、MegaHouse、BraveRobotics、富士建以及法国AldebaranRobotics都已开始在机器人上应用V-Sido了。
     
      在这一类机器人OS中,也能见到中国玩家的身影,比较出名的是图灵机器人推出的TuringOS。TuringOS和ROS相比,又有了更大的差异。目前看来,TuringOS主打的是多模态交互、思维强化引擎、情感计算引擎、自学习引擎等等能力,基本上是在为合作伙伴提供自有技术,而非像ROS那样整合第三方资源库。
    比起市面上这么多的机器人,或许我们更需要一个机器人OS
      TuringOS的合作伙伴也有很多,像是动漫品牌奥飞、金山英语、墨迹天气等等,合作方式大概是,TuringOS提供机器人技术,品牌方提供IP和内容。目前能看到的成绩基本在早教机器人的众筹上,最近图灵还推出了TuringOSKids,专注儿童智能故事机,看来是从此前的早教机器人上尝到了甜头。只是如此一头钻进儿童市场,是否会背离机器人OS应有的开放性和普适性?
     
      和TuringOS相似的还有智能机器人云操作系统iBotOS,iBot主打用云操作赋能硬件,据称其拥有“自然语言理解、语音识别、语音合成、人脸识别和跟踪、物体识别、体感交互、室内定位和导航视觉等多种智能人机交互”等等十分华丽的能力,从钥匙扣到机器人,只要植入了iBotOS后都能和人类进行自然的交互。
     
      这哪里是机器人OS,明明是鬼故事里的娃娃被附身。不过,这家企业自从开了个发布会之后基本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也没推出合作案例,还好还好,鬼故事只是说说而已。
     
      最后我们可以简单讨论一下机器人OS的价值。
     
      底层开发类的机器人OS的价值在于,促进机器人平台的标准化、制定统一接口标准。其功绩不亚于“普及普通话”——当所有人都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时,交流才有意义。如果没有ROS,雷达、摄像头等等传感器搭建到机器人上时都需要重新建立平台、搭建连接,不同方案之间没有兼容,将会极大的延长研发周期。有了机器人OS,机器人研发、推向市场的的速度都大大加快。
     
      而提到机器人大脑类OS的价值,就比较有趣了。其实不仅是各种OS,包括百度的Apollo,都更直接的指向商业场景,将自己的技术打包出售给厂商。从ROS到V-sido再到TuringOS形成了一条清晰的线路,欧美-日本-中国,机器人OS的商业化指向越来越明显。
     
      原因是什么呢?或许我们的市场对概念更加热情,相比技术的发展,产品的出现更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当所有讲故事的、放音乐的、扫地的都想被“机器人”三个字镀上金身时,机器人OS自然会应时而生。这就是中国式的众包智能,有人提供一个芯片,有人提供一个玩具,有人对其大加赞赏,然后大家一起拿钱。
     
      不含偏见的说,这样的机器人OS最大的价值是加快了机器人相关技术落地商业场景的速度。不过相比故事机、扫地机器人,我们还是想看到更有价值、更有想象空间的应用范畴。
     
      总之,机器人OS还是一片很有希望的领域,CV、NLP等等细分技术都在飞速发展,但机器人一定是多种技术的集合体。集成技术、降低机器人品类准入门槛这些一定要有人来做,或许下一个“iOS”就会出现在机器人OS之中。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zgjqrw.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