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

       国际在线报道: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低生育率和老年人口的增加,不仅会加剧政府的财政负担,而且会制约一国的经济增长,造成劳动力供给减少、创新能力减弱、消费需求降低等问题。
     
      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占比达到27%。作为应对措施,日本一直在积极探索利用智能科技,解决劳动力短缺、无人养老等问题。日前,记者随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TCS)组织的“中日韩三国媒体采访团”走访了日本东京的多家机器人研发企业和高校研究所,得以一窥日本依靠机器人应对老龄化的经验和成果。
     
      老龄化倒逼日本大力研发机器人
     
      “日本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世界公民”——美国彭博新闻社的报道生动地描述了日本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走在东京街头,经常能遇到白发苍苍的服务人员,他们有的是清洁工,有的是地铁工作人员,还有的是出租车司机。日本职场上的老年人如此之多,一方面源于日本人自立不依靠别人的价值观,另一方面也和日本社会老龄化的现实有关。由于老龄化日趋严峻,养老金的发放成为日本政府的一大负担,也令老人普遍缺乏安全感,现实的生活压力是日本老人选择继续工作的一大原因。
     
      根据日本总务省近日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1月,日本总人口为1.26亿人,较2016年减少30多万人,已是连续8年减少。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为3411.64万人,占总人口的27%,连续3年是未满15岁人口(1594. 55万人)的2倍以上,少子老龄化的差距在持续扩大。预计未来50年,日本总人口将萎缩1/3,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升至40%。
     
      面对劳动力减少、人口高龄化的严峻现实,日本政府选择借助科技创新来化解这个社会问题,即在各行各业引入机器人来代替人力。这在外界看来是一项大胆、超前的策略。
     
      日本本田公司2000年研发出的仿人机器人“阿西莫”(Asimo),是全球第一款具备人类双足行走能力的机器人。它可以在不平整的路面上平稳地行走,能单脚跳跃、爬楼梯。它会跑步、踢球、跳舞,最新版本的“阿西莫”还能端茶倒水、做手语。(视频拍摄:杨欢)2015年1月,日本发布“机器人新战略”,提出了“世界机器人创新基地”、“世界第一的机器人应用国家”、“迈向世界领先的机器人新时代”三大核心目标,并制定了详细的“五年计划”。“计划”将围绕制造业、服务业、农林水产业、医疗护理业、基础设施建设及防灾等主要应用领域,展开机器人技术开发、标准化、人才培养和法规调整等具体行动。
     
      2016年1月,日本政府颁布的《第五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了“超智能社会5.0”战略,认为“超智能社会”是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高度融合的社会形态,同时将人工智能作为实现“超智能社会5.0”的核心。
     
      2017年5月30日,日本政府召开了未来投资会议,公开了2017年的成长战略草案,其核心内容是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起爆剂,瞄准“第四次工业革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会上表示,“处于少子老龄化的日本可以不再担心失业问题,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得到充分利用”,显示出日本在人工智能领域继续推进改革的意向。
     
      仿人机器人帮日本商场“拉客”
     
      日本是举世公认的机器人大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机器人的应用。日本的机器人使用密度和保有量居世界领先水平,截至2014年,日本工业机器人保有量约为33万台,密度339台/万人。在技术研发方面,日本也走在了发达国家的前列,类似精密减速机这样的机器人核心技术,长期被日本几家大企业垄断。
     
      然而,近年来受美国重振制造业、中国大力投资智能制造的影响,日本的机器人产业感受到外部的压力。为了抢占技术制高点,同时解决当前最迫切的老龄化问题,日本开始把机器人战略重心从工业机器人转向服务型机器人。鉴于市场前景广阔,不少企业也争相投资该领域。
     
      服务型机器人包括专用服务机器人和家用服务机器人,它们可以从事维护保养、修理、运输、清洗、保安、救援、监护、接待以及医疗、养老、康复、助残等工作。
     
      提起服务型机器人,就不能不提日本电信巨头软银集团在2015年推出的人形机器人“佩珀”(Pepper),它是软银及其子公司Aldebaran联合研发的一款基于云端大数据、可以识别人类情感的机器人,如今它被应用于商场导购、餐厅接待、车站问询等领域。
     
      “佩珀”可以识别人的面部表情和声音,进而判断人的情绪。 (视频拍摄:杨欢)国际在线记者在位于东京的软银集团总部采访时,亲眼见到了这款高智能机器人。它的高度相当于一个8岁的孩子(140厘米),靠底部的轮子移动,其配备的传感器和摄像头可以提供周围环境以及与他交流的人的信息。“佩珀”可以用20种语言跟人交流,当记者用英文向它问好时,它会将头转向记者并转动大眼睛,回应记者的问候。它能理解人类基本的面部表情,如快乐和悲伤;还可识别人类说话的内容、音调和语气,并综合这些因素判断你的情绪。基于云端技术,每一个“佩珀”都可通过云计算分享数据,实现自我学习。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佩珀”相当于一个大型智能手机,在它胸部位置的平板电脑里,储存了多个应用程序,包括游戏、唱歌、讲故事、智力测试、菜谱等等。现场用来演示的“佩珀”给记者朗读了一段灰姑娘的故事,绘声绘色的语调结合柔美的背景音乐,听起来非常有趣。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在“佩珀”胸部位置的平板电脑里,储存了多个应用程序。 摄影:杨欢软银声称“佩珀”在服务业的应用大有可为,它可从事医疗护理、照看小孩、购物咨询、产品展示、餐厅接待等工作。目前在日本的一些大商场,都能见到“佩珀”的身影。“佩珀”的售价为19万8000日元(约合1733美元),企业租用“佩珀”的租金是550美元/月。据软银机器人内容营销负责人Kazutaka Hasumi介绍,“佩珀”进入商场对提升商场的销量很有帮助,因为顾客跟一个人形机器人打交道会减少距离感。
     
      医疗护理类机器人应用空间广
     
      医疗护理类机器人是日本服务型机器人开发的另一个重点。丰田公司研发的“人类护理机器人”(Human Support Robot)已经在日本的一些医院开始试用。这款机器人可以帮助老年人、病人和残疾人完成类似开门、吃饭、喝水这样的日常琐事。机器人的机身中装有可折叠的机械臂,能够捡起地板上的物体,还能从架子上拿东西。其头部安装的平板电脑具有视频通话功能。使用者可以通过平板电脑远程操控HSR机器人。
     
      日本机器人的研发采取产、官、研相结合的方式。高校研究机构和智库在机器人产业的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国际在线记者在东京走访了最早在日本从事机器人研究的早稻田大学。在“未来机器人学研究机构”(Future Robotics Organization)的实验室,记者看到了一款身形高大的仿人机器人。据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个名叫Twendy-One的机器人将用在老年看护和病残护理领域,它可以像专业的护理人员一样喂人吃饭、端水杯、做清洁、扶人起床。
     
      Twendy-One的力气很大,一只手臂可以承重34公斤。它有灵活的关节,可以在47个方向上自由移动。它的每只手有247个传感器,其手指上的“指甲”可以使其做出拿吸管这样的精细动作。Twendy-One开发于2007年,目前还没有投入商用。
     
      富士软件公司2010年推出的PALRO是另一款用于老年护理的仿人机器人。PALRO的名称来自“PAL”(意思是“朋友”)和“RO”(机器人,robot的前两个字母)。它不仅能回应人的声音,还可以识别并记忆人的脸,主动与人说话,其体内装有多款娱乐应用,可以帮助老年人排解孤独感。现在,PALRO被日本养老院、老人保健中心等引进的实例不断增加。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和Sumitomo Riko公司研发的护理型机器人ROBEAR 长着一张超萌的大熊脸,其可爱的外表减轻了人类对机器人的陌生感。它致力于帮助那些行动不便的人,其双臂可以承受80公斤的重量,它能用轻柔的动作将人类抱起或放下,或者是帮助其站立起来。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和Sumitomo Riko公司研发的护理型机器人ROBEAR而上文提到的人形机器人“佩珀”也开始应用于医疗服务领域。日本福田产业株式会社开发了一款APP,可以使“佩珀”接受病人的需求。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测试“佩珀”帮助脑损伤患者进行康复训练的功能,其目的是让机器人具备与病人沟通、辅助病人生活的功能,帮助病人在手术后更好地康复。
     
      服务型机器人的重点课题:更好地理解人类需求2005年举办的日本爱知世博会被认为是日本服务型机器人迎来大发展的分水岭。在那之后,日本政府加大了对服务型机器人研发的投资。如今,这类机器人在日本人的生活中越来越多见,其功能也越来越多元化。比如,现在不仅有可以照料老人的家政机器人,还有能够做饭的厨师机器人、能帮人洗碗的机器人、会叠衣服的机器人等等。日本经产省预估,到2035年,日本服务型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26亿美元,是2015年的13倍。
     
      但日本服务型机器人距离完全商业化还有一段距离。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驻东京分析师 Yukihiro Goto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说:“各种功能的机器人已经初具雏形,但是市场还没有完全铺开,其中一个原因是价格问题。这些机器人卖的不便宜,另外技术也不是完全成熟。”
     
      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机器人身上日本大阪大学智能机器人研究所所长石黑浩设计的美女主播机器人Otonaroid  摄影:杨欢机器人的安全性也受到业内人士的关注。日本机器人协会管理事业部总监Shigeaki Yanai在接受科技网站roboticstomorrow.com的采访时指出,机器人与人交流、陪伴人的生活,安全性是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他举例说,对人来说,上下楼梯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对机器人却是很大的挑战。另外,机器人习惯于精准的重复性动作,如果随机分配不同类型的工作,可能会让机器人手足无措。所以,对外界变化做出灵活响应的程序开发,是服务型机器人成功的关键。“日本对于服务型机器人的开发重视硬件设计,因此出现了各种构造、各种外形的机器人。但创造机器人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考虑市场能否接受。”
     
      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院专员兼研究推进部专员福田秀彦(Fukuda Hidehiko)对国际在线记者表达了他对机器人如何更好地服务人类的思考。“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服务型机器人更好地理解人类的需求,比如,倾听老人的诉求、逗老年人开心。”他补充说:“人类不会被机器人取代,后者的作用是帮助人类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