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优必选周剑:给人形机器人装上“智能心”,才是优必选的终极梦想

       在深圳,因为腾讯、大疆的成功,几乎每个人都对新科技怀着善意的好奇心和期待,比如,南山智园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会好奇园区内的一家机器人公司究竟在做什么,尽管“优必选”的名字对他们来说还过于陌生。
     
      2008年,周剑选择了一条“非主流”的机器人创业之路,他从机器人的“关节”——伺服舵机入手,历时5年才做出了第一代Alpha机器人,并正式成立优必选。有媒体总结周剑的这段历程是 “死磕”,最困难的时候,他卖房、卖车投入研发。
     
      2016年猴年春晚,优必选的540台Alpha 1s机器人用整齐划一的舞姿征服了观众,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当年,优必选的收入达到了3亿元,2014年,这个数字仅为190万元人民币。在这个过程中,优必选的融资和估值也水涨船高,2016年,优必选获得1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正式迈入独角兽的行列。
     
      这让本就不安分的周剑更有了“dream big”的底气,他把优必选接下来要做的事分为三个部分:一是继续发展以伺服舵机为基础的驱动技术;二是让优必选的机器人成为平台,开放以形成生态;第三,就是引入人工智能,给人形机器人装上“大脑”。
     
      日前,优必选邀请了部分媒体参观其在深圳的总部,展示了一些还未公开的黑科技。周剑还和优必选的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悉尼大学教授陶大程一起,第一次向外界详细地阐述了他们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布局和愿景。
     
      真人大小的双足机器人
     
      6月8日,在位于南山智园的优必选办公室内,雷锋网新智造见到了一个还未公开发布的机器人。在技术人员的操作下,还没有上身的双足机器人像真人一样,膝盖微曲,迈着步子在房间内平稳地走动,伺服舵机驱动的“身体”吱吱作响,才提醒着我们这还是一台机器人。房间一隅,还放着几段台阶,技术人员介绍,“上台阶”也是它的测试内容之一。
      (优必选的双足机器人)
     
     
      和优必选最知名的机器人产品,身高仅几十厘米的Alpha相比,这个双足机器人承载了周剑更多的期许,“希望它可以在不同地面的正常行走、传感、上下楼梯、主动避障、交流,比如你回到家,很放松的坐在这里,让它帮忙点餐、订机票、听音乐、陪伴聊天,甚至未来可以看护孩子。”
     
      虽然这还是一个相当遥远的事情,但可以看出,优必选已经在认真对待,周剑透露,计划在五内年,为这款机器人投入3-5亿元,预计在2018年的CES上,我们就能看到第一台原型机。
     
      和这个双足机器人一样,真人大小的人形机器人,最知名的是波士顿动力的Atlas和本田的ASIMO(阿西莫),其中前者最初由美国国防部资助,可以不计成本地投入研发,商业化是它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的事情;ASIMO则背靠本田,除了自主行走,还可以拧瓶盖、倒水,甚至有基本的辨识能力。但是,ASIMO的研发过程已经超过20年,上百万美元的造价也让注定了它难以“飞入寻常百姓家”。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选择这样的路显得有点“不自量力”,而周剑的底气依然是伺服舵机。它被称为机器人的“关节”,每一次关节的转动背后都有复杂的原理在运作:传感器得到信号,经芯片判断转动方向,然后驱动无核心电机转动,透过减速齿轮,动力传导至摆臂,同时位置检测器传回信号给芯片,判断是否达到指定位置。
     
      一上来就死磕5年,周剑把同类型的价格在500-1000元的舵机,生生降到了几十分之一,而且质量更优。这也是Alpha机器人真正商业化的基础。周剑透露,优必选已经在研发500公斤/厘米的大扭矩伺服舵机,而且,优必选会将它做成智能化关节,“我们希望把这个产品用在未来在流水线上,更多模块化的关节,组装成一条狗、30个自由度的人,都可以实现。”
     
      现在,市场上有不少做服务机器人的公司,他们多采用站立式或轮式机器人,以语音交互的方式,专注在在教育、陪伴、娱乐等垂直领域。而在周剑看来,这些机器人只能算是过渡产品,“如果不愿意面对硬骨头,最终就会得出一个结论,‘人形机器人不是方向’,其实只是因为他们绕开了。我们要做的一体化智能伺服舵机,真的需要有胆量才能做。”
     
      为迪士尼做“星战”白兵战士机器人
     
      即使在伺服舵机的技术积累和成本控制上有优势,优必选要实现未来10-20年的愿景,依然需要巨额的投入。
     
      优必选为外界所知的独特打法是用“COO养CTO”,即用商业化赚来的钱支持前沿的科技探索。3月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周剑把今年的销售目标定为15亿元。
     
      周剑的商业化运作能力也一直被人称道,尽管人形机器人是他的“星辰大海”,但他并不抗拒可以赚钱的机会。对to B场景,优必选推出了轮式机器人Cruzr。周剑透露,这款机器人已经拿到了几个亿的订单。
     
      优必选在人形机器人之外的另一个“创收”产品是Jimu机器人,用户可以自己动手,把零件像搭积木一样拼成各种机器人,因为有伺服舵机的加入,Jimu机器人还可以通过app控制,甚至自主编程,有人把它称为“会动的乐高”。这是一个面向STEM教育市场的机器人产品线,推出后同样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2016年7月,Jimu机器人的MeeBot系列和Animal Add-On套件系列产品正式登陆全球部分苹果Apple Store。今年3月,优必选的第30万台机器人下线,这30万台机器人中,Jimu机器人占了20万台,剩下的10万台中,Alpha1占8万台,Alpha2占2万台。
     
      
     
      3月的媒体见面会上,周剑还透露,优必选计划为全球最大的内容授权商生产IP产品。现在,这个新计划的面纱终于被揭开:优必选已经和迪士尼在机器人品类达成合作,而且,这个合作包括迪士尼的所有部门及所有地区。
     
      优必选为漫威打造的第一款机器人将会是《星球大战》中的帝国风暴兵,是邪恶势力银河帝国的主要战斗兵力,白盔白甲的士兵也被成为“白兵战士”,是卢卡斯影业最知名的角色之一。
     
      周剑透露,白兵战士和传统的手办不同,这是会巡逻、瞄准的机器人,编程的功能同样会加入,可以引导家长和小朋友一起学习编程。去年,随着《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大热,电影的衍生品BB-8机器人最终为迪士尼贡献了十几亿美元的收入,在周剑看来,优必选的产能和销量会更高。
     
      “未来你能想到的所有的迪士尼知名IP,都会有我们的机器人产品。”
     
      人工智能:人形机器人的“智能心”
     
      “我最终梦想中的服务机器人,是我坐在这里,他可以帮我做饭、做菜乃至所有事情。”
     
      周剑对未来服务机器人的期待,曾经在Alpha 2机器人的众筹宣传视频中表露过:当主人出门时,Alpha 2机器人主动提示今天有雨,并贴心地递上了一把雨伞。
      (Alpha 2机器人为主人递上雨伞)
     
      当然,这还只是个概念,这个功能比Alpha 2上已有的聊天、拍照、控制家电要难得多,除了抓取并送上雨伞的机械臂,机器人还要判断出主人要出门的意图,以及将雨伞从房间中识别出来。这些都是让机器人“看到并理解”世界的机器视觉的范畴,在人工智能的研究中,视觉是近年来最热的领域之一,但谈到应用,尤其是在家庭环境中的复杂应用,还困难重重。
     
      不过,对人工智能,优必选早就“有所企图”。优必选A轮融资的投资机构中,有科大讯飞的身影,而Alpha机器人的语音对话功能,也都由科大讯飞提供。2017年1月,优必选还和亚马逊合作,推出了基于Alexa语音助理的人形机器人Lynx,可以说,智能音箱能够提供的人工智能体验,优必选的机器人同样能实现,而且,周剑坚信,当一个人形机器人在你面前时,没有人愿意对着一个音箱说话。
     
      优必选把语音交互功能给了合作伙伴,但是在视觉上,它有更大的野心。去年12月,优必选宣布悉尼大学教授陶大程加盟,并担任优必选“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陶大程本科毕业于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师从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权威汤晓鸥教授,并获得硕士学位;之后,他又获得英国伦敦大学博士学位,2014年11月当选IEEE fellow。悉尼大学工程及信息学院院长Archie Johnston教授评价,陶是世界级的人工智能专家,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甚至称得上“Top 10”。
     
      这一次,陶大程教授也出现了媒体面前,他也第一次透露了加入优必选之后主要在做的工作:第一,人脸识别,即让机器人认识相关的家庭成员;第二,物体识别,机器人要对家庭中的物体做出对应的检测和识别,做到知道“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第三,人体姿态预估,即让机器人理解人的行为意图,人要教机器做事情。
      (左起,悉尼大学工程及信息学院院长Archie Johnston,优必选创始人兼CEO 周剑,优必选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悉尼大学教授陶大程)
     
      这些研究是让周剑设想中的服务机器人进入家庭的基础,但同时也是困难重重的前沿研究。实际上,上述每一方面的工作,都涵盖非常多的内容,从图像识别、图像增强、图像处理、到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算法等等。
     
      另外,和环境简单的医疗、工厂等环境不同,家庭里的光线、物体摆放情况复杂而多变,这对摄像头的成像质量有很大影响,进而影响算法的质量;甚至,家庭中的烟雾、机器人运动时产生的画面模糊,都会造成同样的问题。
     
      即便在这些限制条件下,陶大程仍然强调,优必选要做的不是基于大型服务大型服务器,不考虑时间代价和成本的检测算法和识别算法,“我们主要是小型化的家庭机器人集群,所载荷的能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的使用电池供电资源满足GPU服务,我们关心的场景、物品等东西都是针对我们设定好的环境操作的。”听起来很像是带着沉重的镣铐起舞。
     
      死磕5年,周剑才让伺服舵机的性能和价格达到了自己满意的状态,Alpha机器人才慢慢开始商业化。那一个能满足他的最基本要求的,能进入家庭的服务机器人要多久?雷锋网新智造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周剑,他的回答是,在AI方面,要做到一个能实现陪伴和教育的商业化人形机器人,要6-8年;而在关节和躯干控制方面,做到能服务高端人群,至少要7-8年。高端人群的意思是机器人可以不用过多考虑成本,家庭服务机器人的真正普及,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不过,成立之初,优必选就是一家仰望星空的公司,在仰望的过程中,它还克服了伺服舵机和商业化的难题,而10年乃至20年后的基于大扭矩伺服舵机的智能化关节以及更聪明的人形机器人,优必选现在已经在做了。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zgjqrw.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