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高峰论坛
  •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世界机器人的洗牌变局:中国已开始弯道超车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10-27
    • 来源: 人民网
    • 编译:zy
    • 我要投稿
    • 0
       10月22日,一个寒风凛冽的周六早上。还不到9点,世界机器人大会会址、北京亦庄国际中心的入口,已被从四面八方赶来,想要一睹世界最新潮机器人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一位没有预约短信的男子,焦急地四下求助,恳求志愿者可以破例送给他一张票。
     
      “今天人满了,等明天吧。”
     
      “不行啊,小孩一直说想来看看有没有大白,都嚷嚷2天了!”
     
      男子手里牵着的小男孩,手里还拿着电影《超能陆战队》里大白的玩偶,大大的眼睛里透着深深的渴望。
     
      大白,一个被人类创造的机器人,在虚拟世界里带给小主人最温暖的陪伴,也融化了我们的心。人们渴望着拥有一个像大白一样的机器人,既能十八般武艺样样在行,又能同人类一样陪伴左右安慰取暖。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机器人中“人”的属性如何实现,仍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难题。
     
      机器人的变革:机器向“人”的转变
     
      机器人到底是什么?最早师从“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的曲道奎,在世界机器人大会期间接受了人民网的采访。他认为,机器人要分成两部分来看,机器和人。
     
      一边是科学家,一边是企业家。曲道奎在机器人行业摸爬滚打了30多年。刚开始,机器人课程的教材都要他的老师从国外带回。到现在,中国的机器人企业可以全资买下德国陶特洛夫职业培训学院,用来培养中高端智能制造的职业人才。他与新松的成长轨迹与我国的机器人事业发展轨迹高度重合。
     
      曲道奎认为,前50年,我国的机器人更注重机器,机器人更多的是作为机器臂在使用。现在我们正在朝“人”的方向前进,怎样更多地发掘机器的学习能力、感知能力是现在的关键技术。
     


     
      “现在的机器人,改变了过去不会听、不会说、更不会看的传统机械终端。目前来讲,机器人智能是方向,感知、认知、思考则是未来机器人的发展趋势。”曲道奎说。
     
      工业4.0、国防安全、消费服务和人才教育,是新松的四大业务板块。曲道奎认为,服务机器人是未来机器人发展的重要目标。过去的工业机器人是替代人的一部分,而服务机器人会与人更接近。
     
      “而消费服务机器人市场的份额,也比工业4.0板块空间更大。”曲道奎说。
     
      机器人的发展:中国重要的机遇
     
      机器人的发展,是世界的机会,更是中国的重要机遇。
     
      2013年,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之后,国内相关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这得益于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的支撑。
     
      今年春天,由工信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为整个产业吹起了东风,给出了未来五年中国机器人发展的明确目标和路线图。
     
      作为我国机器人龙头企业的掌门人,曲道奎表示,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通过近年来的大型展会也能看到中国机器人产业的进步。同时我国的龙头企业已经达到了能和国外企业进行PK的水平。
     
      在曲道奎看来,传统机器人技术在过去三十年中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现在正是处于新型机器人发展转型的阶段。虽然在传统机器人方面,国外相较于中国有着巨大的优势,但在新型智能机器人的发展上,国内外的起点一样,国外企业的优势在新一轮的竞争中并不明显。
     
      “全球的机器人正处于转折升级的阶段,这种转折也为中国企业进行‘弯道超车’提供了重大的机遇。”曲道奎认为,“中国有着一流的市场,有着丰富的技术和人才,再加上庞大的资金体系,因此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中,中国在机器人领域里一定会有所作为,实现率先的突破。”
     
      更关键的是,机器人已经成为我国成为智能制造大国最有力的支撑。在大环境方面,目前我国在研发创新及产业平台、检验检测、认证质量标准体系等方面都在进行布局。
     
      “这一次跟国外的竞争,不仅仅是企业间的竞争,国家之间的竞争,也不是简单的创新驱动的竞争,而是在于整个平台布局的竞争。”曲道奎感慨。
     
      机器人的竞争:从无序到有序
     
      资本市场对机器人的反应异常火爆。以新松为例,该公司的动态市盈率是102倍,市值已经在全球机器人企业中排名前三。
     
      无序竞争,良莠不齐,发展极度不平衡。曲道奎说,目前全国有将近3000家机器人相关企业,80-90%都发展得不好。
     
      事实上,机器人是典型的“三高行业”:技术密度高、人才密度高、资本密度高。“企业普遍处于低端市场,在核心零部件、规模及产业布局等方面都存在着短板。”曲道奎感慨,在中国什么东西是风口,什么东西就热,什么东西就贵。这种现象也让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的时候付出了比较高的代价。
     
      今年5月,美的集团以每股115欧元要约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公司库卡,被业界称作是一笔昂贵的付出。曲道奎谈及此事不无感慨,利用金融手段来加速自己企业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和工具。但他也表示担心,这些能通过钱买来的技术是否是核心技术,中国企业与海外企业之间的融合问题也同样至关重要。
     
      “企业争相涌入机器人市场并不可怕,通过充分竞争,积累经验,无序竞争在市场的调节作用下终归会变得有序。”曲道奎认为,最怕的是主政一方的地方领导也头脑发热,一窝蜂而上。“只有拥有了对环境变化敏锐的系统感知和有效的调节手段,当地又具有区位优势、市场环境,才适合推进机器人产业的落地,才能减少机器人产业园区低水平的重复建设,避免恶性循环。”
     
      机器人的推广:从理念到布局
     
      由于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的特殊性,其推广和普及与传统有所不同。专注于研发的新松也有了自己的投资平台。新松成立控股子公司汇泽博远布局国内市场,收购海外资源。
     
      在资本作用扩大的同时,关于怎样利用资本进行有效资源整合也是中国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别人买企业,曲道奎想到了另外一种办法,用资本去购买教育,用金融去培养人才。他说,“智能制造的发展需要高端的技术人才,本次收购德国陶特洛夫职业培训学院,一方面丰富国内培养智能制造高端人才的方式,一方面有利于引进德国智能制造高端的技术人才。”
     
      汇泽博远执行董事长郝占岗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透露,这个平台目的明确:从物理上、技术上抢占市场,成为帮助城市发展智能制造的推手,用金融的手段推动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
     
      该怎么实现上述目标,郝占岗已有了腹稿,机器人小镇5S店或成智能智造落地的一种模式。
     
      郝占岗说,“要在全国铺设机器人终端销售网络,设立机器人联合研究院和5S中心,将研发、展示和销售深入到每个市场的交角落。”
     
      在他的设想中,新松和汇泽博远还将成立文化公司。“以后生产的每一个机器人都有故事,都应该拥有它自己的名字。”
     
      机器人世界大会的展厅里,人潮涌动。人们被吸引,或赞叹,或失望。或许不远的将来,电影里的大白,也将“飞”入寻常百姓家,让每个人的机器人的梦想均能定制而出。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