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高峰论坛
  •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尖峰对话:近年中国机器人等科技成果爆发的背后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07-26
    • 来源: 中国科普博览
    • 编译:mdt
    • 我要投稿
    • 0
      机器人网讯:在7月SELF讲坛2016创新大会上,国内顶尖的科技大师们会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科技创新的话题。其中,能源科学家李建刚院士、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博士、量子科学家陈宇翱教授、量子科学家陆朝阳教授就近两年中国科技创新成果井喷的现象进行了深入讨论。
     
      陆朝阳:最近两年以来,中国一下子涌现了大批科研创新的成果,从今天演讲的非常冷酷的原子到非常热烈的人造太阳,从互联网大数据到上天入地等等方面都有很多的成果,这么多成果突然出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我们的科技体制或者是科技的创新氛围有了改变吗?还有就是,我们目前的一些基础设施、科研人才和实力,跟西方国家比,处于怎样的位置?
     

     
      王坚:中国有机会造福全世界
     
      王坚:我讲我的本行吧。我想大家一定能够意识到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以后对创新带来的变化。我想讲两点,一点是我们这个时代非常像20世纪初的时代,铁路作为一个基础设施其实不是在美国最早创立,是在英国。那时候它拉的主要是煤,英国是一个没有石油的国家。铁路成为真正意义上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推动一个国家真正全面的发展其实是在美国。当然美国那么大的一片土地被铁路连在一起的时候,才真正推进了它的工业革命。而那个时候它拉的不是煤,而是石油。这是后来一战、二战中,美国科技进步一个非常重要的物质基础。
     
      同样,大家都知道电的原理发明甚至发电机的发明,也不是在美国发现的,其实是在欧洲出来的。但是电力作为一个基础设施,是在美国第一次成为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设施,它对美国后来的科技的推动力是巨大的。同样我想说,今天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互联网成为了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所以我想,中国的这次机会就像当时欧洲跟美国这样的关系,最终会发生一个奇迹的,这是我想表达的一个想法,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时代。
     
      第二个想法,我最大的感触是什么?中国到了一个时刻,不管做科学的也好,做技术的也好,做工程的也好,我们碰到了一次历史的机会,就是我们做的工作不止是造福中国,也可以造福全世界。如果在计算、在数据这件事情上,我们的认识能超过世界其他地方的话,我们就有机会造福全世界,这就是中国的一个巨大的机遇。
     
      我可以很自信地跟大家讲,在刚才我讲的这三件事情上,中国这方面的机会是非常非常大的。这是历史造成的机会,刚才陆教授讲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想肯定是一个非常综合的原因造成的。
     
      李建刚:只要踏踏实实去做,一定会产生效果
     
      李建刚:王老师讲得很好,实际上我觉得,的的确确,今天有这么多成果,可能还是归因于积累。不只是基础设施的积累,也有人的积累。只要是积累,踏踏实实去做,一定就会产生成果,不管这个成果是什么样的。举个例子,我大学毕业以后就到了一个岛上,一待就是34年,34年有什么成果?虽然人造太阳还没有做出来,但大家都认可我们做的很成功,我们开始给世界的科学、给人类的进步提供我们自己的东西,王老师讲的很对,要不了多久的话,中国科技的发展一定会对这个世界、对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
     
      陈宇翱:新的体制、机制解决了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
     
      陈宇翱:我结合个人的经历谈谈刚才的问题。我跟朝阳一样,是第一批的青年千人计划回来的。实际上真的是,体制也好,机制也好,各个方面的结合造就了现在这几年某种意义上井喷的情况。回过头去想,我们的前辈,比如零几年潘老师他们回来的时候,都觉得挺艰难的。不说别的,就是个人待遇也好,实验条件也好,在那个时候还远不如西方的发达国家。到我们这一代,我们回来不管待遇也好,实验条件也好,能够做的事情也好,都已经不比在外面差了。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中组部推出了青年千人计划,让我们这帮年轻人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可以静下心来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随着这几年过去以后,也证实了,很快的各个领域马上就会有一个井喷的状态,未来这一两年,在各个领域我们都会有更多的好消息出来。
     
      主持陆朝阳:确实很多成果是要靠积累,不能一蹴而就的。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我们今天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成果,其实可能是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有关系的。一个国家科学的发展也是要得益于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顺着前面三位刚才的意见,其实我们每个在自己岗位上非常兢兢业业工作的公民,都是我们科研工作者非常强大的后盾。有这么一个后盾,我们能够在科研作为、体制方面、人才队伍建设方面才能够不断的进步。
     
      王坚: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
     
      王坚:我稍微补充一下。可能大家今天在媒体上可能会看到很多新名词、热门名词,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很多别的东西。大家需要意识到,这些东西又重新热门起来,跟刚才我今天讲的三个东西(互联网、数据和计算)有关系。大家知道,人工智能是50年代之后才开始讲的,那时候是真的人工智能,所有人的想法就是怎么把人懂的东西教给机器——那是所有人的想法。今天不一样了,今天的人工智能倒过来讲,实际上是机器智能,今天人工智能要探索的都是今天人不能做的事情。像刚才量子计算的研究,这些机器可能是一万年不会做的事情,但今天它可以做很多人不能做的事情。这后面的基础是两个东西,一个今天我们的数据多到可以来做,第二我们的计算能力可以多到足够来做,这是今天所有发展的基础。我想机器人也是这样,最早机器人的概念是捷克的一个小说家写的,1930年代的时候就流行过了。所以大家一定能感受到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代。
     
      刚才李院士讲到积累的事情,其实今天我们手里有的东西,在过去的三十年积累下来的东西可能也是超出大家想象的,所以我想大家真的生活在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如果用我自己的话讲,如果从科学发明的角度,是什么样的时代呢?就是我们在同一个时代出现了科学发展历史上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在同一个时代有了望远镜、显微镜、雷达,出现在同一个时代。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
     
      陈宇翱:给基础科研更多的时间
     
      陈宇翱:我也补充几句,突然想起来美国第一任物理学会的主席,他写过一个为纯科学呼吁。他当时原话比较刺耳,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关注纯科学只关注应用的话,就会变成中国人那样,发明了火药用来做烟花,发明了罗盘用来算风水,发明了指南也是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当时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也好,光电效应也好,那个时候在那个背景下,真的不知道能用来干嘛,但还是有很大一批人投入研究。再比如说阿波罗号升空、发现引力波等事件,人们在追求这个过程中,它发展出来的技术跟现在人们的生活真的息息相关。其中引力波的发现推动了包括现在的激光干涉、原子钟、北斗导航等的发展,他们的精度都提高了很多数量级,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非常大的变化,而所有的这一切在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人们并不知道它会有这样的应用。
     
      1999年潘建伟老师刚毕业的时候,美国亚马逊的老板想要开一个量子通信的公司,想请他去做CTO。但是当时潘老师也认为还没到时候,他说这个还早,离应用还早。亚马逊老板说没关系,我等你,需要十年、十五年我都可以等,没有问题。我想说的是,一方面希望大家能更多的关注纯基础科研,也希望大家能够给基础科研更多时间,不要很急地就问我们,说这个东西半年内、一年内能不能回本这种事情。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