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机器人时代 工人应积极转型工业机器人程序员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07-12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编译:lx
    • 我要投稿
    • 分享:
    • 0
       作为制造业重镇和传统用工大市,东莞的劳动力就业结构正悄然变化。近年来,随着“机器代人”大举推开,东莞制造业企业对普通工人的需求明显减少,而对“机器人技工”的需求开始旺盛。作为制造业重镇和传统用工大市,东莞的劳动力就业结构正悄然变化。
     
      今年5月,26岁的伦子祥辞去干了两年的检测员工作;几乎同时,30岁的钟海波决定告别从事多年的家电维修;更早,28岁的陈学飞从一家陶瓷企业的机修岗位上离开……这一切,发生在“机器代人”之后。
     
      近年来,随着“机器代人”大举推开,东莞制造业企业对普通工人的需求明显减少,而对“机器人技工”的需求开始旺盛。
     
      东莞最大的人才市场智通人才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平台上发布的机器人相关职位数为645个,这一数字相当于去年同期的3倍左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尽管“机器代人”的高潮尚未真正来临,但已有越来越多的传统制造业工人开始“瞄准”机器人操作、维护和编程等新兴岗位,加快自身的转型。
     
      
    机器人时代来临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认为,随着“机器代人”继续推开,未来或将出现“结构性失业与技能型工人短缺并存”的态势,也就是普工“就业难”,而技工“招聘难”,但并不会造成大面积失业。

      职业院校率先觉醒
     
      “目前流通的机器人技工人才,大多从最早做自动化的企业出来,数量极少。”东莞智通职业培训学院院长黄延胜表示,供需不平衡直接导致机器人技工成为“香饽饽”,良好待遇和发展前景更引来无数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目前,尝试向机器人技工转型的工人,仍多以传统技工为主,比如机电工人、机床工人等,而普通工人转型并非这么容易。
     
      传统技工技术基础好,行业关联性强,因此最先觉醒,最容易转型,也是现在自发参加培训的主要人群。此外,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也更青睐中级和高级机器人技工,就是能对机器人进行维修、养护、编程调试、管理和设计的人员,并非简单的操作工人。
     
      但也有越来越多的普通工人开始跃跃欲试,培训机构、学校更是闻风而动。
     
      长沙宁乡经开区科技工业学校校长道,该校机器人培训班预计在9月份开课,首期计划招收50-100名学员,将设入门级课程。专业培养熟悉智能机器人的基本结构和原理,掌握机械技术和电气技术的基础理论和专业知识,具备相应实践技能以及较强的实际工作能力,能熟练进行智能机器人的生产、装备、调试、销售及管理的技能型专业人才。
     
      一名培训机构的老师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基础薄弱的普通工人,教学思路通常是“缺什么就补什么”,也有一些人成功向机器人技工转型。此外,不少普通工人在简单熟悉机器人之后,向机器人销售岗位发展。
     
      普工更易转向服务业
     
      “机器代人”正引发东莞劳动力就业结构加速变化。
     
      尽管越来越多的一线工人开始有意识,并主动尝试向机器人技工转型升级,但这或许难以跟上制造业企业“机器代人”的步伐。
     
      目前机器人技工需求总量并不大,但仍供不应求,如果未来随着大量的企业“机器代人”改造项目投产,人才需求缺口将迎来爆发。
     
      截至2015年底,东莞企业一共申报“机器换人”项目达1262个。此外,按东莞市政府2016年“一号文”,到2018年底,东莞八成的工业企业将要实现“机器换人”。
     
      “保守估计,未来两三年,东莞制造业企业对机器人技工岗位的需求将呈指数型增长,最少能达到数万个。”黄延胜说。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就曾指出,随着“机器代人”推进,广东企业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2015年前三季度,广东省人力资源市场技能人才月均供求缺口达到17.5万人次。普通职工对机器人应用的技能不够,机器人应用高端技工人才缺乏。
     
      如果普通技工难向机器人技工转型,一旦他们被机器人替换下来,应该何去何从?事实上这一问题向来都是“机器代人”的必答题。
     
      按照计划,东莞推进“机器代人”,预计每更新20万元机器就可减少4.5人用工需求,如此计算,该市每年预计可减少4万人的普工需求。
     
      东莞智通人才总裁办经理王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年来,普通工人需求确实减少,主要表现为企业招工“挑剔”,这其中有“机器代人”后企业招工不再难的原因。
     
      王茜说,从她的观察来看,面临转型升级的普通工人,一般是会向电商、设计和物流等岗位转型进入服务业,“制造业普通岗位减少,服务业需求增加,就业市场整体稳定”。
     
      数据还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广东省全省制造业企业岗位平均每季减少22.54万个,但制造业服务化推动第三产业平均每季增加25.18万个岗位。
     
      上述报告也认为,广东推进“机器代人”并不会导致大面积失业。不过,该报告还认为,智能化改造及机器代人将造成低素质劳动力局部性失业,导致普工“就业难”,就业与再就业问题以及失业人群生活托底将是“十三五”期间一大挑战。
     
      该报告预测,广东工业企业用工每年将减少约90万人,但服务业吸纳就业量每年将增加约105万人,总就业量每年增加15万人。
     
      “普工‘就业难’和技工‘招聘难’表明东莞劳动力就业市场正加速调整和磨合。”黄延胜认为,该平台的相关监控数据显示,普通工人参加技能培训,以及流入服务业的增长速度都在加快,个别岗位甚至出现两位数增长。
     
      高职生靠技术逆袭
     
      工业机器人操作上手快,有过专业系统的学习,也有实战训练的经验,成为何青峰留下的重要原因。现在,他指挥的机器人,既可以组装上百斤的大部件,也可以紧固几厘米小的螺丝,熟练操作的背后,不仅包括自动控制原理、智能技术、机器人学、单片机开发、电机拖动等基础知识,还需通过编程操控机器人的零部件,了解机器人的组装过程,熟悉机器人的系统维护和参数调整。
     
      作为一个典型的“90后”,何青峰用实际行动证明:做工人也可以不那么苦,学技术也可以高大上。“焊接,点焊、弧焊,我都会。”他每次都这样介绍自己,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一名普通的焊接工人,而他做的,其实是操控机器人焊接。“我们是新机器人技工群体,和传统的技术工人不一样。”何青峰说。从事机器人行业,他的父母很为他骄傲。
     
      到仓库取货,搬运给工业机械手自动装配,再传送到自动喷涂区,最后成品入库……整个车间没有工人,所有岗位均由机器人独立完成。看过“数字化无人工厂”的介绍,还在湖南理工职业技术学院的张扬,脑子里只蹦出3个字:高大上!
     
      “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工作环境,怎么样?是不是比坐办公室还爽?”张扬自豪地在他微信朋友圈里说。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是一张张关于机器人的照片。“给机器人加一些模块时,比如红外感应器,电磁感应器,距离传感器等,就会用到很多物理和数学知识,以前课上听老师讲,觉得枯燥无味,现在特别感兴趣。”张扬说。虽然高考差了些分数,无奈进高入高职院校学习,但是,通过一年多的学习,机器人让他又找到了自信。
     
      “同学一听是去一家机器人企业工作,就觉得技术含量好高,很有发展前途,工资待遇也不错。”即将毕业的倪炬,最近成了同学羡慕的对象。其实,当初选报机器人应用专业时,倪炬也疑惑过,“机器换人”的时代,留给工人的岗位是不是越来越少了?但是现在,他看到,即使在“数字化无人工厂”,机器人也始终需要人来操作、维护、保养,只有人与机器协同合作,才能为企业创造更高的工作效率。
     
      目前,我国的机器人产业链还没有形成,国产机器人还处于行业的低端。“国内做机器人的厂商很少,不需要那么多设计机器人的人,而外国的机器人厂商到中国的很多,有的生产制造,有的安装销售,这就需要大量工业机器人编程、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应用系统的操作维护等技术人员,也需要大量的产业工人。这比从事机器人研发和机器人本体设计的人才需求量要大很多。”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