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高峰论坛
  •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收购Kiva之后 亚马逊正引发一场仓储机器人军备竞赛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07-07
    • 来源: 晨销网
    • 编译:jinjin
    • 我要投稿
    • 0
       亚马逊的仓库一阵忙乱。工人们绕着一个人造的洞穴慢跑着,将货物抛入黄黑板条箱中。高耸的液压臂将沉重的箱子举向椽架。一群短小的橙色机器人沿着地板移动,就像有意识的巨大冰球,高高堆放起消费者满意产品,从畅销书到厨房用具。
     
      这些就是 Kiva 机器人,曾经无处不在的仓储奇迹。2012 年,亚马逊豪掷 7.75 亿美元买下了这个机器人军团。这笔收购使得 52 岁的杰夫·贝佐斯控制住了整个产业。他决定让亚马逊使用机器人,而且只有亚马逊使用,结束了将 Kiva 产品销售给仓储公司以及那些开始依赖这些机器人的零售商们。当合同到期时,这些商家就不得不另寻它路,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用户对速度的需求。不过,唯一的问题是:没有其他替代选择。Kiva 就是选择。
     
      虽然花了四年时间,不过,少数创业公司最后还是准备好用全新机器人代替 Kiva。亚马逊的 Kiva 机器人证明,较之全部使用人工,这种自动化的方式更加高效。这些新机器人看起来不大一样,部分因为这个产业仍在进行产品测试,部分因为专利问题。一些机器人侧重于从货架上取下商品,另外一些机器人配有触屏,四处行动。不过,所有机器人都旨在尽快将货物快递至用户家门口,降低零售成本。
     
      大约有 30,000 台 Kiva 机器人在世界各地亚马逊的仓库中忙碌着。负责全球运营和客户服务的零售商高级副总裁 Dave Clark 估计,这些机器人减少了20%的运营费用。根据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将这些机器人添加到一个新的仓库,就能节省2200 万美元的物流费用( fulfillment expenses)。让 Kiva 到约 100 个左右的配送中心上班(这些地方仍未使用这项技术),会进一步为亚马逊节省 25 亿美元的开销 .
     
      标榜自己是仓储领域 Airbnb 的 Flexe 公司首席执行官 Karl Siebrecht 说,「为了在电子商务行业中称霸,你需要熟悉仓储内部情况。」亚马逊是第一个面对这样挑战的公司:从仓库货架上取出无数各种商品,然后将它们放到一个盒子里,快递给用户。既然电子商务是一个日益增长的零售业领域,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注意到这一点。「自动化正在遍及整个行业。」Siebrecht 说 .
     
      但是,实际上只有亚马逊拥有这种规模的技术,这要感谢 Kiva。包括沃尔玛、梅西百货以及目标公司这些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仍然没有在自己的仓库中普及机器人技术。这些巨头还是依靠老方案——比如人类:成群的挑选工人和包装工人用传输带传递箱盒。
     
      对于新一代机器人制造商来说,潜在市场大门是敞开的。当那些雄心勃勃的工程师看见贝索斯挖的坑并纵身跃入时,那些运营着自己仓库的物流公司也开始推行自动化了。甚至有一个创业公司是由前 Kiva 雇员创立的。自动化竞赛拉开帷幕。
     
      在停车场上省钱
     
      现代化仓库呈长方形盒子状,40 英尺高的天花板,两侧配有装卸区,而且在购物旺季,经常要为增加的员工腾出数以千计的停车位。最近,零售商们一直在要求新东西:接近柏拉图式理想平整度的地板,这样,管理仓储机器人的技术人员的日子就会好过些。
     
      虽然长期以来,人们认为自动化会威胁到产业工人,但是,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个行业的工人处境会变得更糟糕。劳工统计局的季节性调整数据显示,五月份,共有 856,000 名仓储工人,这些工人的平均工资大约是 12 美金/小时。全国范围内的最低工资上涨以及入法,会提高劳动成本,特别是那些毗邻城市中心地区的工人成本——当零售商们角逐亚马逊至当日送达领域时,这些地方的劳动力就成了香饽饽。
     
      投资自动化配送中心,公司就有了对抗不确定性的措施,尽管这会让越来越多仓储工人失业。长期看来,机器人不仅可以削减劳动力成本,还可以让雇主避免劳动力短缺,圣诞节时期,这种短缺格外明显。机器人可以提高速度和准确性,而且,在一个电子商务推高商业租金的当下,还能提高仓库每平方英尺的生产力。
     
      迫于这些当务之急,最大的仓储用户已经开始尝试新的自动化。科尔尼咨询公司的合伙人Raj Kumar说,「一些公司正在大规模实现自动化,而且主要工作是在一个很小的区域或者在一个仓库的建筑物上做试点项目(至少一个)。」其中包括沃尔玛,他们已经使用机器人运送发自电子商务网站的服装。沃尔玛没有通过电子邮件对此进行置评,不过,他们已经在测试可以给仓库货架拍照的无人机,这也是公司节约编目库存时间的一个手段。
     
      「仓库是非常高科技的地方,」Locus Robitics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 Bruce Welty 说。Locus Robitics 是一家开发与人类并肩工作的机器人公司,他们的产品并不是要取代人力。「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利用自动化降低成本。」
     
      亚马逊收购只为己用
     
      Locus 是一家名叫 Quiet Logistics 的公司的分支公司,该公司在马萨诸塞州拥有两个仓库,还有一个在整个美国东北部走廊分散各种电子商务货物的大门。Welty 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基于 Kiva 的机器人构建了他们的配送业务。他们围绕 Kiva 机器人建立了一套软件系统,使得他们在帮助诸如 Zara、Gilt 和 Bopnobos 等零售商搬运货物时提高效率。然后亚马逊搞砸了一切。
     
      「我有一次对我的董事会说到——这就是个笑话『哎呀,如果亚马逊真的买了这家公司,我们就完蛋了』。」 Welty 说:「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这样的举措在仓库行业是前所未有的:一些特定技术的大量撤出。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会买下另一家公司,并将技术继续销售给那些常见的客户。毕竟钱就是这么来的。不像亚马逊,它只是为了自己而想得到 Kivas.
     
      因此在 2014 年初,Quiet Logistics 决定大步迈进。它没有选择使用别人的技术,而是决定开发自己的技术。Welty 招募了一批机器人学家和工程师。一年之内,他们就有了一个原型。两年之内。Locus 就组建并运营起来,然后就被独立分拆成了一家公司。今年 5 月,他们募集了 80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迄今为止,Locus 还只被用在 Quiet Logistics 的仓库里,但该公司表示其与三大主要零售商签约的试点项目可能会在夏季结束前开始。它还表示计划在未来一年里增加多达十几个仓库。
     
      Locus 的机器人仆从相比于他们的 Kiva 同行小得多。一个支架从 Locus 机器人的圆形底座上伸出,该底座上带有一个用来放置货箱的平台。它胸部左右的位置安装了一个触控屏,看起来像是一个带轮子的讲台;这些机器人可以借此告诉工作人员它需要什么。
     
      这种 Locus 的机器人不会拖着整个货箱走来走去,而是会急速运动到仓库工人那里并用触摸屏提示他们。而负责特定区域的每个工人会检索这些货物并将其反馈给这些机器人,然后这些机器人就会移动到下一个位置。这些劳动者不会因为每天步行几英里而感到精疲力尽,仓库也不会像传送带一样被限制到由 A 到 B 两点间传递。也许这就是机器人和人类完美和谐工作的一个范例。
     
      位于圣何塞的 Fetch Robotics 打造了一款可以跟随工人,并接住工人从货架上取下的货物的仓储机器人。位于马萨诸塞州比尔里卡的 Harvest Antumation 也在出售相似的版本。还有一些专注于前几代的仓库自动化的欧洲公司,它们的研究往往围绕着沿固定轨道运输货物的传送带和穿梭系统。虽然许多新的系统集中在运动的东西上,但也有整整一代机器人正试图通过更灵巧的方式来抓取货物——从货架上抓下来。例如德国 Magazino 公司的机器人 Toru,它可以抓取一些个别的物品。另外还有由一些 Kiva 前高管创立的位于波士顿的 6 Rivers Systems 公司,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新的、尚未公布的产品进行试点。
     
      「这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完美风暴,」正在猛烈竞争的 Welty 说,「Kiva 铺平了道路,但这只是一部分而已。」
     
      下一步:自动化无人机
     
      亚马逊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随着其它仓库变得越来越高效,亚马逊的仓库也必然是如此。亚马逊在马萨诸塞州 North Reading 有一个工业环境复杂的机器人实验室,周围围绕着电子和生物制药公司,这是该州的技术公司核心地带。亚马逊正在研究各种形式的自动化,以望降低成本和加速物流。除了 Kiva 之外,亚马逊也正在研究自动化无人机。而这还只是它已经向公众透露的机器人。
     
      「这是否是亚马逊尽可能想要达成的,我也没有头绪。」Oppenhermer & Co. 公司分析师 Jason Helfstein 说,「你乘坐过自动驾驶汽车吗?自动驾驶卡车呢?」
     
      今年三月,机器人公司蜂拥到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度假胜地参加了由亚马逊举办的一个秘密会议。在 Park Palm Springs 闷热的三天里,与会者们参与了一系列从人工智能到太空探索等各种主题的讲座和探讨会。来自英特尔和丰田公司代表、各种企业的机器人学家、和临近的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遥远的苏黎世的学者都出现了。贝佐斯也出现在了这里,他喝着纯麦芽威士忌,与客人们攀谈,并穿着一件机器人外套登上了大会舞台。电影导演 Ron Howard (他曾导演过 1995 年的纪录片《阿波罗 13 号》)也出现了。机器士兵使用《星球大战》中的光剑决斗。亚马逊通过固定在亮橙色 Kiva 头顶上的桌子来提供葡萄和饮料。
     
      客人们被警告不要泄漏会议的细节,总部位于西雅图的亚马逊也对它的机器人策略三缄其口。过去四年来,高官们几乎对 Kiva 收购案只字未提。在极少数情况下,贝佐斯会和其他机器人相关的运营者分享一些芝麻消息。2014 年,他说亚马逊的无人机舰队正在进行第 10 或第 11 次迭代。今年 6 月,这位 CEO 透露,亚马逊这四年来一直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开发,并且已经在这上面投入了 1000 多名员工。他说:「对于人工智能将在未来 20 年给社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上可能很难再夸大了。」
     
      今年初,亚马逊给 Kiva 换了名字:据 LinkedIn 上亚马逊发布的招聘启事显示,这个新得名为 Amazon Robotics(亚马逊机器人)的团队正在寻找一位机器人方面的负责人,以帮助打造一个「新型机器人平台」。
     
      大多数人类都面临风险
     
      正如这些技术可能会光彩夺目一样,机器人不会完全脱离人类在仓库里工作——至少现在还没有。有血有肉的人类工人仍然被认为能在高价值的工作上做得更好,比如将正确的货物放入正确的盒子。
     
      一些新的系统可以将货物从货架上取下来,比如位于匹兹堡的 IAM Robotics 公司就开发了一款。它使用了一个自动载具,上面安装了一个可以使用吸盘抓取药盒大小的物体的旋转臂。即使这种方法还需要人类将货物仔细堆放在货架上才能让机器人能准确抓取,供应链咨询公司 Peach State Integrated Techgnologies 配送工程设计部的执行总监 Dean Starrovasnik 如是说。
     
      大约有一半在仓库中劳作的人类工人都在做简单的繁重的工作,比如搬移物品等等,这就相当于在杂货商店中重新堆放货物一样。这种工作繁重又费力,员工工作时每天往往要走上十几英里。随着新的机器人变得可用,尤其对于有大量库存且有复杂的包装操作的电子商务仓储而言,会有很多人的工作将会处于风险之中。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