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VR直播机器人手术 医疗教学革命加速医生培养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06-21
    • 来源: 中证网-中国证券报
    • 编译:GXC
    • 我要投稿
    • 0
       即便是在中山医院,一年的大肠癌手术也总共才大约1600例,留给每位医生实践的机会并不多,普通医院可能更少。通常情况下,培养一名可以站上手术台的外科医生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来自于教学资源的短缺。
     
      在过去,一个病房可以接受的进修医生一年在20名左右,每次的时间在三个月到半年不等,大多都是经过严格的申请筛选的副主任级别以上医生才有机会前来这样的全国顶级医院深造。
     
      6月19日中午,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主会议厅内上千名医生正戴着VR眼镜同步感受着一场特别的手术直播。
     
      “手术过程非常清晰。”一名现场的医生说。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许剑民教授团队是这次直播的主角,他们正示范的是一场机器人辅助直肠癌根治手术。在全国范围内,他们团队代表了直肠癌微创手术的最高水平。
     
      过去,进行这样一场手术最多不超过十名医生可以同时在手术室里观摩、学习,但现在,VR技术正让这样的手术过程以更清晰的方式展现给了更多医生。
     
      通常情况下,培养一名可以站上手术台的外科医生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来自于教学资源的短缺。
     
      一场教学革命
     
      远在千里之外,在北京、广东、河南、浙江、江苏、福建、江西等十多个省份,还有无数的医生和上述会议厅的医生们一样也正在进行同步观摩。
     
      “过去,使用这样的一台腹腔镜手术至少需要花一年的时间在中山医院进修才可以,有时候即便来了,也不见得学得很多,手术室容量有限,站在后面的医生其实根本看不清。”中山医院前党委书记秦新裕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据他透露,即便是在中山医院,一年的大肠癌手术也总共才大约1600例,留给每位医生实践的机会并不多,普通医院可能更少。
     
      在前几年,他们尝试过3D转播、微博直播,但是相比较VR直播无论在视觉效果还是传播人数上,都差了一大截。
     
      “3D转播,必须要在一个固定的转拍点你才能看到,但是VR技术利用移动信号,你在家戴上眼镜也可以看,而且可以让医生感觉就在手术室内一样。”秦新裕说,正是移动通信解决了带宽和速度这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3D图像的可及性传播才在现在成为了现实。
     
      那么,医生是通过怎样的方式看到这样一场手术直播的呢?
     
      “我们会在手术现场采集来自场景3D摄像机、腹腔镜以及手术机器人的信号,将手术的场景及手术视野画面通过设置在手术现场的转播服务器,实时压缩为VR设备可以读取的视频流,通过互联网分发到全国各地的智能手机终端,医生在观看时只需要打开手机的App,并将手机放到VR眼镜前端,就可以清晰地感受了。”支持此次会议VR直播的技术团队eDoctor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对于医生来说,目前观看一场这样的手术直播,只需自费买一个兼容谷歌Cardboard平台的VR眼镜,配合VR直播程序即可观看同步的手术演示。目前众多科技公司已经提供了多款从几十元到八九百元的多款移动VR眼镜。
     
      但对于eDoctor来说,他们除了需要拥有熟悉手术流程的技术人员、拍摄人员外,要完成一个清晰的直播讲解,还需要汇集很多人才。eDoctor的CEO黄颖峰对记者表示,目前在国内,这样的人才非常稀缺,“会研发的不一定懂医学,懂医学的有很多学科。”
     
      设备之外,考验的是团队与直播者的默契程度。
     
      “我们和这些转播团队已经有了3年以上的合作经验积累,因为要保证在直播时对手术的医生、患者以及设备都不能有干扰。”进行此次直播的中山医院普外科副主任许剑民告诉记者,“对于主刀的医生来说,就像进行平时的一台手术一样对待,但是一定要层次清楚,在关键的节点需要直播时讲述清楚。”
     
      事实上,对于转播的摄影团队来说,包括手术室的无菌管理、患者隐私以及手术流程和施术者的意图都需要提前了解熟悉。
     
      免费直播靠赞助
     
      许剑民向记者透露,过去,一个病房可以接受的进修医生一年在20名左右,每次的时间在三个月到半年不等,大多都是经过严格的申请筛选的副主任级别以上医生才有机会前来这样的全国顶级医院深造,但他相信,在VR技术的帮助下,这样的一次学习过程在未来完全可以被缩短。
     
      “但是手术毕竟是一个操作的过程,仅看直播依旧无法让医生直接达到手术操作的水平,一般是推荐主治以上的医生通过视频观看以及动物实验这样的操作,来缩短这样的学习曲线。”许剑民说,“用VR来进行医学教学一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从去年VR走红到今年,eDoctor已经给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上海长海医院、华西医院等在内的100多家医院提供了像这样的手术直播、拍摄、剪辑服务,平均每个月的直播次数达到了50多场。
     
      “医院和医生观看这样的直播我们目前都是不收费的,因为医院也没有钱来做这些,最主要的收入还是来自于药企和医疗器械厂商的赞助。”黄颖峰说,在通常情况,一次大规模的手术直播,赞助的费用可能在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去年11月,eDoctor已经完成了来自弘晖资本投资的1000万美元融资,未来,他们希望聚焦在由此带来的医生教育市场。
     
      “当内容非常好的时候,医生付费的可能性是有的,比如未来我们可能会尝试与医院合办一些培训班,但是我们现在主要还是专注在内容的打造上,聚集了医生的人气之后再确定盈利模式,现在考虑还为时尚早。”黄颖峰透露。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