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融资3千万,他造了一台名为小忆的机器人,要向世人传递AI的温度

    • 行业资讯
    • 时间:2016-06-20
    • 来源: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 编译:GXC
    • 我要投稿
    • 0
       “小忆,打个电话给哥哥。”
     
      电话接通,视频启动,小忆的表情切换成显示屏,对面的“哥哥”笑着向我问好,而在一言一语间,小忆已经偷偷为我抓拍了几个“精彩瞬间”,并迅速上传至App,这些瞬间捕捉的照片会被自动制作成相册,供你观赏与回忆--让无法一直陪伴在孩子身边的父母,不至错过小孩的成长。
     
      如你所见,小忆是个小胖子,通体雪白,脑袋浑圆,爱好卖萌,服务于3-8岁的小朋友,它既能当老师,也能当玩伴,它能告诉小孩“恐龙是什么”,也能为他们跳上一曲《小苹果》。
     
      小忆可以是个严厉的老师,它会按时按点地督促你完成功课;但它也有“内心脆弱”的一面,假如你在家中长时间不陪它“玩”,它就会心怀不满地地告诉你:“你再不跟我讲话,我就要去睡觉了。”
     
      “机器人不应该是冷冰冰的,现在这个阶段,说有情感或许太早,但最起码,我要打造一款有温度的产品。”方飞海说。
     
      2012年,方飞海辞去盈方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COO职务,离开沉浸11年的传统硬件行业,投身创业浪潮,在成立金刚蚁公司与打造小忆机器人之前,他曾两次创业,均以失败告终。
     
      2014年初,一次朋友聚会启发了方飞海的灵感--他要开始第三次创业,打造一款家庭产品,让小孩和大人都能得到陪伴。
     
      于是,他以十分之一的价格贱卖掉自己的高尔夫俱乐部,召集了一个8人的团队,在机器人行业开始起步之际,去研发一款家庭陪伴机器人,它有了一个名字,就叫小忆。
     
      事实上,这是一个有技术基础、但却缺乏机器人行业经验的团队,“一路以来,所有的研发工作全靠试错和苦干。”
     
      研发周期不短,从团队成立到Demo完成,耗时近一年半,而从Demo到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量产版本,又花费了大半年时间。
     
      小忆的首次亮相是在15年12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但产品发布却推迟至16年5月27日。为此,方飞海打了一个比方:“就是一直在打磨产品,这是一个造雪球的过程,雪球没造结实,当然没法拿出来’滚’了。”
     
      对于小忆目前所收获的关注和取得的成绩,方飞海觉得“还不错”--2016年3月,小忆机器人上线京东众筹,28小时完成100万元目标;而从启动众筹到正式发布的三个月间,小忆机器人已被预订了2000台,首批的1000台机器亦已通过众筹与线下渠道全部售出。
     
      与此同时,团队在2015年11月便已获得由奇虎360领投、凌越资本跟投的3000万元Pre-A轮融资,并借此成为360智能家居生态链中的一员。
     
      按照方飞海的说法,小忆有五大“能耐”:说、看、记、动、学。这是指,基于自然语音识别系统、四轴万向运动结构以及配套硬件,它能说话,可视频、可监控,还会主动抓拍,且能歌善舞,乐于以游戏育人。
     
      “一个有温度的机器人”是方飞海对小忆的最终定位,也是他所理解的“差异性”--不仅仅是一个功能性产品,它应该让服务对象感受到温度,或说温暖。
     
      
     
      移动终端变迁的见证者
     
      2002年,方飞海来到深圳,初初登上这片商业和科技热土,学电子信息工程出身的他选择了一条相对便捷的入门道路:从事技术岗位,一年多之后,他转型去做营销,同样是在硬件行业--之后的十年时间里,他一直没有离开过。
     
      十年时间里,他做过汽车音响,也销售过小家电控制板的综合解决方案,后来正式进入移动终端行业,从最早的MP3、MP4、MP5,及至汽车导航、电子书与平板,他都曾混迹其行业内部,经历过产品的兴起与衰落。
     
      “我敢说,深圳的硬件行业,这十几年来的变化比过去三十年都大,我算是见证了移动终端的整体变迁。”
     
      在方飞海看来,深圳是中国的研发制造中心,所有移动终端的变革首先从这里发生,而他自己作为整个大行业中的一份子,既参与了历史,也见证了历史。
     
      这十年来,移动终端最大的变革无疑是智能手机的横空出世,它既革新了整个行业,也革掉了许多移动终端的“命”,比如MP3和汽车导航,它们几乎被手机所替代。
     
      但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手机市场日趋同质化,想象力越来越贫乏,下一代移动终端必须出现,而方飞海认为,它很难出现在传统制造业的结构里。
     
      更为严重的是,智能手机的兴起带来移动互联网的全面冲击,在冲击之下,传统硬件行业的销售变得越来越困难,方飞海告诉猎云网:“现在传统制造商的普遍困境是,成本下降了,但产品却卖不动,因为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和理念都改变了,这些企业却跟不上。”
     
      在方飞海眼中,传统制造业有几个问题:慢、保守、教条化、套路太多,以致陷入困境,他总结了一下背后的核心原因:“还是思维转变不过来。”
     
      “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没什么新玩法了。”于是他选择离开盈方微,放弃稳定的高管职位,出来创业,投入新兴的浪潮中,去拥抱互联网。
     
      不过,他还是补充了一个前提:“做智能硬件,不是抛弃传统,一味互联网、一味卖概念,而是要结合两者,一个务实,一个务虚,相互碰撞才有火花。”
     
      从零开始
     
      创业、拥抱互联网,是方飞海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但转型,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一切等于从零开始,之前所积累下来的知识和技能,基本用不上。即使是我擅长的营销,在互联网世界,它的玩法也完全不一样。”
     
      于是,他收获了一个新称谓:连续创业者。
     
      2013年,方飞海开始创业,揣着自己工作多年积攒下来的辛苦钱,进军互联网界,创立了一个O2O进口水果电商平台,但却无疾而终。
     
      一次失败之后,方飞海并不服输,他决定从自己的爱好出发,所以,他拥有了一个高尔夫球俱乐部,“我非常喜欢打高尔夫,那就干脆自己做一个呗。”
     
      可惜,光有热爱,远不能让事业成功。很快,不走融资路线的方飞海发现,钱花光了。
     
      “其实一开始我出来创业,身边资源挺多的,人脉、资金都不缺,但我这个人有点倔,喜欢尝试一下没试过的领域,你看这几次创业跨界都挺大的,而我自己又太自大、太想当然,所以就摔下来了。”方飞海反思道。
     
      在连续的创业经历中,方飞海体味到了转型过程的苦楚,他承认,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丢掉了许多东西。
     
      “幸亏我平时喜欢交朋友。”交友广泛的方飞海,受惠于互联网圈子中人的帮助,所以,在第三次创业启动时,才不至于“又输一次”。
     
      “过去两三年,我学到的东西比以往四五年都多,有什么办法,不懂就得拼命学啊。”
     
      儿子与父亲
     
      在14年初的一次聚会上,方飞海和朋友们聊到小孩子的娱乐生活,在他们看来,现在小孩子的娱乐方式太单一,且缺乏陪伴,“不像我们那个时候,经常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可以玩的东西有很多。”
     
      从这个话题延伸出去,聚会上有人提到一款美国智能玩具,名叫Furby,智能程度不高,但讨人喜欢,有养成属性,于是迅速流行,位列全球销售排行榜第六名。
     
      “朋友们建议我也去做一个,可以用来陪陪小孩。”
     
      于是方飞海花了1520港币,在香港买了两个Furby,带回来让儿子玩,果不其然,小孩很喜欢。
     
      由于工作和创业太忙,方飞海一直没有时间陪伴儿子,他觉得,这也是他们这个年龄段之人的共同难处,那么,借鉴于Furby的成功经验,去打造一款家庭陪伴产品,就变得既可行,又有意义。
     
      不过,方飞海不愿意说,这是为了小孩的健康成长,而做出的一种决定,他更乐于承认自己的“恋家情结”。
     
      “看不到小孩的时候,我会非常想念他,不仅是小孩子需要陪伴,大人也是一样,所以,我想要做一个东西来解决这个问题,为小孩和大人的情感需求搭建一座桥梁。”
     
      因此,小忆不仅能陪伴小孩成长,也可以让大人看到小孩的成长过程,主动抓拍与相册生成即是为此设计,小忆会主动记录下小孩成长的瞬间,这些瞬间,对于家长而言,弥足珍贵。
     
      “在App上看到那些照片和小视频,我会很快乐。”
     
      
     
      “出奇糟糕”的Demo
     
      小忆的Demo版本完成于2015年6月份。
     
      第一眼看到小忆的Demo时,方飞海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只能说非常糟糕,出奇糟糕,心想完了。”
     
      当他把老婆和儿子带到办公室、面对“糟糕”的小忆时,他禁不住向他们吐苦水:“这东西还怎么卖啊?”
     
      但是,项目既已启动,整个团队都在指望着他,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于是,从Demo到量产,小忆总共经历了7个版本,直到16年2月,才算完全敲定。
     
      方飞海对小忆Demo的描述是“傻傻的”,“你问它十句话,它回答不了一句。”
     
      一个听不懂人话的智能家庭陪伴机器人,自然是无法想象的,所以,团队开始修正整套自然语音识别系统,在融合多家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二次深度开发。
     
      至于最重要的数据/问题采集部分,方飞海直言道:“哪有什么聪明的做法,全靠土方子啊。”
     
      “蹲点”成了团队的日常事务,在少年宫、幼儿园、游乐场门口守候,等待家长携带小孩出现,一旦目标出现,就上去提问、收集答案,“数据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积累起来的。”
     
      不过,语音识别仍不是最大的难题,最大的困难在“传动件”部分--或者说,在于方飞海引以为豪的“四轴万向运动结构”。
     
      为了让小忆的身段更柔软、抓拍更灵动,方飞海决定采用四轴结构,而通常的家庭机器人仅靠“一轴”支撑,“大半年时间里,我们团队基本都在忙这件事情。”
     
      团队中没有人曾从事机器人行业,而“传动件”又是机器人业的独特组成,可对一个初创企业而言,去聘请一个机器人专家又显得不合实际,所以只能“硬干”。
     
      最终,团队为这个四轴结构申请了专利,在此过程中,他们吃足了苦头,对于成果,方飞海感叹道--完全是拜“韧性”所赐。
     
      “所以,在打造产品的过程中,我并没有什么极其激动的时刻,应该说,整个过程都是痛并快乐着。”
     
      虽“痛并快乐着”,但当他把小忆的最终版本放到儿子面前,告诉他,这是爸爸做的、爸爸送给你的时候,心里亦免不了生起一丝自豪。
     
      机缘巧合下与360相识
     
      可以说,接受360的投资并成为其智能家居生态链中的一员,已成为小忆机器人的“最大标签”。
     
      而对于本次融资,方飞海表示,其实全靠“机缘巧合”。
     
      2015年中旬,方飞海开始寻找Pre-A轮融资,因为一位高尔夫球友给的数百万天使投资已近花完。
     
      实际上,在接触360之前,他已经有了一个投资意向方,但就在接下来不久的一次饭局上,小忆引起了360的注意。
     
      那次方飞海去北京参加路演,路演结束后与朋友聚会,聚会上他展示了自己的小忆机器人,朋友们觉得有趣,还有人拿手机录下小视频,发到了朋友圈,而此人恰恰与一名360高管相识,高管通过这条朋友圈得知了小忆,于是,联系就开始了。
     
      “在那之前,我完全不认识360的人。”
     
      360近年来在智能家居方面积极布局,机器人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方飞海告诉猎云网,360总共考察了几十种家庭机器人,最终才选中了小忆。
     
      在历时2-3个月的洽谈后,15年11月份,协议终于正式签订,金额3000万元人民币,领投方奇虎360,凌越资本跟投。
     
      获得360投资的好处很明显,除了资金帮助,360所带来的巨大流量和宣传效应,都对小忆的发展有莫大(博客,微博)助益,“我们从360身上学到不少东西,而且引入360的投资,也让我们的互联网属性更强了。”
     
      此前创业,方飞海“只花自己钱”,而走资本路线之后,他的观点仍未有大变:“真正有创业决心的人,花自己的钱,跟花投资人的钱,效果应该是一样的。”
     
      情感计算革命
     
      一旦人们开始谈论小忆,就免不了将它与美国的明星机器人产品Jibo放在一块对比,总有人评价二者比较像,乃至前者“抄袭”后者,方飞海对这些比较已习以为常。
     
      对于“抄袭”之类的指责,方大海只能无奈地调侃:“在一开始设计小忆的外形时,我们确实参考过Jibo的视频,对,是视频,因为我们从来没看过实物。如果隔着一个视频我们就能抄袭一款这么牛逼的产品,那我们也是很牛逼了。况且你会发现,除了头一样是圆的,小忆的内在结构和Jibo是完全不同的。”
     
      虽疲于应对外界对小忆和Jibo的比较,但方飞海却十分赞赏Jibo的理念--Jibo创始人Cynthia Breazeal曾言:“我们已经实现了计算机和社交媒体革命,下一步,将迎来情感计算的革命。”
     
      在Breazeal看来,此一“革命”需要依靠具备情感交互功能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来完成。对于方飞海而言,则有一个更简单的说法:“我相信亲人的情感,可以寄托在机器人身上。”
     
      做好这“冰山一角”
     
      那么,人工智能,它很可能是“下一个时代”的关键。
     
      方飞海认为,今天我们所谓的人工智能,皆是弱人工智能,包括引发热议的AlphaGo,也只是一个深度学习机器,而真正的强人工智能应该会在20-30年之后到来。
     
      他引用凯文·凯利的一个观点:未来的产品形态都会是“AI+”,也就是与人工智能相融合,家庭机器人或无人驾驶汽车无不如此。
     
      方飞海坦言,小忆机器人所专注的3-8岁儿童市场,是一个无法再细分的领域,所以,小忆只能是弱人工智能时代里微小的组成部分,是“冰山的一角”。
     
      即使是“冰山的一角”,份额也足够大,现如今整个家庭陪伴机器人行业的参赛选手并不少,竞争远称不上平淡,可见,小忆甫一进入市场,就必须面对众多挑战者紧盯的目光。
     
      目前国内较知名的家庭机器人如小鱼在家,其在去年已完成B轮融资,并估值过亿美元,但另一方面,纵观国内外,整个家庭陪伴机器人行业都处于初级阶段,无论小鱼抑或Jibo,均属市场中的“优秀选手”,而非“领跑者”。
     
      所以,对于各类竞品,方飞海表示“欢迎”,他以当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作为类比,指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个新市场理应容纳各式各样的选手。
     
      在这个全新的市场里,方飞海发现确立差异性并不困难,“还是像当年的手机,你只要做得稍有特色,就会有人欢迎你。”
     
      而他坚信,小忆凭借其四轴结构、拟人化设计、情感交互逻辑,无疑能在市场上找到立足之地,“如果能把这冰山一角做好,就足够棒了。”
     
      小忆的下一步
     
      接下来,金刚蚁团队会把工作重心放在交互型教育上,用方飞海的话说,即是“追求寓教于乐”。
     
      目前团队已经与一些大型教育平台达成合作,正在研发基于AR技术的交互游戏,让小孩能在游戏的过程中学到知识。
     
      而第二代的小忆机器人亦已在开发中,预计年底上市。关于新品,方飞海透露其实路线有两条:简单和和复杂的。
     
      前者是正常的升级迭代,而后者则意味着一个可以走动的小忆机器人,这在空间定位方面是个考验,“目前还在探索中。”
     
      重启儿时的梦
     
      在有关人工智能的影视作品中,机器人通常被描述为人类的敌人,进而通过某种反乌托邦设定,来警告人类切勿滥用技术。
     
      初衷诚然好,但过分警惕人工智能,便有“妖魔化”之嫌--而让人忘了,AI、机器人,也可以是人类的朋友,它未必是大魔头,也不止是一副冰冷冷的机械躯壳。
     
      小忆机器人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80、90年代生人的一个集体梦想:拥有一个哆啦A梦,一个万能的、会陪你哭陪你笑的叮当猫。它是“陪伴机器人”的终极形态。
     
      小忆虽距此尚远,但起码让人“浮想联翩”,方飞海也同意这个看法:他和他的小忆机器人是在尝试重启那个儿时的梦想。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打印文本] []
    
    全部评论(0
    TOP Bookmark